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这里,我看谁敢动你,玄儿,你竟然为了那个女人这样指着你的表妹,她可是你未婚的夫人啊!”老夫人的火气也是上来了,自己的儿子,她一直以为自己是最清楚的,但是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样子的,随便一个女人的勾搭就受不了的了,而却还能看上那样的女人,这是她受不了的,都是他这么大了还没有娶妻的缘故,这次说什么都得让他把韦青青给我娶了。

  心底打定注意,她感觉应该为了裴玄折个吉日娶妻。他也早就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纪了,人家在他那么大的时候父母亲早就报上了孙子了,自己到现在连个猫都没有看到。

  自然是心中不舒服了。

  “娘,你能不能不跟着添乱了,清歌不像你说的那样的,她是一个好女孩,我不允许你么说她,你们都不懂她,你们乱说什么呢!”裴玄不知道应该怎么说,顾清歌不管如何,她都是最好的,他不允许任何人侮辱她,就算是自己的母亲也不可以。

  “好你个裴大将军,还不许我说她,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这么说为娘的,可怜为娘含辛茹苦的把你养大,你竟然就这么对我!”老夫人这下子就直接不愿意了。

  裴玄知道这么说过之后一定得罪自己的母亲,但是他没有办法听着自己的母亲,自己最尊敬的母亲说自己所爱的人是个不干净不正经的女人。

  这让他的心比什么都痛苦,但是自己知道这样的朔望之后他是会更加的生气。

  “娘,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别气坏了身子。”上前扶住自己的娘亲,把韦青青推倒一边去。

  都是她惹得货,不然的话自己的母亲会和自己这个样子么!

  他很尊敬自己的母亲,原因就是在自己最为困难的时候,在自己小的时候,父亲大人去的早,是母亲大人含辛茹苦给他抚养长大,一心都在他的身上,十万兵权才一直都我在自己的手中。

  裴家如果没有这十万的兵权怎么会有那么的人尊敬和巴结。这自然都是有原因的。

  所以在裴玄的心底如果没有母亲大人的坚持和养育,自己是不会有今天的,所以事实顺着母亲,才导致了韦青青敢这么的胆大妄为。

  以前无伤大雅,自己可以容忍,今日是母亲怎么偏向都不可以的,不然的话就算自己不怕萧钰,不为了顾清歌,这个丫头迟早也是要闯祸的,裴家不能就这么葬送在这个女子的手中。

  “韦青青,你给我记得,今天是有母亲大人在这里为你说情,下次我不会饶过你,先不说我到底喜欢的是谁,就算是王妃,就算是顾清歌,不管她如何我喜欢了我就敢承认,但是你记得你以后不要出去给我惹祸,我从来没有承认你是我未来的夫人,少拿着我将军府的旗帜出去招摇,今后我不会在给你擦屁股,你给我记得,我裴玄我裴家有今天跟你韦青青没有半分钱关系,你休要败坏了我将军府的名声。”裴玄这话说的有理有据,并且说出了老夫人的心声。

  。i酷匠网W永◇久0免费看f小8Y说#S

  她在是脾气大,在是不懂事,但是活了这么大的年纪了自然是知道到底是一时脾气重要还是整个将军府重要,今日自己的外甥女敢惹王妃,那明日就是敢惹公主,以后天不怕地不怕的,那真是要给裴家招来灭顶之灾就算自己的后背是皇后这面大旗也是终有一日要倒下的。

  靠什么都不如靠自己,这句话她还是懂得的,自然裴玄这次说韦青青,老夫人没有插进来一句嘴。

  韦青青看着老夫人的面色也知道自己讨不到好处,自然是乖乖的点头认错。

  可是她内心是多么的不服气啊,这次没有搬到顾清歌就是自己的失误了,这下子连姨母都不跟自己站在统一战线了,还怎么赢这个顾清歌。

  不过想想好在她现在是王妃,再怎么过分也得要面子吧!表哥就是一时贵迷了心窍,时间久了,自然就忘了那个妖女了,到时候自己还是有机会的。

  看来是时候找顾清云好好谈谈了,他不是比自己更加恨这个女人,看来真是有个人多个帮手,就不信办不到这个死女人。

  裴玄放下狠话,看着韦青青认错点头,就扶着自己的母亲进了屋子。

  “玄儿啊!不是我说你,怎么对你表妹那么狠,她可是我唯一的外甥女啊!是你青梅竹马的妹妹,是娘认定了的儿媳妇,她就算在不对,你也要好好说,你看给她吓的。”老夫人说到底还是心疼自己唯一的外甥女的。

  “娘,慈母多败儿,你小心我们裴家有朝一日就毁在了你这个外甥女的手中,你要知道王妃是谁都可以污蔑的么?这就算是我裴玄不怕,但是天子和民,我们依旧是以下犯上如果真的追究起来,就是足联九族的大罪过,除非我起兵造反,难道娘你愿意看我与天下为敌,然后死去为了你的外甥女的口无遮拦?”裴玄看着自己的母亲,心中多有不忍。但是还是晓以大义。

  “这怎么行,看来青青也是该好好管管了,不过这顾清歌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可得跟娘说说,你们的事怎么也不能说出去,你们给我检点点。”裴母一直以为顾清歌真的和自己的儿子有染,当下心中也是万分的担心。

  可是谁能知道,这个喜欢的事只是他的儿子一方面的情愿,顾清歌连知道都不知道呢!

  “娘,顾清歌都不知道我细化她,何况我喜欢她的时候也她也没有嫁给七王爷呢!她嫁给七王爷之后我是有惦念,但是嫁给了别人就是别人的夫人,我就是在喜欢也是心底默默的喜欢着,从来没有半分的逾越,早晚儿子都会忘了她的,你别总听韦青青在那里瞎说。”裴玄拍了怕老夫人的手,让她表示安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