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人这么一听就放心了,这个顾清歌自己是万万不让自己儿子染指的,先在更是知道了俩个人半点事都没有的,只不过是自己儿子一相情愿,对方什么都不知道,当下也是放心了不少。

  但是看着自己儿子的痴心,也是心疼,自己的儿子自己怎么会不知道呢!她也是为了他的终身大事操碎了心。

  当下也是感觉万分的乏累。

  “没有事就是最好的了,娘知道你,以后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吧,娘不管了,你心中有数就好,是为娘的管多了,让你为难了。”自己的儿子为了自己付出了多少,努力了多少自己当然是都看在了眼里,这么多年自己也是太宠爱了韦青青了,这个唯一的外甥女也是娇纵,裴玄的一句话惊醒了自己:难道要让自己的外甥女毁了自己苦苦维持的这个家么?

  答案一定是否定的,也许清清真的不适合将军夫人这个头衔,以往是自己不对了,裴玄这么大了,自然是有他的想法了,自己也是应该尊重他的,万事他心中有数就好了。

  自己老了,不应该操心那么多了。

  “娘,我知道你是为了我考虑,谢谢娘的理解。”裴玄也是眼泪含眼圈,这个娘是整个世界上对于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人,自己对于娘亲终究是亏欠最多了,而她也是最为自己考虑的。

  “好孩子,答应娘,善待青青啊!”老夫人也是心中明白,自己的儿子是半点看不上自己的外甥女的,看来自己的外甥女是没有一分的机会了,那么自己不求别的,就是希望裴玄可以照顾好她。

  “好,只要她不过分我定善待。”裴玄肯定的说,这是他母亲唯一的愿望,自己又怎么会不知道,当然是愿意答应的,自己的婚姻大事自己做主,母亲的让步也是够大的了。

  “好孩子,你出去吧!让母亲好好歇歇。”老夫人这么一折腾也是累了,毕竟年纪也大了。

  裴玄悄悄的退了出去,然后来到了韦青青的房中。

  “你怎么进来了,你要干嘛?”韦青青正享受小丫头的按摩呢,但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裴玄竟然进来了,自己对于这个表哥是及仰慕又害怕的,何况自己刚刚惹到了他。

  这次不是会背着姨母要杀了她吧?

  这么一想好像还真是有可能,她再大胆但是毕竟是个女人自然会害怕。

  “韦青青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啊?”裴玄被她这个样子弄的,真是恨不得,笑不得。

  她竟然也知道害怕,一定是看到自己头一次发这么大的脾气,才这么的收敛,也就是在母亲大人的面前才敢那么顶撞自己,不懂收敛。

  “你到底来干嘛?”韦青青喊得更大声了,用声音来压抑自己的害怕。

  “我告诉你,韦青青我没有兴趣杀了你,你对于母亲还是心头肉我自然不会真的杀了你,但是你给我记住了,只有这一次,你在让我发现一次,我一定杀了你,别以为我在吓唬你,我说道做到,你给我记得顾清歌不是你染指得了的,记住你寄住的卑贱身份。将军夫人这辈子都和你无缘了,我娘也不会在帮你,你好自为之吧!”裴玄说过这话之后就就摔门而去。

  他没有兴趣停留在这样一个女人的房中,小时候韦青青不是这样的,这以后变得自己看到都会恶心,自然是不想在打理半分。

  韦青青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坍塌了,这种感觉就是自己仿佛刚刚拥有了什么心爱的衣服,玩具然后突然都不见了,什么叫做自己想都不要想了,什么叫姨母都不会管自己了,什么叫做自己好自为之,什么叫做以后和将军夫人这个位置都无缘了?

  韦青青真的很想把裴玄叫回来然后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她没有那个胆子,她真的看到了裴玄眼中的那一抹狠色,他是真的想要杀了她的,她没有看错,他真的是想要为了那个女人然后杀了她的。

  她真的是心很疼,自己一直赖以为生的姨母竟然说不要在管自己了,染自己不要在有那么多的幻想了。

  那么自己在这个家中生存的意义是什么?只是寄住么?

  裴玄你真是好能耐啊!我韦青青爱你那么久,从小就对于你倾心,其他人视而不见,对于你我付出了一切,但是你真的看过我一眼么?

  她的心中充满了满满的恨,她感觉自己真的要发疯了,自己的心中都是对于顾清歌满满的恨意。

  她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如果恨意多了自然会成长,自然是连自己的生命都可以舍弃的,就算是裴玄真的要杀了自己,自己也要让顾清歌给她陪葬。

  这就是恨意中的女人,都是那么的可怕,如果裴玄知道他今天放过了韦青青会对于自己对于顾清歌都是莫大的障碍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留情的杀了她的,以至于自己真的不会遗憾终生。

  “将军,您没事吧!”这一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裴玄为自己争取来了利益,就是母亲不在逼迫自己来娶了韦青青,但是他也失去了一个和顾清歌重新认识的机会,这次的事情发生之后,顾清歌一定也是知道了自己对于她的心思,那么在顾清歌的心中自己到底是个设么样字的人呢?

  他会担心,也许自己和顾清歌一辈子都不可能了,但是自己的暗恋也是美好回忆中一部分不是么?

  可是自己连珍藏这美好回忆的权利都已经没有了。

  “我没事,你给我修书一封,拜访七王府。”这是裴玄的决定,既然事情发生了,自己就要去想办法去解决,不然的话对于自己以后的行事或者是对于顾清歌都是不公平的。

  为了顾清歌自己也要担下这一切,自己的错就让自己来承担不要在让那个柔软的女子在承受这不必要的一切了。

  “是,王爷,小的这就去办。那练兵场哪里?”身边的近身侍卫问道。、身为裴玄的近身侍卫是他的亲信自然知道主子都遭遇到了什么,万事都要为了主子着想。

  g!酷9匠Y‘网5唯一*正g版、,4其x7他x|都是$》盗…版@

  “让,小五子去给我看着,然后你速度去七王府。”裴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这发生的事情太突然了,自己很头痛,自己已经有多久了没有为了任何的事情这样头疼了。

  等人都离开了裴玄,裴玄看着自己书房中抽屉最脸面的那幅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