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皇上看着案子也是判完了,带着众位大臣回宫了。

  这还有很多的事情是没有处理完的。

  这京城的防卫是要换人了,这尚书大人也是要换人了,而且这国丈大人貌似也应该解释一点什么吧。

  这刚刚人太多了,事情牵连太大,这国丈大人也不是当众训斥的,不然的话这也是在打自己的脸,这跟皇后也就有关系了,所以这事情的复杂程度是远远的超过了想象。

  皇上只能是退而求其次的回到朝堂然后在进行处决了。

  “皇上,老臣有事要禀。”国丈知道这个事情自己是躲不过去的。

  只能是出来给自己证明,不然的话等皇上问起来才是真的难办了。

  “哦?国丈大人可算是要出来说点什么了。”皇上冷笑,他就不相信这事情和国丈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就算是没有关系,他总是该知道点什么的吧!但是这国丈一直在这所有人面前都没有说一句话,直到给这徐泽天都判了刑,他都没有话。

  这就让皇上非常的奇怪了,这才刚刚的回到了朝堂坐定,他就上来有事禀报,这想来也是跟这徐泽天一事是有关系的了。

  “皇上,这事情和老臣是没有任何的关系的,刚刚在天下人的面前老臣不说话,就是不想让人说我徇私舞弊想要包庇徐泽天,袒护自己的学生,望所有同僚和皇上可不要误会了。”国丈出来为自己正其身。

  真是让人感觉可笑之极,这个人可以如此的无耻,让人无法知道是应该用什么话来形容了。

  “是么?”皇上也是挑眉问道,这不管是信还是不信,但是这证据就是没有一个跟他有关系的。

  就是自己想要治他的罪都没有任何的理由,皇帝也是突然的发觉了这朝堂上的变化何时开始都已经是不受自己掌控的了。

  本来这七王爷和九王爷是相互制衡的,但是怎么就发现这国丈那边的能人异士是在是太多了。

  让皇上感觉自己都已经是有了威胁的了。

  “这是自然,皇上明鉴,老臣可不会为了这样的学生去求情或者是说什么的,这中贪官和手脚不干净的人,老臣是向来不会包庇的,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国丈大人是一身的正气此时。

  萧钰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笑出声了,这看着国丈自己本人都要憋出了内伤的德行,竟然还把话说的如此的大义凌然,真是不知道这人怎么可以脸如此的大了。

  明明是损失了这么多人,心疼的要死,却是要装作是这些人都该死的德行,他这演技果然是一流,萧钰自叹在自己是不如这国丈一般的心狠手辣,心里承受能力这么强大。

  “行了,国丈,你这学生犯事了,审查和处罚你本就是不应出声,但是这管理不当,教导不严,总是国丈大人的问题了吧。”立刻就有人出来质疑国丈大人。

  这不用想也知道是萧钰一系的人,萧钰在朝堂上的确是人不多,但是并不代表没有。

  裴玄知道自己此时也应该是出来了。

  “国丈大人的确是难辞其咎,不然的话也是难堵这天下的悠悠众口。”裴玄是说的云淡风轻的,仿佛是建议也仿佛是随口这么一提。

  但是这效果就不同了,这裴玄常年在外征战为的就是保家卫国,这国家中有这样的人,他是最心寒的了,自然是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裴玄这话音刚刚的落下,这国丈就知道自己的不好了,这皇帝也是不能轻绕了自己的。

  这裴玄的话到底是重量有多少。这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的,国丈也是坦然处之,这步自己是早就已经预料过的了,这发生了自己不惊奇,没有发生自己只能是谢天谢地了。

  但是这发生了,自己也是要承受的,既然自己当初是选择如此的做了,就是要拼死一搏,但是没有想到这萧钰是可以躲过了这一劫又一劫。

  “裴玄说的没有错,这国丈你的失职就是连自己的学生都管理不好,不处置你这让天下人如何看待,所以所有官员都给我长点眼睛以后选择学生的时候都给朕看准了。”皇帝也是知道这国丈今日是必须的处置了。

  “臣知罪,请皇上惩罚。”国丈知道自己是躲不过了,但是这惩罚也无非就是扣了自己的俸禄。然后让自己反思而已。

  这些自己都是想过的了,也就可以释然了。

  “既然国丈大人都这么说了,那朕就罚你一个月不准参与政事罚三年的俸禄,在家闭门思过一年。”皇上这个惩罚说重不重,说轻不轻。

  这其余的都还好说,这朝廷一时间属于轻微的洗盘,但是皇上却是让他一个月都不能参与朝政,也就是说这国丈是一个月都要不能听政议政的了。

  国丈感觉这皇上是真的要让萧钰完全的凌驾于自己的脑袋顶上了。

  千算万算竟然没有算到这个黄上的心竟然是这么的狠,让自己这么久不上朝,那皇后一系,一定是大受影响的了。

  他不知道这都不算是完事,直接皇上是又下了一个命令。

  &最}新0w章7Y节C上酷匠、…网Zx

  “裴玄从即日起任命为京都巡察使,主管整个京都的安全守卫之职。”皇上没有等这萧钰和裴玄说什么,已经是把这活都直接给裴玄安排了下去。

  裴玄只能是领命。

  “谢皇上,裴玄定当尽心竭力的办好皇上吩咐的每一件事情。”裴玄谢过了皇上之后就退回到了一边。

  “行了,这事情就先到这里吧,这其余的事情就交给钰儿你了。”皇上也是疲惫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挥挥手,让说有人都下去吧。

  等萧钰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大黑天了,这案子整整的忙活了一整天才完事。

  这让萧钰感觉自己也是真的很疲惫至少是因为这个的完结还算是让自己满意了。

  不过这国丈一个月都不让上朝,真是让自己没有想到的意外惊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