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昀听了忙翻身下床,去把熏香炉子的香给拿出来扔了换上她自己制的淡香,原本早上味道都淡了,南宫夫人来了之后,夏香又把香给点上了,味道比先前浓了一倍不止,所以叶昀才止了血的鼻子又流起了血,回头得吃些好的,补补才是。

  叶昀换香的功夫,南宫轩已经将未穿好的衣服都穿好了,正扶着床坐到轮椅上去,叶昀见了就有些心疼,不过看他速度很快,应该是做惯了的,他的腿到底是怎么受的伤,还能有救么,应该说以她的医术能治吗?

  叶昀原是想上去问问的,可想着那些传言,只要提他的腿,他会生气的翻脸,少不得就忍了,晚上等他睡着了,再帮他把个脉就是了,今晚可不能再忘了这事了。

  叶昀拿了帕子浸了水,就帮他擦起来,头一回帮人洗脸,叶昀有些无措,南宫轩见她的动作,脸都黑了,她这哪是洗脸啊,丫鬟擦桌子才是这样的,少不得自己拿过擦起来,这女人真笨,之前怎么觉得她机灵来着。

  洗漱完毕,叶昀再帮他梳理头发,别说,发质真的很好,比她的都好,摸上去就跟摸绸缎似的。

  y●最新@章=节上n酷S匠@网j

  叶昀还在犯傻,眼角瞥到沙漏,想着时辰已经不早了,忙敛了心神,快速的帮南宫轩把头发束好,佩戴上紫色玉冠,是越看叶昀越满意,看的南宫轩暗骂花痴。

  叶昀给他束着玉冠,随口问道,“相公,你明明不傻,为什么要装傻?”

  南宫轩怔了一下,“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习惯了吧,大师也让我傻着。”

  这回答让叶昀无语,还有人习惯傻着的吗,连清不清醒也听个老神棍的,她这相公估计是真傻,叶昀初步鉴定完毕,只待下一步鉴定。

  准备妥当,叶昀这才推着轮椅出了屋子,正屋里已经摆好了早膳,张嬷嬷见叶昀他们半天才出来,早过了时辰,便拉着叶昀道,“还是先去请了安再回来吃饭吧,不然太迟了。”

  叶昀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南宫轩却自己推了轮椅去吃饭,她总不能一个人先去吧,便在他身边坐下,道,“时辰不早了,先去请安敬茶回来再吃吧。”

  南宫轩夹了个水晶虾饺放嘴里,听了便道,“你想活活饿死啊,先吃饱了再说,巴巴的跑去做什么,她们才不乐意见你。”

  叶昀被他的话弄的一哏,什么叫不乐意见她啊,南宫夫人之前不都还说叫他们早些去的吗,他不是应的好好的,怎么才一转眼就变了卦,这是打算将傻进行到底呢,叶昀见他完全没把请安的事放在心上,虽然心里有些着急,可是也不能违拗他不是,总不能她一个人去吧,不按时敬茶是错,违逆丈夫也是错,总归逃不了一个错就是了。

  叶昀暗自翻了个白眼,看着桌子上的早饭,算了,她还是听他的好了,一屋子的丫鬟看着呢,不是她不去的哦,她也是逼不得已啊,再说了,她确实也饿了,只好拿起筷子吃起来,不得不说,真的很好吃。

  叶昀坐在南宫轩身侧吃着,张嬷嬷见了就有些着急,少夫人怎么只顾自己吃啊,好歹给少爷夹一点儿啊,嫁进相府之前,程姨娘也教了不少,怎么就没听进去呢。

  南宫轩见叶昀吃的欢畅,不由的住了筷子,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叶昀,张嬷嬷见了,不着痕迹的在叶昀背后怂了她一下,叶昀这才抬头去看南宫轩,见他没吃了,反而眼睛盯着她的碗,妖媚而哀怨,好似叶昀抢了他东西似地,叶昀忙低下头去看,碗里只一个水晶虾饺。

  叶昀想也没想就夹了起来,放他碗里去了,张嬷嬷见叶昀的举动,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碧儿胭脂也是忍不住抚额,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南宫轩,少爷有洁癖的事府里人都知道,少夫人这么做无疑是太岁头上动土,老虎嘴里拔牙啊,少爷可千万别掀桌子啊,方才还听说少爷屋里的桌子三不五时的就换新的。

  还没感叹完,就听叶昀嘟嚷道,“我不知道你看中它了,不过,我还没吃。”

  南宫轩见饺子从叶昀碗里到他碗里,原本脸微微红,听了叶昀的话,立马漆黑如墨,叶昀见了,这才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摁紧了桌子,央求道,“我知道错了,你可千万千万别掀桌子啊。”一副小媳妇的样子。

  脸上虽是一副小媳妇样儿,心里却是哀嚎,天啦,吃个饭也不省心,这家伙到底有多少小毛病啊,能一次说清楚么,才进门不到一天,她的小心脏都少跳了好几秒了,她能自己端着碗去小角落静静的吃吗?

  那边夏香上前要帮南宫轩重新换个碗,端起南宫轩的碗才离桌几厘米,就听南宫轩沉声道,“放下。”

  叶昀听他声音,全身警惕起来,见他双眼盯着碗里的饺子,叶昀立马又拿起筷子将它夹起来,只是半道又被人给截去了,叶昀憋着嘴看着他,真是个磨人的主,以后再也不跟他同桌吃饭了,她怕消化不良,就见他轻启绛唇道,“这可是娘子头一回给为夫夹菜,为夫怎么能不给面子呢。”说着,将饺子往嘴里一送。

  叶昀就那么见着饺子被他咽了下去,半天都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不是有洁癖么,怎么吃了,待会儿不会再吐出来吧?假洁癖?

  不只是叶昀,一屋子的人都诧异的睁大了眼睛,这绝对是头一回见啊,南宫轩见叶昀一眼不眨的盯着他,满是诧异,不由得微蹙眉头,说出来的话能气死人,“怎么,没嫌弃你,你很失望?”

  叶昀听了,气的眼睛都冒火,咬牙道,“真是万分感谢相公你不嫌弃妾身呢,来,多吃一点,让妾身好好尽尽为妻的职责。”

  说着,将桌子上的食物挨个的夹了一遍,放他碗里,堆的小山高,撑死你。

  南宫轩不怒反而笑道,“早有这个自觉不就好了,真是个笨蛋。”说着,就吃起来,好似刚刚就是一场闹剧。

  叶昀真感觉自己压根就捉摸不透他,敢情望着自己的碗半天,就是因为没把饺子夹给他啊,直接说不就好了,真是别扭,害的她不知道死了多少脑细胞,小心肝扑扑乱跳。

  张嬷嬷见南宫轩没生气,终于放了心,刚刚真是吓死了,还好少爷没发脾气,不然少夫人以后在院子里哪里还有地位啊,不过少夫人这习惯得好好改改,怎么能用自己吃过的筷子给少爷夹菜呢,那可是大不敬啊,瞥头看了一眼时辰,早过了半刻钟了,张嬷嬷不由的又揪起了心,少夫人是庶女,在这尊贵的相府,怕是难处啊。

  终于等到南宫轩用完早饭,叶昀才推着南宫轩出屋子,那边斑鸠听到动静,闪身进来,推过轮椅,往南宫夫人院子走去。

  一路上有不少人见了南宫轩立马就跑远了,但是依旧躲在暗处打量和观察他们,叶昀见了不由的望天无语,有些捉摸不透他在府里的地位了,但是思及这个府邸会是自己将来生活的地方,不论是几年还是几十年,必须要尽快的熟悉起来,尤其是她现在走的这一条路。

  于是她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周围的事物,右相府她也去过几次,但是似乎都没有这个高雅大气,亭台楼榭错落有致,九曲回廊又长又多,寒冬虽然才过去,可是依然冻的慌,而院子里的花却依然灿烂的绽放着。

  轩雅阁其实离南宫夫人的院子不远,一刻钟的时间就到了,叶昀猜估计是为了就近照顾南宫轩,才特意这么安排的吧,可见南宫夫人有多关心他了。

  远远的就见周嬷嬷正在院子门外焦急地探望,见她们来了,忙转身进去禀报,他们才近前,便有南宫夫人跟前的大丫头玉蓉迎了出来,神色有些担忧,福身行礼道,“少爷和少夫人可算是来了,左相南宫夫人还有一屋子的亲戚们都在等呢,老夫人这会子正在大发雷霆。”

  叶昀一听,眼皮几不可擦的跳了跳,南宫夫人都派人给他们递小消息了,可见老夫人有多生气了,待会儿还不知道会怎么责怪她呢,不由的叹一句:新妇难为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