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臣等知错,臣等疏忽大意了,以为是徐泽天徐大人真的是为了去保护王妃才带着这么多人去抓他疯了的小妾。”一下子出来了四个人,就是刚刚皇上点名的那几个守卫兵的主管,将领,跪在地上也直磕头,说话这牙齿都在打颤。

  “你们知错了?朕看你们没有错,来人啊!把这几个人拖出去给朕斩了。”不问缘由,只要是可能威胁到自己皇宫安全的人都不能留着。

  七王府就是一个例子,如果哪一天这有人要包抄皇宫的话,这些人也有可能会装死的,所以这些人通通的不能留着。

  只要是可以威胁到自己皇帝位置的人,是都留不得的人。

  四个人连嚎叫都没有来得及就让人给拖了下去直接的就斩了。

  酷g"匠网正y版z首~●发$

  萧钰自然是知道父皇是因为什么这么的震怒,这皇城的安危都是不确定的,让他无法掌控的,这人他怎么会留的。

  就是看准了这点,这萧钰今日才在这上面大作文章。

  而且他是为了裴玄考虑,昨日俩个人一个眼神就已经是互相的明白,今日这京城的守卫就是裴玄上位的最好办法,只要这样,萧钰的人才会在朝堂上更进一步。

  萧钰要的不仅仅是裴玄手中的十万大军守卫边疆,更加要的是这京城的守卫权,这是一举数得的事情,他自然是不会放弃的了。

  “父皇,这......”萧钰面上是不知所措,但是心中也是暗喜。

  “皇儿你不用多说了,这些人是罪该有此下场。”皇帝说的这个话也是十分的漂亮,让人挑不出来任何的毛病,他明明是为了这自己的掌控权才什么都不听就给这四个大臣给杀了,但是这么说完是让所有人都理解为是为了这天家的颜面为了这皇儿才如此做法。

  让人感觉是可以理解的了,这萧钰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多谢父皇为儿臣做主了。”萧钰直接的就跪下了,郑重其事的感谢,让所有人都看着这父子二人是多么的敬重。

  这国丈和九皇子看了之后感觉这肺都要气炸了,今日真是让这萧钰风头尽显,这才是如何是好。

  这天下人心,皇上的心都让他得去了,到底是还有什么办法才能反败为胜呢!

  “行了,快起来吧,这案子还没有审完,还要看你的呢!”皇上一摆手,让太监把萧钰给扶了起来。

  “父皇说的是,来人啊!把这徐泽天的小妾,柳叶带上来。”柳叶倒是高兴的上来了,今日她既然是可以活着上来的,那就证明,这徐泽天是必死无疑的了,她就不用害怕了,而且她就可以实现自己一直的梦想了。

  “民妇参见皇上,王爷。”柳叶直接走到了最前面,然后在徐泽天的身边跪下了。

  “说说你是怎么在这徐泽天的手中拿出来的罪证吧!”皇帝也是眼睛都懒得看这样的女人,直接问道。

  虽然不知道这王妃是用了什么办法,才把这样的女子给收为己用的,但是也是让人看不起这样的女人。

  是男人多多少少都是会这样的感觉。

  “回皇上,民妇是在徐大人的饮食中加入了罂粟花,然后让他迷恋这东西以后才下的手,这罂粟花无色无味,使人容易上瘾却不自知,还会让人神志不清,所以民妇这才有了这个机会把这徐大人贪污多年的账本和谏官往来的书信给偷了出来。”柳叶高兴的说道。

  所有人都感觉这一刻是让人哭笑不得的,这柳叶是怎么想到的在徐泽天的饭菜中下入这个东西的。

  这徐泽天死的可真是冤枉,竟然是栽在了自己的小妾手中,这日方夜防,只有这家贼是最难防的。

  更何况是这枕边人,是如何也想不到她会这么做的,这徐泽天的夫人据说是已经休下了堂,那柳叶上位是迟早的事情啊。

  有什么是比这一品大员大夫人的身份地位更吸引她的呢?

  所有人都想不清楚,但是这就不得不去佩服这七王爷的王妃顾清歌了。

  真是不能萧钰身边的任何一个人。

  不然的话真是会死的就像是徐泽天一样的惨。

  徐泽天听过柳叶说的话,也是冷冷的一笑,没有任何的表示,他就知道柳叶活着的目的就是来证明他的罪证都是真的,但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是在自己的饭菜中下了东西。

  不然的话自己怎么会就那么混蛋的就把这夫人给休了,然后竟然是一时不见这个贱妇自己就会思念。

  原来这原因都是在这里了,真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他竟然是这么的栽在了一个女人的手中,而且是让自己如此的毫无防备,如果不是柳叶自己也不至于是落得了今日这个田地。

  徐泽天真是气自己现在手中没有一把刀,不然的话一定是会活刮了这个女人的。

  “行了,这事情是到这里已经非常的清楚了,这人证物证俱在,徐泽天你还有什么想要狡辩的么?”皇帝看着这已经是审的差不多了,这直接的就可以断案了。

  徐泽天自然是无话可说了,就是单单的看着国丈大人一眼,然后就深深地低下了头,等死!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来人啊!一品大员,徐泽天,因罪恶本性,贪赃枉法,杀害数万人命,天理难容,罪无可恕,判其株连九族。余外人发配边疆。谏官同流合污,直接场外仗毙,跟本案有关的人等一一查明之后都给朕处以极刑,其余人等七王爷做主处罚奖赏。”皇上直接下令。

  不过让萧钰没有想到的是,父皇竟然连他的九族之外人都进行了处罚,是直接的发配了边疆。

  这样的重罚可不谓是不重。

  但是他害了那么多人,这刑法却是那么的理所当然,这场外的贫民都看着直接的就想上去活刮了这个徐泽天。

  只嫌弃这皇上判的太慢了,就听到了他在这冀州水源下毒的时候就应该直接的给他判刑。

  听着场外的议论声,皇上直接补充道:“徐泽天场外直接凌迟处死。”

  果然是凌迟,这样让徐泽天是生不如死的刮了几百刀然后放到了民众那里接着受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