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青青自然是知道这一次裴玄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这一次自己是找的顾清歌的麻烦,是他心底人的麻烦,他平时可以随意的容忍自己,这一次自己恐怕就没有那么的好过了。

  当下韦青青去拉着老夫人的手。

  “姨母,你看啊!表哥那个样子好下人,要吃掉我呢?你看他刚刚说了什么要扒了我的皮,姨母你也是听到的,你可得为我做主啊姨母!”韦青青拉着老夫人的一只胳膊就在那里撒娇,她最大的仰仗就是老夫人就是自己的姨母,她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怎么对自己对位有利。

  “有姨母在,你别怕,我看他怎么敢扒了你的皮的!哼......”老夫人看着自己外甥女这么委屈当下也是不让劲。

  这个儿子怎么回事,都说了这青青是他未来的媳妇,怎么能这么对待。

  自己认定的儿媳妇人选,他就算是现在不答应,也总有一天要碎了他的心愿,不然的话等自己百年老去,这青青可怎么办。

  H酷匠:b网Z}首b发

  “不过,你这你表哥的小情人是?”老夫人听到这句话就不明白了,自己儿子什么为人自己自然是知道的。从来不进女色。也从来不去什么风月场所。这个小情人是怎么来的,当下也是起疑心。

  看了看脸色通红的裴玄,再看看一脸挑衅的韦青青,他感觉自己都有点高不清楚了。

  “娘,你听她胡说什么,什么小情人,韦青青你......。”裴玄到底不是牙尖嘴利的人,他常年在外征战,手中的功夫倒是厉害,但是嘴上是在是比不过韦青青。

  “我什么我,姨母你看他多凶,就是小情人,你别不承认,你喝醉酒的时候念的,想的都是这么个贱人,你就是喜欢那个小贱人,才不跟我在一起的,姨母......。”说着说着韦青青这眼泪也吧嗒吧嗒的掉个不停。

  看的让老夫人好一顿心疼,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眼泪。便擦还边训斥裴玄:“我不管你外面有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你给我记住,男人玩一玩可以,但是不是什么女人都能进我裴家的大门,这辈子我说了,除了青青谁也不行,何况那些阿猫阿狗的,只要我活着一天你想都不要想。你给我听到没有。”

  老夫人感觉自己今天把话说的够明白了,是在是不知道裴玄在外面认识了什么女人,竟然把自己的儿子迷恋到了这个地步。

  “娘,你能不能不听韦青青胡乱的说,什么小情人那么的难听,什么叫不三不四,她好的不得了,你儿子根本入不了她的法眼,你就不要在说了,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就不要管了,还有你们都别围着了,赶紧都给我滚。”看着一群下人围在这里裴玄一扫四周一声令下,顿时人都不见了。

  大院子里就剩下了裴玄和老夫人还有韦青青。

  “不是什么狐媚子怎么就给你迷恋成这样了,姨母你知道你这儿子有多么不成体统么!他竟然喜欢的是王妃,七王妃,你说他胆子怎么那么大,还有那个顾清歌也是不要脸,都嫁给了七王爷了,还是那么不要脸的勾引表哥。”韦青青感觉火上浇油都不够,必须让姨母给自己做主,不然今天的话裴玄是不会善了的。

  老夫人这么一听,顿时心底咯噔一下,这玄儿,喜欢谁不好,非得喜欢王妃,这不是以下犯上,诛九族的大罪么?

  还好这玄儿遣散了下人,这青青也没有顺嘴说出来,不然的话这话传到了外面,这铁定的大罪。

  这玄儿也太胡闹了,什么女人不能玩什么女人不能选,什么女人不行,非得是七王妃,就算是自己在深院中都知道,萧钰七王爷是最有能力和条件成为未来皇帝的人选,这惹到了他不就是等于找死么!

  当下心惊,心思百转。

  “玄儿,你糊涂,什么人不好招惹你非得招惹王妃,那个叫什么的女子来着?”回头看着韦青青,想要知道那个女人的来历。

  “姨母,是顾清歌,是丞相府的嫡女,是那个之前我跟你说过的不受所有人待见的嫡女。”韦青青还不怕事大的,大声强调不受待见的嫡女。

  姨母最讨厌的是什么人她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尤其是这样复杂家庭关系的女人是姨母的心头大忌。

  “竟然是你说过的那个顾清歌,就是那个丞相府的嫡女,那个跟御前说过,要嫁只嫁给自己喜欢的男子的那个女人?”老夫人一脸的不可思议,在她的思想中,这样大逆不道的人就应该凌迟处死。

  这样的女人是自己万万不能容忍的,自己这辈子就是三从四德就是女德,这样的女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自然是心中一百个不愿意让这样的风波盛行。

  “对啊姨母,表哥喜欢的就是那个女人,你看那个女人不守妇道就不说了,竟然有了家事还勾引表哥。”韦青青挑眉说道,还看着裴玄一句话插不上逼的脸通红的样子。

  “韦青青,你不要胡说八道。”裴玄手指韦青青恨不得杀了这个女人。太过分了,自己心底的想法跟顾清歌没有一点关系,她竟然说顾清歌不守妇道,说顾清歌勾搭自己。

  这是对于顾清歌的侮辱这是自己无法容忍的,主要是母亲也是这么认为的就更加的不可以了,自己喜欢的人自然是希望母亲也喜欢的,但是没有想到母亲对于顾清歌竟然这么的反感。

  “我那里有胡说八道了,裴玄你不是人,你竟然为了这个女人,你这么对待我,你竟然手指我,你是要打我么?姨母你看他啊!”韦青青躲到老夫人的身后然后看着裴玄直瞪眼睛。

  衣服不怕他的样子,这样让裴玄感觉自己就是不应该在惯着她了,她这个性子不是母亲的惯着是自己的一味忍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