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昀自然也知道她给老夫人敬了茶,老夫人就该赏赐她了,她再回礼,如此才合礼数,可如今闹了这么一出长辈为难小辈的事,这礼数本就被她们抛诸脑后了,她也就随意了,总之就是不待见她就是了,横竖都是不待见,要是由着他们,她还非得再敬一回茶不可,可公然和礼教作对,丫的,下场可能有些凄凉。

  正犹豫着怎么办才好,那边南宫夫人见了,便笑道,“叶昀是晚辈,先孝敬老夫人也是应当的,老夫人若是满意再赏赐也不迟,就是不赏赐也没关系。”

  叶昀注视着老夫人,见她没吭声,就是赞同了,听南宫夫人的话,怕是猜到老夫人压根就没准备赏赐她,有南宫夫人这话在前头,倒也不怕没脸,叶昀想着,就大胆的就将东西送了上来,盘子上是一双绣着五福的鞋子和一个瓶子。

  才递到老夫人跟前,老夫人只是拿起来瞥了一眼,就原样扔进了盘子里,显然是不满意了,那边沈姨娘见了托盘里的瓶子,嘴角划过一丝冷笑,老夫人什么好东西没见过,拿一个破瓶子就来糊弄老夫人,一惊一乍的笑道,“哟,这是哪个小摊子上买的稀罕东西呢,老夫人您怕是还没见过吧,可得仔细瞧瞧。”

  说着,拿起瓶子就递到老夫人跟前了,老夫人早看见了,这会子一听,就更是不悦了,庶出的就是庶出的,小家子气太重了,想着南宫夫人就是为了这么个吝啬的庶女驳了她娘家的孙嫡女,老夫人气头一上来,一挥手就把沈姨娘手里的瓶子给打了出去,那瓶子就从叶昀跟前飞过,只要她一伸手就可以抓住,叶昀浑然未动,嘴角一勾,就听见清脆的一声瓶子破裂声传来。

  紧接着,一阵清香扑来,正厅里霎时间充满了玫瑰的芬芳,叶昀憋着嘴低着头道,“这玫瑰精油不是地摊上买来的,是孙媳苦求红袖坊的老板才得来的,就这么一瓶子要一个花园的玫瑰才能炼出来,只要抹一点儿在身上,香味儿一天都不会散,而且还有助于睡眠和让人心情愉悦增加食欲的功效,孙媳原是想……。”

  叶昀还没说完,南宫轩就气的戳叶昀的脑袋道,“笨蛋就是笨蛋,送这么俗的东西,难怪老夫人会生气了,有人像你这么送礼物的么,送一园子花,相府里什么花没有,要闻花香去园子不就可以了,哪有人随身带着的。”才说完,就回头吩咐丫鬟道,“我屋里有一套青花瓷的瓶子,拿来送给老夫人。”

  叶昀被训斥的低下了头,一副乖乖受教的模样,听了便小声道,“相公,你多拿几个瓶子来吧,我准备的礼物太俗了,拿不出手。”

  那边南宫夫人见了,忙将叶昀给拉了过去,又噌了南宫轩一眼,新婚第一天就当众骂媳妇真是不给脸面,还说不许别人骂,自己倒是先骂上了,少不得拍着叶昀的手道,“别理会他,母亲也是个俗人,那玫瑰精油母亲闻着就喜欢。”

  叶昀听了,欣慰的一笑,“母亲喜欢,那叶昀全送母亲了,有好多种味道的,还可以美容呢,母亲用了定是今年二十,明年十八,越活越年轻。”

  叶昀一边说着,南宫轩就在一旁翻白眼,她也太会拍马屁了吧,怎么不见她这么拍他呢。

  长辈的茶又耽搁了一会儿,接下来平辈的,就该只有一个大哥了,叶昀和南宫轩推着轮椅走到他们跟前,端了茶递上,“大哥,请喝茶。”

  南宫雅长的也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只是身旁坐着个妖孽级别的人物,他就相形见绌了,他也很爽快的就喝了茶。

  南宫夫人坐在那儿瞧着,对这个媳妇说不出的满意,豪迈有之,大方有之,沉稳有之,见什么人说什么话,不卑不亢,更重要的,这些礼物都是用心准备的,若非先前老夫人那一闹,估计这敬茶会更加的热闹,会是人人都满意。

  老夫人见他们谁承认了自个儿俗,叶昀就都送了一份可心的见面礼,不由的暗气,这会子见小辈都围着叶昀打转,一个个清脆的喊着要礼物,不由的皱起了眉头,这相府里还有没有规矩了。

  叶昀背对着她,对这些应该是弟弟妹妹们的突如其来的亲切,有些不适,忙叫胭脂把事先准备好的礼物拿出来,南宫轩见了好些熊,不由的嘴角抽搐,这丫头太会送礼了。

  可不是,她们一见到小白熊,恩,是的,是小白熊,比叶昀昨晚抱着的那个熊小了不少,但是依然可爱的慌,一个个眼睛就盯着了小熊,太可爱了,太喜欢了。

  叶昀自然是一人送一个了,男孩嘛,叶昀也送他们喜欢的东西,总之,皆大欢喜就是了。

  她们越是喜欢,老夫人就越发的气恼,沈姨娘自然也是一样,亲自给老夫人奉茶道,“轩儿如今也成了亲了,雅儿的婚事也该有着落了。”

  老夫人一听,眉眼就舒展了开来,望着左相道,“晴川那孩子我瞧着就喜欢,孝顺乖巧又懂事,也知道如何的讨长辈欢心,如今轩儿已经成了亲,也该适时迎娶晴川了,只是她毕竟是郡主,身份上不可太委屈了她。”

  叶昀自然听的出老夫人明里暗里都在讽刺她不懂事,不知道如何讨长辈欢心了,只是她全然不在意。

  南宫轩美丽的凤眼微黯了下来,里面挟了丝伤痛和自卑,虽然都只是一瞬即逝,但叶昀还是捕捉到了。握着她的手力道也大了些,就听他轻声道,“娘子,我若没了世袭之位,你……”

  叶昀见南宫轩望着她的眼睛有一丝的绝望,叶昀有些心疼,不是因为世袭之位没了,而是他被人给否决了,不过就是腿残了而已,他们是他至亲的人,为了个位置,就连祖母都逼迫他,叶昀抓住他的手,紧紧的握着,轻声道,“一个世袭之位而已,没了就没了,又不会饿死,我原也没想过嫁入公卿世家,要是相公愿意陪我游历天下名山大川,那样比给我一个南宫夫人的位置,还能让我开心。”

  叶昀说着的时候,一直就直视着南宫轩的眼睛,南宫轩见她说的真诚,冰冻的心一点点的融化,嘴角就也溢出了笑意,美目顾盼,眸光流转,说是风情万种绝不为过,叶昀看着看着就傻掉了,南宫轩见了,眉头就又蹙了起来,妙目一瞪,“注意点儿,口水都流出来了,还不快擦擦。”

  叶昀下意识的去擦嘴,等反应过来,狠狠的瞪着他,南宫轩却是低低的笑着,眉宇间尽是捉狭,叶昀恨不得去狠狠的咬他几口才好,可是顾忌着这么多人在,只得忍了,你个死妖孽,你等着,风水轮流转,姑奶奶就不信收拾不了你,你再惹我,小心我拿针扎你。

  正瞪着他,就听老夫人继续对左相道,“我知道你心里愧疚,可轩儿的样子如何入朝为官,你也不想左相府到他手里就落寞了吧,那样我就是下了九泉也愧对老伴儿,迟早都是要交出来的,你又何必执着,还连累了雅儿。”

  那边左相听了,脸上就带着愧疚之色,这原也是说好的,轩儿如今已经成了亲,是该交出世袭之位了,左相走到南宫轩跟前,摸着他的脑袋,道,“就算轩儿没了世袭之位,父亲也会保你们夫妻一辈子衣食无忧。”

  衣食无忧么,母亲不一样衣食无忧,她不也一样不开心,父亲对他好只是源于心中的那份愧疚罢了,左相府的传承才是最重要的,这一点他一早就知道,不当是他就是母亲也早就认清了,南宫轩回头吩咐斑鸠道,“斑鸠,去将他们要的东西拿来。”

  左相没想到南宫轩如此爽快的就将世袭之位给交了出来,半点犹豫之色都没,仿佛世袭之位在他眼里什么都不值,心底的那份愧疚就更深了,是他愧对他们母子。

  斑鸠很快的就将东西取了来,一份册封少爷为世袭公子的诏书,一个锦盒,里面装的是玉印,是世袭之位的象征,南宫轩直接就示意斑鸠交到左相的手里。

  转身,推着轮椅就走了,充满了落寞和被伤害的疼痛,叶昀迈着脚步就跟了上去,接过斑鸠的位置,推着他走远,身后是一连窜的祝贺声,每一声的祝贺都像是一根刺插在叶昀的心上,听着是那么的刺耳。

  这还是南宫夫人的屋,他们竟然在南宫夫人的屋里祝贺,南宫夫人就坐在那儿看着,嘴角溢出讽刺的笑,随即转身进了内室,由着他们闹吧,这一天总算是来了。

  叶昀推着南宫轩,斑鸠早已影身不知何处,碧儿胭脂远远的跟在后面,眼睛红红的,布满了泪水,连路也看不清了,两人满是心疼,心疼二少爷,心疼南宫夫人,心疼叶昀,更恨左相府的薄情。

  叶昀见南宫轩一路都不说话,忍不住伸手去戳了戳他的背,“喂,别这样嘛,不就是个世袭之位,没了就没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没在乎它,”他早就不在乎了,从他们第一次提出来的时候,他就不在乎了,只是母亲一直抱着他能治好腿的希望罢了。

  “送我去练功房,”南宫轩沉静的道,叶昀还真跟不上他的思维,跳的太快了,不由的眨着眼睛,由着南宫轩指路,叶昀一直想着先前问的问题,忍不住又戳了戳他,南宫轩气呼呼的回头瞪着叶昀,“有话就直说,不许戳我。”

  叶昀手指头都还指着,见了他噌怒的样子不由的又傻掉了,南宫轩见了脸又沉了下来,就听叶昀道,“你以后少瞪我,怎么说我也是你拿世袭之位换回来的,你得好好待我。”

  南宫轩被说的一愣,就听叶昀得意的笑着,他也跟着笑了。

  要说幸福,大概就是这样吧?

  酷匠``网$_永*》久免费看__小}}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