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明玉还是有些不解,却也不敢多问,以免更让沐子宸看轻了自己。

  宋千雅一直觉得云翠非池中之物,听到她这话,更是对她另眼相看,有些好奇沐修远在哪找了这么一个奇葩。

  宋明玉朝她靠近一步,低声询问道:“你可有听懂她刚才话里的意思?”

  宋千雅笑着道:“每个人对一个曲子的都有自己不同的观点与见解,一首曲子,只要你想去挑错,到处都是错。”

  宋明玉恍然大悟,嘴角已经扬起胜利者的笑容,开始仔细听婉音曲子中的意思,趁机寻找错处。

  惊梦终了,一切回归平静,已经是翌日清晨,婉音坐的身体有些僵硬,站起来的时候,身体都有晃动,点墨见状急忙上去将她扶住,小声道:“姑娘,你没事吧?”

  “我没事!”婉音朝她摆摆手,“扶我过去!”

  现在她名义上宋千雅的师姐,实际上还是宋千雅的丫头,该遵守的东西还是需要遵守,过去准备给他们请安,宋千雅急忙扶住她,“师姐,你怎么样?”

  她摇摇头,目光看向宋明玉,“我已经将曲子弹奏完,你是否也该履行自己的诺言,将凤流琴送给我?”

  M`酷o匠网3'唯一正X版D,yk其_8他…9都c、是…W盗)m版◎“

  “我总觉得你弹奏的后面有问题,并没有弹奏出曲子中应该有氛围,所以琴我不能给你。”

  “大小姐是想耍赖吗?”

  “自然不是,不信你且等我给你弹奏一下最后一部分。”宋明玉说着走到凤流琴前面,开始演奏最后一部分,那一部分极其精短,可以自成一部分,且单独弹奏比放在《花弄影》里面更有感觉,这是公认的事实。

  婉音哪里不明白她的意思,见宋千雅并不阻拦,于是对宋明玉道:“不用了,确实是我没有演奏好,赌局就当是我们二人打成平手如何?”

  宋明玉以为这次要与她周旋一番,没想到她就这么认输了,稍微松了口气,佯装很懂的样子,“其实你弹奏的已经很好了,是我太过于挑剔。”

  “你哪里是挑剔,分明是鸡蛋里挑骨头。”沐邵民有些看不过去,婉音的弹奏堪称完美,宋明玉这样做,分明是故意找茬。

  宋明玉脸上有些挂不住,弱弱道:“我只是提出自己的观点,大皇子何必如此讽刺我?”

  “大哥!”沐子宸拦在他们二人中间,“每个人对艺术的见解不同,明玉这样做,只是阐述自己的观点,大哥何必动怒。”

  “大小姐其实说的没错,如果不是这次我求胜心切,将最后一部分放在《花弄影》里面,这首曲子会更完美。”婉音目光楚楚的看着沐邵民,虽然她故意将心中的深情隐藏起来,可是眼中暗含的东西还是没有办法抹去。

  沐邵民瞪了宋明玉一眼,对婉音道:“你也累了一天,快回去休息吧!”

  话罢瞪了宋明玉一眼,甩袖而去,沐子宸急忙追出去。

  云翠走到婉音跟前,将她上下打量了一份,“姑娘的琴艺真是了得,如果我猜的没错,姑娘应该是琴圣独孤无的徒弟吧?”

  “独孤无正是家师,敢问姑娘是?”

  “日后咱们切磋琴艺的时候,你自会知晓,我很期待那一天,也希望到时候姑娘不要推辞。”

  看着云翠离开,婉音神色有些茫然,不太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

  宋明玉这才松了口气,对于她来说,只要能够保住凤流琴,她做什么都可以。

  宋千雅和婉音离开后花园,婉音这才将别再心中的话问出来,“刚才你为何要帮大小姐?”

  “她马上就要嫁入庆王府做妾,我这个做妹妹,自然要给她一份礼物。”宋千雅叹息一声,“否则这次你若是将她的琴赢了去,她就连嫁入庆王府的资格都没了。”

  “可是庆王身边的那个女子似乎很有来历,不知二小姐是否知晓?”

  “不知!”宋千雅摇摇头,“你怎么想起问她了?”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我想多了吧。”婉音笑了笑,目光暗淡下去。

  沐子宸除了相府又绕回来,他暗中来到宋明玉的闺阁,这不是他第一次来,因此对这里的一切都十分熟悉,找了个角落等宋明玉回来。

  他打量着这里的一切,心中不由想起了云翠,上次宋成光去找他,他本来想要先让云翠离开一段时间,现在不仅不用,云翠还能够与其平起平坐,他想想内心觉得很愉悦。

  “谁?”宋明玉感觉屋子里有人来过,忍不住警惕起来。

  沐子宸送暗处走出来,“难道你不想见到我?”

  宋明玉一改往日讨好的样子,“你有了新欢,怎么还会记得我这个旧爱呢?不对,现在只怕你早就将我抛到了九霄云外吧?”

  “怎么会呢!”沐子宸揽住她的纤纤细腰,“对于我来说,你永远都是我的新欢。”

  “你放开我!”宋明玉想要将他推开,无奈沐子宸力气太大,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撼动沐子宸半分,身体软下来,“你的心里已经没有我了,又何必来此折磨我?”

  “我这段时间对你冷漠是有原因的。”沐子宸的手慢慢收紧,宋明玉能够感觉到他呼吸的声音,“看到你痛苦,我并不比你好多少。”

  宋明玉别过脸去,晶莹的泪珠从脸上划过,昔日所有的委屈都随着泪水流出来,手不停打在沐子宸身上,“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为了掩人耳目!”沐子宸沉下来声来,“你也知道父皇一向讨厌各个皇子结党营私,自从他知晓我与相府微妙的关系之后,就对我百般提防,我为了咱们日后的大计,只能暂且先委屈你,甚至在你爹上我府上让我娶你为妾的时候,我都不能向他表露对你的心思,那种感觉,我比谁都难受。”

  “真的?”宋明玉神色缓和下来,“你没骗我?”

  “我骗你做什么?”沐子宸放开她,“我对云翠宠爱,在另一个方面也是为了保护你,只有人们将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你才是安全的。”

  宋明玉被他诚挚的目光所打动,郑重其事的点点头,“我相信你,我现在能为你做什么?”

  “如果你真是为了我们好,那就等你进了王府,对云翠的事情权当没看到,不许吃醋,不许任性,等一切结束之后,我一定会将你纳为正妃,那个位置除了你,谁都没资格。”沐子宸吻上她的唇,宋明玉完全沉醉其中,哪里还有思想在。

  如果她抬眼,就会看到沐子宸眼中的狠厉及冷意。

  宋明玉的手如同之前一样,缓缓伸入他的腰间,沐子宸猛然抓住她,防止她下一步动作,宋明玉感觉到一股凉意从他手上传来,这种感觉,宋明玉之前从未有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