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将地上的碎片一点一点收集起来,别说沐青羽越来越看不明白她,甚至连她自己也越发看不懂自己,收集好之后,她用手帕小心的包裹起来,脑中不自觉的闪现出沐青羽的身影,陌生而熟稔。

  我这是怎么了?

  宋千雅扪心自问,自从她认识沐青羽之后,她感觉自己的人生轨迹一下子发生了质的转变,仿佛很多应该记得的事情越发不清晰,甚至很多时候,她都恍然觉得上一世是一场噩梦,梦醒了才是真的开始。

  翌日,苏别再次派人接宋千雅去苏家用餐,宋千雅推辞不掉,只好前往,心中多了一份忐忑,也多了一份畏惧,至于畏惧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苏雪看到她来,不悦道:“表姐,你可算来了,我等你等的好辛苦。”

  宋千雅摸摸她的头笑着道:“这几天我身体不舒服,这不身体刚好,就赶紧过来了。”

  “哼!”苏雪别过脸去,依旧不愿意与她多说话。

  苏逸触碰到宋千雅的目光,眼中多了一份羞涩,低声道:“进去吧!”

  “那个……表哥……”宋千雅喊住他,见他回头,一时间也不知再如何开口。

  苏逸对她的心思,她比谁都清楚,只是苏逸不擅长表达,对她也只是一昧的迁就,顺从她的意思,因此她看苏逸的神色间也多了一份愧疚。

  “怎么了?”苏逸极少见她露出这样的神情,脸上的羞涩并未褪去,“爹找你有事,已经等你许久了。”

  苏雪本来还在不高兴之中,听到苏逸这话,拉着宋千雅的手笑着道:“爹说要与你商议一下下个月提亲的事情,这样表姐日后就可以一直住在苏家了。”

  “啊?”宋千雅不知该以何种姿态去应对,神色有些不自然。

  苏逸一向不擅长察言观色,更不懂女儿家的心事,只当她是不好意思,低声道:“其实上次爹让苏雪请你来吃饭也是为这件事,可惜你没来,所以这次……”

  “我知道!”宋千雅一步一步挪着往里面而去,心思千回百转,动作僵硬下来。

  “表姐不好意思了。”苏雪指着她略带羞红的脸,随即又看看苏逸,继续道,“哥哥也不好意思了。”

  LD酷“F匠g网首发

  “你个小丫头别胡说!”苏逸说着朝她背上打去。

  苏雪急忙躲到宋千雅身后,朝苏逸做了个鬼脸,“有表姐在,看你敢打我。”

  “有什么不敢!”

  苏逸走过去要将她从宋千雅身后揪出来,只见苏雪拉住宋千雅的衣袖,“表姐救我”

  看着他们二人打打闹闹的场景,宋千雅心里很是温暖,若只是亲人,她会觉得很幸福,但一想到要嫁给苏逸,那种幸福感,瞬间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别扭。

  “好了,都这么大人了,还不知道收敛!”远处传来李氏的声音。

  苏雪朝苏逸做了一个羞羞的表情,跑到李氏身边笑着道:“娘,刚才我把爹要与表姐商议提亲的事情告诉了表姐,她和哥哥的脸都红了。”

  李氏的手往她头上戳了一下,眼中却多了几分宠溺,“就你话多。”

  苏雪一副小大人的样子道:“我这还不是希望表姐能够早点嫁过来,这样一家人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你还说……”苏逸担心再这样说下去,宋千雅会不好意思,急忙走过去捂住她的嘴,小声道,“再敢胡说,日后再也不带你玩了。”

  苏雪被憋的吸不上气来,点点头,老实下来。

  李氏走到宋千雅跟前,“你舅舅一直在书房等你,你先跟我来吧!”

  宋千雅跟在她身后,话语少的可怜,一般都是李氏问,她答,答的也有些驴唇不对马嘴,李氏觉得她是害羞,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到了书房,苏北放下手中的笔,朝李氏使了个眼色,李氏轻声退出去,一时间,屋子里只剩他们二人。

  宋千雅的神色多少有些不自然,看着苏北道:“舅舅找我什么事?”

  “上次我跟你提过想着等你及笄就去相府提亲,只是现在情况有变!”苏北脸色多了一份阴云,“今日皇上让你父亲留下,有意把你指给七皇子,所以我想就这这几天就去相府提亲,让你早日嫁过来,生米煮成熟饭,皇上也就不好再的乱点鸳鸯谱了,你觉得呢?”

  “这个……我……”宋千雅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苏北继续道:“我也想听听你的想法,毕竟这是你的终身大事,应该由你说了算。”

  宋千雅脑中再次浮现出沐青羽亦正亦邪的面容,尤其是沐青羽笑的时候,仿佛是一抹清风,能够将她心底的乌云全部吹散,让她在心里对沐青羽多了一份眷恋。

  “千雅!”苏北唤了一句,“你发什么呆呢?”

  “啊?舅舅,你刚才说什么了?”宋千雅回过神来,神色有些尴尬。

  “我说实在不行,就后天去相府提亲,想问问你如此一来,会不会显得很突然?”苏北重复了一遍。

  宋千雅低着头,看着地,声音十分低弱,“我还未及笄,现在去提亲,只怕影响不好。”

  “可是,万一皇上下旨让你下嫁七皇子,你又该如何?你应该知道皇命难为的道理。”苏北话语有些急切,“若是让你母亲知道你要嫁到帝王家,只怕会伤心。”

  “为何?”宋千雅追问道,她记得上一世宋成光曾对她说过,她是她母亲苏玲与别人私通所生,但这些事,上一世,从不曾听别人提到过,甚至连风言风语都没有,这次苏北提及,她自然也想问个清楚。

  “自古帝王家最是无情,你嫁过去,受了委屈,我也在难以护你周全。”苏北神色间多了一丝无奈,随即道,“何况七皇子这些年一直在外带兵,你若嫁给他,日后在哪都不一定,我想维护你,只怕也难。”

  “舅舅,我想顺其自然,所有的事情还是等我及笄之后再说,可以吗?”宋千雅终于将这句话吐出来。

  如此一来,就算她与苏逸有了口头之约,潜意识里还可以对未来抱有一丝希望。

  苏北没想到她会这样说,神色与上次在饭桌上的态度截然不同,苏北虽然是个粗人,但他并不傻,顿了一下道:“你是否有心上人了?舅舅希望你能对我坦诚,也好让我为你做出最为合适的抉择,如此你母亲泉下有知,也会开心的。”

  “我知道了。”宋千雅低头,依旧没有解释的话。

  苏北知道她性子倔强,不想说的事情,打死她她都不会说,苏北也不勉强她,只是道:“只要你不后悔就好!”

  “多谢舅舅体谅!”宋千雅心中多了一份感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