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冀州的水源不同于白云县和其他县。这冀州水源是祖上就传下来的,所以是专水专供,白云县大夫李氏查出来了这里放了明矾和少量的砒霜等物质。导致水中不在长农作物寸草不生。”

  此时底下的人就开始了窃窃私语了,所有人都说这王爷真是好人啊,不是他这么做的话,不一定是要死多少人呢,这有了王爷这样的办法这人就可以少死很多了。

  如果不是七王爷,大家感觉这事情都是没有头的让所有人都不知道到底是需要多久才能完事。

  皇上听了也是伯颜大怒,竟然是这样的事情经过,这徐泽天真是好大的狗胆。

  “真是好大的狗胆,徐泽天你竟然敢如此做?”

  皇上也是一拍这惊堂木,表达了自己内心的愤怒,这根本就是草菅人命,不把这人当作人看待。

  徐泽天已经是认了,不管这谁说什么,这谁议论什么,大不了一死。

  “父皇,这还有徐泽天做的事情呢!他竟然是安排了从知州大人开始就拦截了官银以及是阻挡这张中良,张大人去上报。”

  萧钰回头看了一眼张中良,张中良就开始说话了。

  知道是到了自己为自己开脱的时候了,这王爷已经是把话都已经引到了这里了。

  “张中良,你自己说,怎么回事。”皇上也真是气的不轻,这从自己的一品大员开始就已经是贪污腐败的厉害了。

  这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些人才可以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让他万分的不解。

  张中良,赶紧跪了下来,然后双手抱拳举高给皇上拜了一拜。

  酷o匠网D…正版'~首…7发

  “皇上,这把灾情上报之后,就听不到朝廷任何的信息了,这灾民不等人啊,死的速度是一日比一日的惊人,很多灾民以为这离开了冀州可能是还有活命的机会,但是没有想到这各个县城都是紧闭大门,不让我冀州的灾民进去避难啊!”

  说道了这里张中良也是老泪纵横,这冀州自己已经是守护了八年之久,这里的人民他都是当作了自己的孩子一般的去照顾,但是却是没有想到了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怎么能不让他心碎,他这斗大的眼泪也是滴落了几颗。

  “当我知道了之后就去找周边的县府大人去求救,可是这愿意救我冀州的人是少之又少,最后只有俩位大人愿意帮忙,还有我冀州地方的商富统一的帮忙,算是挺过了十几日,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朝廷还是音信无踪,这让所有的民众都心寒了,没有办法我只能是一力挑起了赈灾,无暇分身只好派了我衙门的人去京都来面见皇上告御状,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去的人竟然是被知州大人直接给拦了下来。”

  张中良说道了这里是气愤异常,自己想办法救人怎么会有错呢!

  “但是这知州大人竟然是说我的人没有经过层层的审批就这么的鲁莽,于理不合,不予批准,所以把的人给扣押了,过了三日才给放了出来。”

  张中良提起了往事的一幕幕,感觉犹在身边仿佛才经历过一样的让自己心痛。

  所有大臣听到了这里已经是嘘声不断了,这人怎么可以这么过分,这个知州大人也是好大的胆子啊!

  事情都没有查明白竟然就敢这么做,真是胆大妄为,令人发指,这知州要是都他这么做的话,这天下得死多少?

  “真是想不到,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啊!”这萧钰身边的好几个大臣都在发出这样的疑问,这是听都没有听过的。

  能不让所有人都好奇么!所以这一时间在这片天地间,到处都是质疑声音的响起。

  不管是看热闹的民众,还是一起参与审理的大臣,都是感觉这人如果这样了,算不算是只手遮天了呢?

  皇上就是更加的生气了,这张中良既然是敢这么说出来就一定是有证据了,这徐泽天也是一定做了这样的事情了,这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让他这个做皇帝的不是在抽脸么!

  “知道这大家会有质疑,所以儿臣特地把这当时受了张中良,张大人嘱托前来京都告御状的侍卫给带了回来。”萧钰上前一步说道。

  这今日既然是要审理,那就要审理的透透彻彻的,让天下人都看见这贪官是何以张狂,让这些蛀虫统统的得到应有的报应。

  “把人带上来。”皇帝直接就是下命令了,这到底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他要知道的清清楚楚的。

  “是,父皇。”萧钰回身。

  “来人啊。把侍卫给我带上来。”

  这侍卫被搀上来的时候也是万分的害怕,这场面长这么大也是没有见过的呢!自然是紧张万分了,看着这皇帝在前,这心中更是打鼓,这脑子都是一片的空白。

  萧钰知道这样的人,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一定是脑子不清楚的,所以直接就是简单的问道。

  “把你去京都在知州那里遇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皇上说,没有人会因为你说了实话就为难你的,本王保证。”萧钰认真的看着前面的这个侍卫。

  这侍卫本来是让这场面惊吓的牙齿打颤,腿肚子拧筋的,但是看到了萧钰这斩钉截铁的语气和这肯定的眼神顿时这心中的害怕就去了三分。

  “说吧,这是为了你们冀州的百姓伸冤,为了你们冀州的亡魂得以沉冤得雪,所以你就大胆的对着皇上,父皇定会给你一个公道。”萧钰双手抱拳,然后对着皇上坐着的地方施了一礼。

  “对,朕皇儿说的没有错,你就大胆的说,朕会给你们做主的。”皇帝是真气得不轻,这事情发生的比他的预想是严重太多了。

  这侍卫顿时也是没有那么害怕了,这么多的大人物给自己撑腰,自己当然是要为了自己家乡的人喊冤了。

  “皇上,是这样的,张大人赈灾的时候没有办法抽身催促这个赈灾款一事,所以就派了小人去京都催促一下,然后带着大人的令牌,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我到了这知州报备的时候竟然被无故扣留,原因就是我们大人没有经过层层审批,不予放行,不然的话罪同勾结奸佞。小人实在害怕,又不懂这罪是从哪里开始判的,只好是害怕的回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