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轩见叶昀眉宇间有担忧之色,翻了个白眼道,“迟了就迟了,怕什么,不是有我在么。”

  叶昀一听,心竟破天荒的静了下来,也是,这混蛋也救过她好几回了,相信他没错的,叶昀想着,心里就有些暖,这厮虽然有些怪毛病,总的来看也还不错。

  便从容的跨进了南宫夫人的院门,才走到正厅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声严厉的训斥声,是训斥南宫夫人的,“看看这都什么时辰了,让一大家子人等他们,这么没规没距的丫头就是你从病榻上求来的,才进门第一天就流鼻血,这么弱的身子以后怎么照顾轩儿。”话音才落,一声摔茶盏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

  叶昀一听,脸色就沉了下来,她让胭脂送南宫夫人出去时,胭脂可是明白着听南宫夫人嘱咐下人不准将她流鼻血没圆房的事泄露出去的,这会子竟弄的人尽皆知,不知道是南宫夫人身边的人泄露的还是她院子里的人泄露的,叶昀最反感的就是一举一动都在人眼皮子底下,尤其是那些不怀好意的人。

  厅里果然坐了好多人啊,叶昀一抬眼,便看到几十双眼睛正齐齐看着自己,有好奇的,有幸灾乐祸的,也有不屑一顾的……叶昀攒紧了拳头,垂在轮椅边的手却被握进了一只厚实温暖的大掌里,心绪立即安宁了许多,也不挣扎,就任那只手将自己握紧,兵来将敌水来土淹,只能见招拆招了,但只一句,她也不是任谁都能欺负的,只是初来乍到的,还是能忍就忍吧。

  一脚才跨进去,那边一娇媚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哟,可算是来了呢,老夫人您也别生气了,人家小两口新婚燕尔,正是甜蜜的时候,难免多耽搁了些时间,轩雅阁离这里又远,又是头一回进相府,没个个把时辰怕是走不到,我们做长辈的多等一会儿又何妨。”

  叶昀寻声看过去,只见那美妇三十多岁的样子,长的颇是娇媚,风髻雾鬓,光艳逼人,就坐在一位头发半白的老妇人下手,话是对老夫人说的,可是瞥向她的眼神就带着不善还有讥讽和奚落,他们没有圆房的事可是人尽皆知了,这会子说他们你侬我侬的不是奚落又是什么。

  就算是新婚燕尔,哪有小辈的让长辈的等着的,这不是不知礼数又是什么,叶昀和南宫轩正一步步往前走,那边左相听了也微蹙了眉头,确实太过无礼了点,可是轩儿喜欢,那就万事都好。

  南宫轩听了却是高兴的拉着叶昀的手道,“娘子,看见了吧,我就说先吃了饭再来也无事的,他们做长辈的大人有大量怎么好意思生你的气,这会子亲耳听见了,总算放心了吧。”

  叶昀无语的翻着白眼,丫的,又装傻了,不过,装的挺好的,叶昀少不得点头应配合,一脸有此宽宏大量的长辈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模样,那边南宫夫人见了笑着站起来,走到叶昀身边道,“迟来了一会儿不妨事,一家子人能聚在一块尽兴的聊天,倒是借了你们的光了,来,先认认人。”

  叶昀一听,就对南宫夫人钦佩的五体投地,看来他们没来之前,屋子里尽是欢声笑语了,这么难得的机会,她们该谢她晚来才是,若是再加责难,苦苦纠缠就太没长辈的气度了,有南宫夫人和她爱装傻充愣又腹黑的相公在,放心了。

  叶昀抬眸扫着众人,只注意到老祖宗瞥眼见她和南宫轩的时候,眼睛里有不悦,不喜欢她是肯定的了,似乎也不太喜欢南宫轩,看来屋子里待见他们的人不多啊,难怪他说他们不乐意见她呢,果然是不大乐意啊,她之前有招惹到她们吗?

  南宫夫人领着叶昀到老夫人跟前介绍着,那边老夫人身侧的丫鬟就端着个茶盏走上前来,等南宫夫人说完,就把茶盏端给叶昀,叶昀瞥了眼地上未被扫走的碎瓷片,就连蒲团也未准备,看来似乎是让她就这么跪下去了?

  最新g章Kx节9A上2酷9匠网8T

  叶昀顿了一下,那边端着茶的冬香额头就沁出来一层细密的汗水,南宫轩见了,眼睛就凝了起来,推着轮椅上前,接过她的茶盏,转而交到叶昀手里,睁大了眼睛瞪着叶昀,“还不快接着,笨蛋,没给你蒲团,那就是免了你跪了,一屋子的人只有你和我有这个荣耀,还不快敬茶,要是茶凉了,老夫人吃坏了肚子,小心我罚你一辈子睡地上,还不给你饭吃。”

  叶昀连连点头,赶紧的接过南宫轩递上来的茶,弯腰敬老夫人,感激涕零道,“孙媳素闻老夫人疼相公,如今爱屋及乌,连孙媳也沾了光,孙媳谢老夫人疼爱。”

  老夫人听了就凝了眼,随意的拨动着手里的佛珠,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叶昀,不说话也不接茶,一屋子的人都看着呢,南宫夫人见了就有些心急,可是半天,老夫人也不动手,似乎是在等叶昀下跪。

  叶昀当然知道新妇敬茶是要下跪的,可老夫人是长辈,如此作践一个小辈实不应该,她要是跪在碎瓷片上敬茶又算个什么事儿,可是一直不接就是不承认她当众不给她脸面,叶昀咬着嘴唇,弯腰就要跪下去,膝盖才微微弯,手里的茶盏就被接走了,不是老夫人,是他。

  南宫轩接过叶昀的茶盏递到老夫人跟前,举着,又是好一会儿,直到他憋着嘴,都快哭出来了,左相都看不过眼了,露出心疼之色,双眼直直的望着老夫人,目露谴责,老夫人谁的面子都可以不给,左相是一家之主,她哪里敢不接,这才接过茶,轻轻啜了一口,当即烫的将茶盏给扔远了,叶昀完全处于懵了的状态,好在南宫轩将她拉远了,没被开水烫着。

  叶昀暗自瞥了南宫轩一眼,好家伙,赶上微波炉了呢,她端着茶有小半刻钟,这样的天气茶水应该早凉了才是,可看老夫人的样子八成不像是装的,那就是他弄的了,叶昀心里有些暗爽,这老夫人有些欠治,瞧不起她就算了,还瞧不起自个儿的孙子。

  南宫夫人一见那冒着热气的茶水,没问老夫人是不是烫着了而是去翻看叶昀的手,美丽的眼睛里满是担忧,“你端了茶水半天,可烫着了,疼就别忍着,跟母亲说。”

  叶昀摇头,她端着没事,杯子凉凉的一点也不烫手,当时还纳闷老夫人是不是喜欢喝凉茶呢,倒是南宫轩憋着张嘴,美丽的凤眼里含着水雾,将一双通红的手举到南宫夫人面前,“轩儿手疼,母亲,那丫鬟竟端这么烫的茶给我娘子,好在我娘子皮厚没事,不过烫着了我和老夫人,要打她板子,狠狠的打。”

  叶昀一听南宫轩的话,对他升起来的好感顿时灰飞烟灭,什么叫她皮厚啊,丫丫的,你才皮厚呢,一屋子的人现在就数你皮最厚了,看在你护着我的份上,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转而看着冬香,她是受了老夫人的意,如今烫着了老夫人,着实该打啊。

  果然,左相一见南宫轩手红彤彤的,当即怒道,“如此放肆的丫鬟,拖下去打死。”

  沈姨娘一听,忙瞥眼去见老夫人,果然见她握着佛珠的手捏紧了,那边二太太见了便求情道,“今儿才是轩儿新婚的第一天,见血怕是不吉利,不如打一顿以示惩戒。”

  左相听了,眉头蹙了一下,正要开口,就见南宫轩把手伸到叶昀跟前,憋着嘴道,“娘子,给我呼呼,疼。”

  叶昀又被噎了一下,大庭广众之下,他也能装的下去,不由的红了脸,弯了腰帮他吹起来,就听他道,“以后得你喂我吃饭了,娘子,你不会也嫌弃我是个麻烦吧。”

  虽然知道他是故意的,可叶昀竟莫名的听出他话里的辛酸,不由的红了眼,摇头,南宫轩看着一滴眼泪正滴在他手心处,连带着一颗冷了的心都跟着有了温度,不由的傻傻的笑着。

  左相见了,心也硬了起来,“吉人自有天相,一个奴婢还不至于影响到轩儿夫妻,拖下去打死。”

  那边就有两个小厮上来,将冬香给拖了下去,冬香哭着求老夫人饶命,老夫人望着左相,恳求道,“她也跟了我许多年了,犯不着为了点小事就打死她,饶她一命吧。”

  南宫夫人听了老夫人如此说,脸色就沉了下来,新婚第一天就给她儿媳难堪还烫着了轩儿,这也是小事,那什么才是大事,那边一个妇人见了就笑道,“还是按照轩儿自己说的狠狠的打她一顿吧,如此既惩罚了她也顾全了轩儿夫妻,老夫人的茶是敬过了,还有未全的礼还得继续,犯不着为了个不知道好歹的丫鬟耽搁了。”

  叶昀一听,忙示意胭脂将东西送上,那边二太太见了,眼睛就含了丝讥笑,“老夫人都还未送她见面礼呢,她倒是直接就送上了。”这是责怪叶昀不知礼数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