坊间是传的沸沸扬扬的,这宫中自然也是不能平静了,昨日如此大的事情发生在了天子脚下这让皇帝的颜面何存,所以这天子震怒举国皆惊。

  皇帝直接宣布是要在这天下人的面前直接的查审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这次皇帝不是把这审查的地方放在了殿前而是在这天下人都可以看得到的地方——玄天阁。

  此处地势开旷,视野明亮,而且这地方容纳的人多,可以让这京都大大小小的老百姓都可以看到这次案子的审查过程。

  所以这皇帝就把这次审查的地点安排在了这里,说是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这让所有人都惊异皇帝的决定,但是想想却又是在情理之中的。

  这么大的贪污案一定是要在天下人面前审查,才会显得是公平公正的。

  只不过这人都没有想到更让他们震惊的事情在后面呢。

  一早上就看着文武百官齐聚这玄天阁,然后就是四周围着大大小小的老百姓都在张头眺望,想一睹这些人的风采。

  这种场面是几十年都难见一次的,所以大家也是起了大早的早早排队在这里等着看,今日发生的举国震惊的大事件。

  这人都齐了之后就是皇帝带着九皇子和七皇子来到这里,俩侧人群不用人说就开始纷纷的让路相迎。

  尤其是萧钰所到之处都会响起震天般的呼喊声!足以见得这萧钰是如何的得民心。

  皇帝也是高兴,这自己的儿子出息人也是在给自己脸上添光啊!

  尤其这萧钰已经是料想好了,就怕今日是这情形所以这已经是让春儿在这人群中安插了人手。

  他们高呼:皇上英武派七王爷前去查案,民心所向!

  果然这一个人喊,一群人跟着应,所以这顿时间山呼海啸的喊着这句话。

  当时顾清歌还说萧钰实在是太谨慎了。

  萧钰说:“小心驶得万年船。君心不可测。”

  萧钰怕的就是这到时候民众只是喊自己忘却了父皇,这父皇的心思谁也猜不准,如果是因为这事情就在他心中生了芥蒂。

  这对于自己是最不利的。

  所以这才会有了今日的这一番景象。

  这皇帝听了之后是大为满意啊!这是民心所向,这是让他感觉都震撼的一场审查。

  “好,好......好。”这皇帝也是笑的合不拢嘴,这是民众对他的肯定,有什么比这个更加的让他开心的呢!

  这九王爷好不容易算是可以下床痊愈了,这听着所有人这么喊,气的他的肺都要炸了,这徐泽天就是自己外公的人,结果这帮人就这么高兴的喊着要除掉,除掉的。

  让他这九王爷一脉的人怎么想,真是让他不甘心,这自从顾清歌到了萧钰的怀中,这时运都跟着转变,自己什么时候让萧钰压制的毫无翻身之力了。

  他真是又气又恨,就连现在看着父皇的样子都感觉万分的可恨。

  好不容易走到了石台上,这皇帝落座,然后又萧钰和萧钰二人带着文武百官跟皇上见礼。

  这天下臣服,所有人都跟着跪拜,让皇帝感觉自己此刻是无上的高贵,是真的让天下的人民都如此的信服。

  “行了,都起来吧!”皇帝一摆手。

  顿时身边的太监高喊:“起。”

  所有的人在跟着管制的高低起来,等一切礼仪完毕之后,这审查才算是正式的开始。

  “今日在这里设了审查,就是为了还天下人一个公道,这今日朕在这里是不允许任何一个坏人逃过,任何一个好人蒙冤的。”皇帝的话掷地有声,不怒自威,让所有人都万分的臣服,直接的又是换来了山呼海啸的万岁之声。

  萧钰上前:“带徐泽天,张中良。”

  然后就看着徐泽天由着俩个侍卫给押了上来然后真身上都绑着绳子。

  “徐泽天?尚书大人?竟然敢作出这样的事情,真是放肆。”皇帝直接的就把手中的扇子扔到了一边,怒气冲冲。

  酷"\匠网t首{发(¤

  徐泽天一品大员,本有不跪的权利,但是看着皇帝这样的生气,当下也是吓得腿麻,直接的就跪了下去。

  他已经是不奢求什么还能活着了,今日之后他只会有无限的骂名让他临死都要背负,死后还要让人当作是饭后的谈资,去没事吐俩口吐沫。

  这都是拜自己的老师所赐,他认栽了,只是希望这自己的老师可以看在这师徒一场能放过他唯一的儿子,他就心满意足了。

  他就是这场党争中的祭品......“老臣知罪,此事都是由我全权策划与人无关。只希望圣上杀了我吧,给天下人一个交代。”徐泽天也是认命的跪在地上,双手因为绳子绑着的所以动作不方便。所以只能是让自己尽力的头磕在地上。

  “这事情应该从前俩个月的早朝说起,这尚书大人上奏吾皇,冀州灾情死了上万灾民,这吾皇在大半个月前就已经是拨去了三十万两赈灾款的,但是为什么还会有上万的人死呢?这就是让朝野震惊的大事了,结果这徐泽天又说是因为冀州知府张中良贪污所以才造成这样的结果。”

  萧钰看了看所有的朝廷命官,这自己今日就要把事情都说的清清楚楚,把这徐泽天之下的官员蛀虫都拔得干干净净。

  “吾皇震惊,然后派人捉拿冀州知府张中良,后有朝廷命官称查明事实之后在做判断,吾皇觉着甚有道理,所以,最后经过这尚书大人的举荐由本王出任巡抚,即日起我遍随着吏部尚书渭河,大将军王伟,谏官宁子臣,等八人前往冀州。”

  随着萧钰的话音落下,这八人也纷纷走上前去。

  “途中我们到了白云县,在那里留宿一宿,为了求助!因为本王就料到此时的冀州是民不聊生,所以用着七王爷的身份勒令周边五个县,每个县都必须拿出粮食千担来救济冀州人民,然后派遣我的近身侍卫去冀州检查冀州的土地,水源。因为了解到这冀州的灾情突然于春季,农作物不长,果然让我侍卫发现了问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