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音手指从琴弦上轻轻滑过,琴声如泉水般流动出来,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能看出婉音的琴艺,婉音笑着道:“果然是好琴,也只有这样的琴,才配弹奏《花弄影》。”

  《花弄影》讲究的的清新淡雅,而这把琴的琴色正好合适,可以时候这把琴就是为了弹奏《花弄影》而生。

  婉音轻轻拨弄琴弦,一时间,人们仿佛听到丛林中鸟叫声,极花开的声音,宋千雅一直以为这首曲子已经失传,没想到婉音人如其名,竟然能够将这首曲子的弹的惟妙惟肖,让人置身其中,难以自拔。

  点墨忍不住叹道:“好美啊!”

  宋明玉哪里有心思听婉音的弹奏,一门心思希望婉音快点结束,这段时间她的惹的祸已经不少了,如果再将凤流琴赔进去,就算到时候谢清婉能够帮她,只怕宋成光也不会再搭理她。

  她越想越害怕,忍不住朝宋千雅走过去,“你师姐真的能够坚持弹奏八个的时辰吗?”

  “这个……”宋千雅目光朝婉音看过去,摇摇头,“这个我并不清楚,你也知道我对琴并没有什么深入了解,只能说是泛泛之辈,至于师姐,她倒是喜欢琴,但喜欢到什么地步,我就不清楚了。”

  她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饶是如此,宋明玉也能够听出她话里的意思,那就是婉音若爱琴成痴,别说八个时辰,就算弹奏一天一宿,也有可能。

  宋明玉本来就心里没底,听到她这话,心里一下子慌了,目光朝采薇看过去,采薇这些天一直跟在宋明玉身边,为其出谋划策,防止她再做出什么越轨的举动,现在她也只有将所有的希望全部都寄托在采薇身上。

  采薇见她这个样子,心中多有不忍,沉吟了一下,在宋明玉耳边小声低语几句,瞬间宋明玉的脸色就变的不一样了。

  宋千雅一直用余光观察着他们二人,现在刚过去三个时辰,时间还长,足够让宋明玉想办法让婉音停止弹奏。

  此时,沐邵民和沐子宸往这边而来,宋明玉本来准备去对付婉音,看到他们二人,心中一喜,她还就不信整治不了婉音一个小角色。她正要行礼,被沐邵民拦住,“不用了,我们二人也是顺着琴音而来,不想打扰了几位的雅致。”

  沐子宸看到婉音那一刻,心中也有些震惊她的美貌,脸上并未表现出什么,对身边的云翠道:“你与她谁的琴艺更胜一筹?”

  云翠仔细听了一下,“半斤八两!”

  宋明玉淡淡扫了她一眼,“你该不会想说你也能弹奏整首的《花弄影》吧?”

  “自然!”云翠好不谦虚,“其实只要掌握了技巧,想要将其完整弹奏下来并非难事,就看一个人有没有这个耐力。”

  她话让宋明玉十分不悦,宋明玉本来就是在赌,没想到世界上还真有人有办法将其弹奏下来,之前她一直自负才情,现在她输的连渣都不剩。

  倒是沐子宸饶有兴趣的看着云翠,“怎么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

  “这些不过是一些入门的东西,提它做什么?”一般人巴不得别人知道自己才情兼备,而云翠的话却独独相反,话语中也多了一份轻蔑。

  她越是这样,越能引起沐子宸对她的好奇之心,在沐子宸看来,云翠就是谜一样的存在,除了武功,其他方面都有所涉猎,且每次都能展现其非凡的才能,让人不可小觑。

  很多人都以此为荣,只有她,面对这些褒奖亦或者羡慕的时候,选择以平常心待之,没有任何骄傲亦或者自满的情绪。

  宋明玉看着她不可一世的模样,冷哼一声:“大话谁都会说,你能办到才算本事。”

  “大小姐是想让我与她合奏,还是想让我接替她继续弹奏?”云翠神色没有任何改变,“不过君子不夺人所爱,她既然如此享受弹琴的过程,我又何必横插一脚,坏了人家的雅致。”

  “无能就是无能,找那么多理由做什么?”宋明玉想激怒她,让她上去打断婉音的弹奏,这样她就不算输,哪知云翠根本就不理会她这茬,在云翠面前她就像是上跳下攒的小丑,除了搞笑之外,没有任何过人之处。

  “云翠从来不会信口雌黄!”沐子宸一句话让宋明玉安静下来。

  宋千雅斜视着他们三人,觉得有些好笑,之前她听闻宋成光去庆王府,还以为沐子宸会给他几分薄面,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真是可惜了宋成光对一片爱女之心。

  眼看马上就要到八个时辰,宋明玉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就差在原地打转,她看不上云翠,但想想刚才云翠所言,低眉顺眼对云翠小声道:“既然你对这首曲子也很熟悉,有没有办法让她停下来,亦或者说有没有听出她曲子中的错误?”

  “这个……”云翠目光朝婉音扫去,收回目光的时候,看到沐子宸冲自己点头,继续道,“每一首曲子都有自己的瑕疵,《花弄影》也不例外,只是编曲之人故意将其隐去,不细细体会,也是感受不到的。”

  “在哪?”宋明玉现在将她当成是救命稻草,急切的看着她,“只要你帮我这次,日后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云翠朝沐子宸撒娇道:“庆王殿下,你可要给我做个中间人,以免日后大小姐不认账。”

  。n酷:匠|网g3唯一UG正~版《》,其他q都是;盗版

  “好!”沐子宸也是精通音律之人,也很想知道到底哪里有问题,“只要你说出问题所在,你想要什么,本王就赏赐给你什么,如何?”

  “那若是我想在庆王府与大小姐平起平坐呢?”

  云翠话一出,宋明玉的脸马上就绿了,若是在之前,她只怕早就开始斥责云翠了,什么样的身份竟敢异想天开与她平起平坐,可是她等于是被逼到了悬崖边上,等着沐子宸的回答。

  沐子宸手笑着道:“你们身份不同,因此在位分上不可能平起平坐,不过本王倒是可以答应你给你们的一样的待遇,如何?”

  宋明玉虽然还是有些不满,心里也知道在沐子宸面前,已经没有了她说话的余地,沉默不语,表示默认。

  “有王爷这句话,就够了,至于位分,只有俗人才看中那些,我看中的是王爷的心!”云翠目光闪烁,有勾人心魄的魅力,岂是宋明玉这种闺阁女子所能比拟,如果不是在相府,见她如此,沐子宸只怕早就将她抱在怀里宠爱一番了。

  云翠勾起了他内心的热火,佯装不知道,继续道:“这首曲子最后是惊梦,有梦的时候,可以说是惊梦,没有梦,又怎么能惊到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