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你一定是骗我的对吗,你分明对我有情,否则当初也不会送我这个!”沐子宸说着将他们二人初识时宋千雅送他的手绢拿出来,“你还敢不承认?”

  宋千雅暗自懊恼怎么把这事给忘了,轻声道:“这个手帕是我的不假,不过是当时我遗失在了花园,被你捡去,不知现在是否可以还给我?”

  “宋千雅,你一定要这个样子吗?”沐子宸的耐心已经被消耗的差不多,眼中的情意也多了一份狰狞。

  “我再说一遍,我已经有心上人了,庆王殿下再如此纠缠不清,未免脸皮也太厚了吧?”宋千雅一把将手帕从他手中夺过来,“没想到庆王也会学小人,干起威胁人的勾当,我真替你羞愧。”

  话罢,转身而去,俨然对沐子宸没有半点情意可言。

  沐子宸一拳打在旁边的树上面,眼睛血红,如同发怒的恶狼,让人不寒而栗,云翠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并没有任何表示。

  他彻底对宋千雅死心了,在心里发誓,总有一天会让宋千雅匍匐到自己脚下,让她知道拒绝自己的下场。

  许久,见沐子宸的神情略微有所好转,云翠这才颤颤巍巍的上前去,小声道:“王爷,你没事吧?”

  沐子宸一拳打在她脸上,“你是怎么办事的?不是说会劝服她嫁给我吗?”

  “我……”云翠直愣愣跪下,“是我办事不利,还请王爷恕罪。”

  “你以为恕罪就完了吗?”沐子宸将气全部都撒在她身上,扼住她的下颚,“从今往后离开庆王府,本王不想再看到你。”

  云翠看着他离开的身影,用手将嘴角的血液擦拭掉,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经过这两件事之后,宋明玉对宋千雅的态度分明有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经常沉香阁小坐片刻,更多的是在旁敲侧击叶千城的事情,宋千雅如何不知她打的是什么主意,每次都搪塞过去。

  这天宋明玉刚走,点墨从外面进来,对宋千雅小声道:“小姐,我听说上次云翠小姐出事之后,一直跪在庆王府,我担心这下去会出事。”

  宋千雅摇摇头,“她想留在庆王府自然要付出点代价。”

  “可是到现在都三天了,我担心她这样不吃不喝下去会死的。”因为云翠与宋千雅容貌相似的原因,点墨对云翠十分有好感,上次听闻宋明玉陷害云翠之后,一个在愤愤不平了好久。

  “放心,只有她出事庆王才会让她回去!”宋千雅依旧看自己的医书,似乎没有任何东西能让她分心。

  点墨看到她这个样子,本来想让宋千雅去看看云翠的话到了嘴边最终还是咽了回去,在一旁去忙自己的事情。

  晚上,宋千雅看着外面的夜色,猛然听到屋顶有什么声音,她默默的走出去,从后面飞身而上,看到沐青羽神色怅然的看着她外面的月亮发呆,身影在月光之中多了一份落寞。

  “你怎会在这?”宋千雅落在他身边,眼中多了一份打量。

  1#酷~c匠网z永;.久免n费看(a小说

  “我想来看看你,又不想打扰你休息。”沐青羽站起身,月光的撒在他身上,如同天神降临一般,俊美不可方物。

  “为何白天不来?”宋千雅问出这句话,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继续道,“我的意思是,你想看我可以白天光明正大的来,何必做梁上君子?”

  “因为……”沐青羽神色间多了一份打趣,“我喜欢看到你熟睡的样子,看到你安详的熟睡,我的心里也就安稳下来了。”

  “你居然偷窥我!”宋千雅一拳的打上去,随即感觉到沐青羽神色不对,继续道,“是否出了什么事?”

  “我……听闻等到你及笄的时候,苏家会上门提亲,你会答应吗?”沐青羽目光暗淡下来。

  宋千雅意识到下个月就是自己及笄的日子,苏别曾向她说过,等到她及笄就上门提亲,让她早日离开相府,再不用受相府的束缚,当初她一心想要摆脱沐子宸,加上前世对苏逸的亏欠,也没有反对,可是现在……

  唉!

  她叹了口气,这些天她一直在找各种理由推脱去苏家,她以为不去面对,就可以装成什么都没发生,忘记了该来的还是会来,逃避解决不了问题。

  看着她为难的神色,沐青羽轻声道:“你会答应对吗?那我呢?”

  “你既然知道我与苏逸有婚约,就不该来纠缠我,毕竟是他先遇见我的。”宋千雅避开他的目光,不忍看到他痛苦的神色。

  既然他们二人有缘无分,还不如决绝一点的好。

  “你若是喜欢苏逸,我不仅不会纠缠你,还会祝你幸福,可是我能看得出你对苏逸根本就没有感情,就算有,也是兄妹之情,我实在想不明白你为何一定要嫁给他!”

  “这是我的选择,与你无关。”宋千雅话语多了一份决绝,昔日已经有了一个沐子宸,她不需要再来一个,无论沐青羽的目的是什么,亦或者对她是真的喜欢,她也不想再让自己陷入到万劫不复的境地,她只能狠心,不仅是对别人,同时也是对自己。

  “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沐青羽吐出这句话,“你应该尊重自己的心。”

  “如果羽王爷今日是来跟我说这些的,那就请回吧,还有从今往后咱们二人再无干系。”宋千雅吐出这句话之后,留给沐青羽一个决绝的身影。

  难道你不是她?

  沐青羽神情中多了一份沮丧。

  回到自己的房间,海棠碧玉簪映入宋千雅的眼帘,她看着海棠碧玉簪,不知在想什么,最后将海棠碧玉簪摔在地上,簪子应声而碎,也算是斩断了她与沐青羽之间最后一点关联。

  沐青羽在上面听到声音,看到碎掉的发簪,心也跟着碎掉,他飞身而下,站在屋外看着宋千雅冷声道:“一定要如此吗?”

  “这样对你我都好。”宋千雅看都不看地上的碎片,“我已经表明了自己的心意,也希望日后羽王爷不要再骚扰我的生活,至于点墨的事情,算我欠你一份人情,我迟早会还给你。”

  “你以为我对你好,对你身边的人好,就是为了让你还我一份人情吗?”沐青羽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什么两个月之约,分明是我在自作多情,呵呵……”

  听到他离去的声音,宋千雅略微松了口气,心中生出一抹愧疚,也仅是愧疚,她输过一次,她不想再输第二次,更不想重活一世,再落得一个惨死的命运,所以除了最为亲近的人,她这一声不会再轻易相信任何人,尤其是令她动心之人,那样会蒙蔽她的双眼,而她必须要保持绝对的清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