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翠抱歉看着宋千雅,“这几天宋侧妃身体多有不适,还请二小姐多多担待!”

  “我想去看看她可以吗?”

  “不行,万一伤到你什么办?”点墨拦住宋千雅,“现在宋侧妃情绪如此暴虐,小姐还是不要去了。”

  “她是我大姐,不会伤到我的。”宋千雅拍拍点墨的手,对云翠道,“你们都在外面等着,我有几句想单独跟大姐说,放心,我说完就出来,不会有事。”

  “并非不可。”云翠犹豫了一下,“那你自己小心点。”

  宋千雅进去之后,云翠马上派人通知沐子宸前来,昨晚上的事情云翠已经十分不爽,今天宋明玉还不知收敛,如此闹腾,看来不给她个教训,日后这个王府是不得安宁了。

  宋千雅走进去,看到采薇身上被宋明玉折腾的青一块紫一块,对她道:“你先出去吧,这里有我呢!”

  “可是……”采薇知道他们姐妹二人素来有嫌隙,现在宋明玉又是这个样子,她实在害怕宋千雅再一刺激,宋明玉真的会发疯,想到宋明玉刚才疯狂的样子,采薇不自觉打了个冷颤。

  “去吧,我只跟宋侧妃说几句话而已,不会出什么事。”宋千雅嘱咐道,“记住,无论里面发生什么都不要进来,以免伤到你们。”

  见采薇真要走,宋明玉吼道:“站住,没有我的允许,我看你敢踏出这个房间半步。”

  采薇实在是被她折磨怕了,脚步慢下来,只听宋千雅道:“大姐,有些事咱们姐妹还是私下说比较好,难道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办的那些丑事?”

  宋明玉此人最要面子,甚至可说为了面子,什么都不在乎,不然也不会弄成这个样子,采薇担心自己听到什么不该听的,被会宋明玉秋后算账,急忙走出去,并将门带上,一个人靠在门上,不停的喘气。

  宋明玉目光狠厉的看着宋千雅,“你来做什么?难道你害的我还不够吗?”

  “姐姐现在身体脆弱,不宜动气,以免怒火攻心,死于非命。”宋千雅手附着在她的脉搏上,“姐姐头部好像有淤血,如果再动气,积血塞住头部,倒是可就不是死于非命这么简单了。”

  宋明玉被她唬住,“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宋千雅将她额前的头发撩开,叹息一声,“姐姐这是怎么了?怎么刚嫁过来,就受了这么重的伤,我刚开始听到别人说,还不相信,毕竟曾经庆王与姐姐也算是两情相悦,没想到会闹到今天这个地步。”

  宋明玉将她的手打落,“我的事不用你管,如果你只是来看热闹的话,那你可以走了。”

  “我怎么是来看你笑话的呢,我是来帮你的。”宋千雅的手搭在宋明玉的脉搏上,“难道姐姐没听过,想要拴住一个男人,就要尽快拥有他的孩子吗?”

  宋明玉目光澄澈的看着她,“你有什么办法能令我怀孕?”

  “想要怀孕就要看庆王在你房间呆的时间的长短了。”宋千雅将手从她的脉搏上拿下来,“只要姐姐肯放下身段,用心讨好庆王,有孩子是迟早的事情,若姐姐再这样骄横,别说是孩子,能否活到年底都难说。”

  宋明玉不傻,自然知道她这话的用意,沉默了片刻,“多谢妹妹警醒,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告辞了!”宋千雅见她终于开窍,笑着往外走去。

  上一辈子宋明玉是怎么对她,怎么对她的孩子,这一世,她就让宋明玉连本带利的还回来。

  孩子……

  宋千雅冷哼一声,宋明玉那样的人,怎么配有孩子呢!

  她出去看到沐子宸也在,刻意避开沐子宸的目光,对云翠道:“姐姐就有劳你照料了,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二小姐!”沐子宸追出去,婉音识趣的拉着点墨往旁边而去。

  宋千雅瞥了沐子宸一眼,冷笑道:“难道庆王都娶妻了,还想对我死缠烂打吗?”

  “千雅,我还能这样叫你的吗?”沐子宸的神色有些尴尬,“是,我是娶妻了,但是我正妃的位置始终给你留着,在我心里,你才是正妃的最佳人选。”

  “哦?是吗?”宋千雅反问道,“我记得庆王在娶大姐的时候,好像也说过这样的话,看来那话说的挺对,男人的话,都当不得真的。”

  “千雅!”沐子宸抓住她的手,“你为何你不相信我,为什么自从那次宴会之后你就开始对我这么冷漠,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这么对我?是,我是娶了宋明玉,那我也是为了气你,你当真不知道吗?”

  “庆王殿下说话可要当心,我后天就要嫁给大皇子,你现在说这话,难道不怕大皇子知道对你不利?”

  “他?”沐子宸神色间多了一份轻蔑,“他就是一个草包,就是出身好罢了,否则就凭他,根本就没有资格被立为太子。”

  S“更K新最快z上酷X匠fB网。U

  “出身好就够了,总比某些人连出身都没有。”宋千雅将手抽出来,“我还就是喜欢出身好的,这样至少我不费吹魂之力,就能登上皇后之位。”

  “别忘了他的太子之位已经被废,自古就没有太子被废之后重新册立的,你想要当皇后,只怕是痴人说梦。”

  “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吧!”宋千雅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不过现在大皇子天时地利人和都有了,就算现在皇上不重新册封他为太子,总有一天,太子之位也会回到他身上。”

  “你怎么那么确定?”沐子宸反问道,“是不是你听说了些什么?”

  “你真看不出来?”宋千雅摇摇头,“庆王殿下真是一叶以障目,也有看不清天下局势的时候。”

  “父皇是为了让苏家和相府都支持沐邵民,所以才会将你指婚给大哥?”

  “不仅如此,还有汝阳王,谁都知道他最受皇上青睐,而的羽王爷自幼与大皇子交好,且他一直支持大皇子,而现在皇上将安平郡主指给羽王爷,目的就是为了给大皇子建立威信,这样日后他再重新立大皇子为太子的时候,才不会有人反对。”

  “你为何要将这些告诉我?”沐子宸总觉得这里面有阴谋,尤其是对上宋千雅清淡的眼眸,总觉得让他心里发慌,这种感觉,从他第一次见宋千雅就有了。

  “告诉你,是为了偿还你对我的情意,现在咱们也算是两清了,你若日后再对我说混账话,就别怪我翻脸了,到时候我下不来台就算了,你这个庆王可就再无翻身的机会了。”宋千雅娇笑的走开,留下沐子宸愤恨的站在那。

  本来他对宋千雅志在必得,现在受到的只是嘲弄,哪里肯罢休。

  我得不到她,那就毁了她,谁都别想得到!

  沐子宸在心里愤恨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