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千雅分明看到云翠眼中露出的一抹得意,她这是在逼宋明玉,让她露出自己的狐狸尾巴!

  沐子宸一边安抚她,一边朝宋明玉使颜色,示意她不要再胡闹,宋明玉如何看不出沐子宸对云翠的偏袒,心中的委屈=加深了她对云翠的恨意。

  上一世宋千雅与沐子宸在一起生活那么久,自然知道沐子宸的为人,也了解他的脾气秉性,看到他对云翠的神色,心中划过一丝冷笑,云翠果然有手段,这么快就走进了沐子宸的心里。

  大夫急匆匆赶来,宋千雅没想到宋成光居然为了一个丫鬟,将当成太医院的院士李太医请来了,思索着宋成光这样做的意义。

  李太医朝沐子宸行礼之后,宋成光道:“麻烦太医了。”

  李太医走到月牙跟前仔细检查过后,眉头轻微皱起,神色略微有些不太对,甚至看宋成光的目光也多了一份审度,很快这份神色恢复如常,起身道:“这位姑娘中的是黑蝶散,无药可救!”

  谢清婉话语婉转道:“能否查出是给月牙下的毒,此人如此居心叵测,只怕并非想要害月牙这么简单。”

  李太医摇摇头,“恕老朽无能为力,因为这种毒的毒性太强,但毒本身无色无味,就算放在跟前,也没有人会察觉,除非有人服下,毒性才会显现出来。”

  “难道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宋明玉神色有些焦急,“我与月牙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姐妹,还请太医帮帮我吧!”

  “想要救她,除非风月阁阁主叶千城亲自前来,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李太医一副爱莫能助的神色。

  谁都知道叶千城被皇上召进宫去医治太子,除此之外,皇上更是下令,任何人不得接近太子府,违令者斩,现在皇后想进太子府都困难,何况是其他人,又是一片寂静。

  宋成光看着宋千雅道:“你是风月阁阁主的徒弟,当真没有办法解此毒?”

  一般能解毒之人,往往是下毒之人,明眼人都能听出他说这话的意思,分明是在怀疑宋千雅。

  宋千雅神色没什么变化,“我学艺的时间短,虽然对医术有所涉猎,但在毒药方面,知之甚少,还不如师父的万分之一,而这毒连李太医都没有办法解,我就更没有办法了。”

  一句话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云翠抓着沐子宸的手不断收紧,哆哆嗦嗦道:“是不是找不到下毒之人,他们就会将这个罪名扣在我身上?”

  李太医见沐子宸脸色不太对,分明有袒护云翠之意,话锋一转,接着道:“其实这种毒并非非要人为去下,也有可能是动物传播,还请丞相带我去后花园看看!”

  “请吧!”宋成光感觉到此事棘手,只好采用缓兵之计。

  沐子宸犹豫了一下跟上去,云翠跟在她身后寸步不离,宋明玉等人想了一下,也跟上去,一时间客厅客厅只剩下宋千雅和一些下人。

  安巧在她耳边小声道:“小姐不想过去看看吗?”

  “有什么好看的?”

  宋千雅走到月牙跟前,手掐住她的几大穴位,不一会月牙醒过来,看到空荡荡的客厅,心中多少有些恐惧,宋千雅轻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最好实话实说,否则神仙也救不了你。”

  刚才月牙虽在昏迷之中,但他们的谈话,她多多少少还是听进去一些,知道宋千雅的话不是空穴来风,泪水不停往下落,“是大小姐让奴婢去请云翠,结果与她发生冲撞,她动手打了我,然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二小姐,我求求你,救救我吧,我还不想死。”

  宋千雅摇摇头,“并非我不救你,而是这种毒,无药可解,我无能为力,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这些年月牙在宋明玉身边兢兢业业,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宋明玉嫁的好,给她也指一门好婚事,尤其是听闻宋明玉嫁给沐子宸有可能成为皇后,她比宋明玉还开心,可是半路杀出一个云翠,让她心里不爽,她这才想教训云翠,让其知难而退,没想到会落得如此下场,越想心里越委屈,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怎么都止不住。

  不多会,安巧小声提醒道:“他们回来了。”

  宋千雅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依旧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沐子宸从外面进来,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尤其是对上她深邃的眼眸,仿佛能将人吸进去,让沐子宸一时间有些移不开眼。

  月牙见他们回来,爬到谢清婉的跟前哭着道:“夫人救救我,救救我……”

  谢清婉命人将月牙抬回去,宋明玉白了一眼宋千雅和云翠转身而去。

  宋成光对李太医道:“此次多谢李太医,日后我必有重谢。”

  玉翠小鸟依人站在沐子宸身边,俨然是珠联璧合的一对,别说宋明玉看着碍眼,就算是宋成光和谢清婉看着都觉得有些刺眼。

  谢清婉将目光转到宋千雅身上,略带歉意道:“这件事本与你无关,让你在此等了这么久,实在是委屈你了。”

  “无妨。”宋千雅摇摇头,“既然无事,我先告退了。”

  沐子宸也随便找了个理由离开,目的大家都心知肚明,沐子宸追出去,拦住宋千雅眼中多了一份不舍与无奈,“你非要对我如此冷淡吗?”

  “你觉得我该如何对你,姐夫!”宋千雅咬重后面两个字,说的沐子宸十分尴尬,宋千雅继续道,“你已经与姐姐有了婚约,还要在此对我纠缠不清,难道就不怕有人传闲话吗?”

  “我已经说过,就算我与她订婚,我想娶的也只有你一个,我实在无法面对你对我冷漠的态度。”沐子宸话语有些急切,似乎不知该如何去解释这一切,他继续道,“所有人都以为我将云翠留在身边,对她万般宠爱是贪恋她的美色,说我愧对宋明玉,可是你知道吗?我这么做只是因为她像极了你,这样我至少还能欺骗自己说,你心里是有我的。”

  “哦!”

  宋千雅一个哦字,让沐子宸十分不是滋味,他拉住宋千雅的手,“我已经想父皇提出解除我与宋明玉的婚约,我要光明正大的得到你的心,让你心甘情愿的嫁给我。”

  “你说完了吗?”宋千雅神色间多了一份不耐烦,手从他手中抽出来,“如果换成是别的女人,或许早就被你感动了,可惜我这个人向来冷血无情,尤其是对自己不在乎的人更是心如铁石,就算你再深情款款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6‘最新$y章T;节上酷e匠}$网H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