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卫大声的说出了这个事实。

  他是真的害怕了。所以才返回去了,知道事情的重要性,但是还是辜负了张大人的所托。

  “好你个徐泽天,你的触角都已经这么长了么?你说你到底是因为做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来?”皇上直接就下来了然后一脚就蹬了过来,把徐泽天踢倒在了地上。

  “父皇息怒,这事情还有没处理完的呢!”萧钰赶紧的扶住自己的父皇,然后让父皇身边的太监总管给父皇扶了回去。

  “这徐泽天到底是什么目的这儿臣是初步查清楚为了银钱,所以才主使了这一切。”萧钰心中深知,他根本就不单单是为了这三十万两的银两,更是为了要阻断他和天地盟的联系,更想要的是陷害自己这边的人,给自己出难题,看自己最后怎么办。

  明明知道到底的原因是什么,但是萧钰却是不能说,因为这事关重大。

  自己现在这么说无疑也是把自己卖了,所以这事情怎么都不能说出口的,只能是说出了这个大家表面能看到的问题。

  “朕看也是贼胆包天,为了银两可以祸害那么多人命,真是罪大恶极。”皇上一不停的数落这样的贪官污臣。

  “皇上,还不止这样呢!朝廷上报的前几日死的俩位官员,也是徐大人派人给刺杀了的。原因就是他们知道臣当初是真的尽心竭力的救过灾民的,还跟他们借了银两,所以他怕这些人最后可以帮臣脱了这贪赃枉法的罪,徐大人直接就派了人给杀了,而且这当初我留下的借条都跟着消失无踪。”张中良说完之后是深深的把头底下了。

  等待皇上的狂风暴雨,但是没有想到的是皇上竟然是平静了下来。

  这萧钰也是知道,自己的这个父皇,真是气到了极致才会这样的。当下也是感觉这事情有意想不到的转机。

  “接着说......”皇上阴沉着脸色,冷冷的话语只让人感到了天寒地冻,这打心眼里的害怕和紧张都突如其来。

  这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在说话了,只是都老老实实的在听着萧钰是如何的审查这个案子的。

  “张大人说的本王在给补充下,是死士,这些刺杀俩位官员的是死士,还有当初随着张大人一切赈灾的几位富商也是相继死去,都是徐泽天的人所为,更可恨的是徐泽天在我们的随行队伍中还安插了人手,就是谏官。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这如果不是我的侍卫发现的即使这张大人今日也不会在这里了,几个人里应外合的可是做了不少的麻烦。”萧钰慢慢的说道。

  “说的不错,这事情是我们几个老臣子都亲眼所见,亲自随同七王爷经历过的,当真是无耻之极,令人发指。”吏部尚书是受不了了,出来说话。

  这当时他就已经是想要一刀切了这个谏官了,乱臣贼子。

  “好,谏官在哪里?让他给我上来。”这朝廷官员没有上千也有几百人,这不停的更换,皇上也是记不住这个谏官是谁,所以宣召上来。

  “来人啊,把谏官带上来。”吏部尚书直接对这后面高喊道。

  这立刻的就有人把这谏官就给带了上来,然后狠狠的压在地上。

  谏官也是如死鱼一般的,毫不反抗,都这个地步了,死是一定的了,只有死才是解脱呢!

  这一步错,是步步错,所以这谏官也是打算毫不隐瞒实话实说了。

  “皇上,当日是这谏官告发的徐泽天,我们才知道这京中还蛰伏这样的一个白眼狼,朝廷就是给了他这么多的权位都不够他的野心,他竟然还要打着赈灾款的注意。”吏部尚书直接的说道,这徐泽天能找出来也是多亏了这个谏官。

  “是的,父皇,的确如此,这谏官招供之后,儿臣就派人送信给我王妃顾清歌,让其为我查办这徐泽天,幸得我王妃相助,找到了他新宠小妾柳叶,才将其罪证都偷盗了出来,不成想这徐泽天狗急跳墙,竟然是带着府卫,家丁,死士百余人到我七王府打着保护王妃,捉其疯了的小妾的旗号来包抄我七王府,还请父皇明鉴。”萧钰是一定要把这口气给出了的。

  E|酷匠f…网唯y一y正版,pL其他‘、都是“盗g版

  这徐泽天是必死无疑的了,他的家人也一定是株连九族的,但是这驻扎京都的守卫兵却是在徐泽天包抄王府的时候没有出现,直到结束都没有出现,这不是守卫失职的大罪么!

  而且这京中好几座将军府,竟然无一人去询问救援,这里都少不了这国丈的人,这必须都是要惩戒的,萧钰是借此机会不会放过一个人的。

  皇上此时是不怒反笑:“好,真是非常的好,这天下都是姓徐的了,我们这姓萧的是根本就驾驭不住你们了,真是好的很啊!”

  皇上说完这话,立刻的所有文武百官都跪下了,三呼:臣等惶恐,臣等惶恐,臣等惶恐啊!

  “你们不用惶恐,朕看你们都是一个个的有主意的很,以后你们就都是皇帝了,还要我这萧氏天下有何用?我皇儿遭此侮辱,实难容忍!”皇上怒,是天崩海啸也难平啊!

  足以见得现在的皇帝是气到了极致,这天下人的面前都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怒火。

  京都是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自己也是等这事情发生之后才知道,要不是出动了禁卫军,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大臣们是把这头低的能有多低就有多低,生怕是皇帝一个怒火烧了过来把自己烧的死无全尸。

  “朕就想问问这守城兵在哪里?巡查兵在哪里?这保卫兵在哪里?如果不是朕赐予皇儿免死金牌可调动禁卫军,是不是朕的皇儿的府邸都让徐泽天你给端了?而这些保卫朕整个京都的卫兵都消失的无影无踪?”皇上气的都是恨不得把这下面的人都给杀了,一群无用的家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