苏雪看到宋千雅回来,不悦的走到她跟前,低声道:“表姐你终于回来了。”

  “你这是怎么了?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宋千雅看到她手上包裹,继续道,“这个是姑母让你给我的?”

  “表姐,你真的要嫁给大皇子吗?可是你不是说要嫁给我哥做我嫂子吗?”苏雪仰起头,问出这么久以来,一直憋在心中的问题。

  “皇命难为,日后你就明白了。”宋千雅也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解释,毕竟她年纪还小,很多事情并非一言半语能够解释明白。

  “皇上太过分了,乱点鸳鸯谱,真令人……”

  宋千雅知道她一向口无遮拦,没想到竟然说话没分寸到这个地步,急忙捂住她的嘴巴,“皇上这么做,自有他的道理,你切不可妄自揣测圣意明白吗?”

  苏雪点点头,继续道:“那表姐喜欢我哥吗?”

  “喜欢,就想喜欢你一样!”

  “我就知道表姐不是对我哥没有感情,而是迫不得已的。”苏雪蹦蹦跳跳的往回头。

  宋千雅看到拐角处有一抹落寞的身影,苏雪只是一个孩子,定然不会问出这样的话来,必然是苏逸想向她要一个答案,而她给的答案再次伤了苏逸的心。

  表哥,相信你日后一定会找到比我更适合你的女子。

  她只能在心里默默的为苏逸祝福,内心的愧疚也多了一分,感情的债,终究难以偿还。

  宋千雅将包裹打开,里面是一件广袖鸢尾百褶裙,这种鸢尾花与平常的鸢尾花不同,似乎是用人的精血凝聚而成,灿烂夺目,摄人心魄,看时间长了,会感觉身后有凉气吹过,让让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好诡异的鸢尾花,怎么会出现在这?”婉音在一旁小声道。

  宋千雅扭头看着她,“怎么,你认识?”

  婉音摇摇头,“我也只在书上见过,据说这种花曾是西域神圣女的标志,而西域圣女有异于常人的能力,能够预测未来极其生死,当年就因为西域圣女预测出西域将被天朝所灭,而被屠杀用以祭天!”

  从婉音弹奏出《花弄影》到现在她说出这样的话,都足以让人对她的身世产生好奇,刚开始宋千雅还以为大皇子要纳她为侧妃是处于喜欢,而今看来,婉音的确有着不同于常人的聪明的机智,且她为人更是进退有度,说话都带了三分稳重,从来不会信口开河。

  “原来是这样!”宋千雅将东西收起来,“你们先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m酷J匠7#网唯*一h正k版%,P☆其#0他T都》|是W&盗版

  “小姐,有件事,我不知该不该跟你说。”婉音走在门口,又回过头来,见宋千雅没反对,她才继续道,“我似乎在云翠那,也见过这样一朵鸢尾花!”

  云翠?

  宋千雅脑中马上浮现出云翠那张与自己相似的脸,心中充满疑问,其实当她第一次见云翠的时候,就有些好奇云翠的面容,现在听到婉音这么说,脑中的疑问越来越大,总觉得自己在冥冥之中与云翠有着某种联系。

  “我知道了!”宋千雅点点头,没有力气再说一个字。

  点墨拉着婉音走出去后小声道:“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是的,你没发现云翠无论在哪,身上的衣衫上都有一朵小小的花朵吗?虽然不是红色,但都颜色各异,让人看着很诡异。”婉音提醒道。

  点墨一向神经大条,连别人平日穿什么衣服她都不会记得,又怎么会去关心衣服上的图案,听到婉音的话,真想马上去验证一下。

  宋千雅将他们二人的话尽数听进去,她依稀记得小时候,母亲的衣衫上面经常会有各种各样的鸢尾花,只是鸢尾花的位置不太明显,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难道这里面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宋千雅思索着,得不出一个结论。

  晚上她换上广袖鸢尾百褶裙,学着她娘的样子用面纱罩面,飞身而上,来到宋成光书房前面,宋成光听到外面有声音,站起身要走出去,屋子的里面的蜡烛一下子灭了好几根,在月黑风高的晚上,发生这样的事情,宋成光心中多少有些恐惧,朝外面传唤家丁,可惜外面安静如斯,一点声音都没有。

  一道白光从落在宋成光面前,宋成光揉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哪知白影越来越近,他不停的往后退不,看着白影道:“你到底是谁?来相府的目的是什么?”

  “一日夫妻百日恩,才短短十年没见,你就忘了我是谁了吗?”

  这个声音……

  宋成光睁大眼睛,指着眼前的来人,“你……你是苏玲?”

  “原来你还记得我!”

  背影冷笑一声,宋成光的背后被汗水浸湿,指着她道:“你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

  “你忘了我的身份吗?你觉得我会轻易死去吗?”

  面对质问,宋成光早就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身体颤动,舌头打结,“那你这次回来的目的是什么?”

  “自然是为了向你讨一个说法。”白衣飘到宋成光跟前,手掐住宋成光的脖子,“你怎么对我,我都可以忍,可你为何连我的女儿都不放过。”

  宋成光被她掐的喘不过气来,“她根本就不是我的女儿,我养育她这么多年,现在她要嫁给大皇子,你还有什么不知足?”

  “呵呵……你忘了曾答应过我什么吗?”白衣女子笑的有些诡异,“我最厌恶别人背信弃义,既然你不遵守承诺,那就别怪我不念旧情。”

  宋成光脸色煞白,知道这次难逃此劫,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陌生而熟稔的女子,“既然你觉得我对她不公,那你杀了我就是了,只要我死了,她就再也没有可以依靠之人,到时候还不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

  “别忘了她还有苏家,只要苏家在,有没有相府,对她根本就没有影响。”

  宋成光眼见她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似乎死亡的气息就在他身边缠绕,他使劲掰白衣人的手,好不容易有了一丝空隙,他大喘息道:“当初你怀孕嫁给我,我都没嫌弃你,现在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你个贱人!”

  宋千雅没想到宋成光竟然恨苏玲到了这个田地,手不断收紧,又慢慢放开,一脚将宋成光踹开,“宋成光,我死不瞑目,那我从今往后就一直缠着你,让你每日都活到不安之中,我倒要看看你还能猖狂到几时。”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宋成光抬起头看着她,“你活着的时候任我摆弄,你死了依然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只要我还活着,我就算赢了。”

  白衣人见他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折下身旁的树枝朝宋成光刺去,听到外面有人的脚步上,她急忙往外面而去,以免被人看到,功亏一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