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鼓着嘴,话说的太过了点了,就她这手艺,一天不睡也绣不出十个荷包出来啊,少不得苦了张脸,叶昀摇头叹道,“明儿你们两个出府,该干嘛干嘛,至于荷包,大街上要多少没有。”

  碧儿胭脂听的眼睛一亮,九小姐这是给她们出主意呢,想了想道,“需不需要多买些香料回来,装在荷包里,以后打赏下人?”

  叶昀摇头道,“那样太惹眼了,打赏下人还是用小碎银子,老祖宗已经叫人准备了一箱子,需要的时候再装上就是了。”

  接下来几天,碧儿胭脂天天往外跑,如画和如书细想了一番,有些后悔没答应当大丫鬟,叶昀也纵着她们,没让她们干多少活,其实她院子里的活原就不多,两人就在屋子里绣荷包,每日里早早的就把荷包送到叶昀手上,再就是央央着要看碧儿和胭脂绣的荷包,两人不在家,却是弄了十个荷包回来,没有猫腻才怪呢,如画拿着荷包沉着脸道,“大丫鬟不是要绣十个荷包吗,这可不是你们的手艺,你们两今儿去哪了?”

  胭脂拿过她手里的荷包,笑道,“这的确不是我们绣的,九小姐让我们去红袖坊买东西了,这荷包是我自掏腰包买的,可不比我亲手绣的差。”

  如画咬着嘴唇道,“你们一去就是好几天,也没见你们买到半点东西回来啊,九小姐吩咐你们做事,你们却偷懒。”

  “两位姐姐没听说红袖坊做生意的规矩么,我们是经常买雪花膏才和红袖坊的伙计认识,红袖坊答应我们两个去帮忙几天,到时候就送十盒雪花膏给我们,那可是有银子也买不到的,以后拿去相府送人,不比荷包强么?”胭脂笑问道。

  今儿就发现有人跟着她们身后,虽然很小心,但是她可以肯定是她们两人中的一个,所以回来的路上,两人就商量怎么盖过这件事,直截了当的就告诉她们是去红袖坊帮忙了,完全合情合理啊,就是闹到苏夫人那儿,她们也是有理的。

  那边张嬷嬷出了屋子,就见到几人对峙的站着,不由的蹙起了眉头,训斥碧儿和胭脂道,“还有没有规矩了,大声的嚷嚷着,小姐绣了一天嫁衣了,才眯会儿眼就被你们给吵醒了。”

  碧儿和胭脂当即低下头认错,如画和如书却是把头昂的高高的,她们可是苏夫人送来的,就是张嬷嬷要训斥她们也要看苏夫人的面子。

  正得意着呢,就听张嬷嬷训斥道,“你们两个虽是苏夫人送来的,可既然送于了九小姐,就是这院子里的人了,也得守规矩,碧儿和胭脂是大丫鬟,出府办事还需向你们禀告么,到底你是主子还是九小姐是主子,苏夫人可是说你们知礼懂事才送来的,要是让九小姐发现你们以前都是欺骗苏夫人,装出来的乖巧,九小姐孝顺,定不会轻饶了你们。”

  如画和如书当即低下了头,咬着嘴唇认错,保证下次不再犯,等张嬷嬷一走,眼里就闪出恶毒来,来之前,苏夫人可是明说了,她们是要给少爷做妾的,她们也敢给她们脸色瞧,将来有你们好看的。

  叶昀在窗户旁,正好看到两人的表情,看来张嬷嬷一番训斥半点作用也没起啊,她这不是送了两个丫鬟来,倒是送了两个主子来呢,叶昀冷笑一声,她都还未出嫁呢,就给她摆起了姨娘的姿态来了,先让你们蹦跶两天,回头再收拾你们。

  婚期一日一日的逼近,叶昀的心也跟着吊了起来,等到了成亲前一日,心反而平静下来了,这板上钉丁的事了,再担忧也是于事无补,破天荒了睡了个美觉。

  第二天一大早,天只是刚刚亮,叶昀还做着美梦呢,就被人从床上挖了起来,迷迷糊糊地坐着,碧儿胭脂也知道她习惯睡的晚一些,早上起得也晚一些,便没叫醒她,自顾自的服侍她穿嫁衣,净脸,张嬷嬷拿了根细细的棉绳过来,碧儿胭脂两个看着叶昀睡的正香,这一扯,九小姐不跳起来才怪呢,碧儿忍不住就道,“现在时辰还早呢,让小姐再睡一会儿吧。”

  “九小姐还没起来吗?”那边程姨娘进屋听了便问道,再见叶昀睡着的样子,沉了脸道,“待会儿福禄嬷嬷就要来了,看见九小姐还睡的迷迷糊糊成什么样子,以后嫁了人的就不能这么随性了,由着你们这么惯着她,以后在相府里会被人说成没规矩的。”

  程姨娘说的大声,叶昀早被叫醒了,见了身上的大红喜服,忙扯着程姨娘的手臂道,“姨娘怎么这么早就来了,看这眼圈黑的,这里有她们服侍着呢,您还是先回去吧。”

  程姨娘想着叶昀就要嫁人了,昨儿晚上是一宿难眠,又是高兴又是担忧,怕她去了相府被人欺负,虽然有南宫夫人护着,可能不能得到少爷的欢心那才是最重要的啊。

  程姨娘摸着叶昀的脸,嘴角虽是挂了笑,但眼睛却是湿湿的,满含着不舍,虽说不是自己亲生的,但是两人如今也有了些感情,一朝嫁出去,便是别人家的人了,肯定是不舍的。

  叶昀见了也不舍,将头搭在程姨娘的肩上,“姨娘要是舍不得,昀儿干脆不……。”

  叶昀那个嫁字还未说出来,程姨娘便嗔了叶昀一眼,“不可胡说,都要上花轿的人了,说话还这么口没遮拦,姨娘纵使再舍不得你,可终归是要嫁的,只要你过的幸福姨娘就心满意足了。”

  叶昀赶紧的点头,笑道,“昀儿一定听姨娘的话,肯定会幸福的。”

  “那好,先让张嬷嬷给你开脸,”程姨娘笑道,叶昀当即有种上当的感觉了,见了张嬷嬷手里的线,脸皮都绷紧了,给人开脸她以前不是没见过,不过那是在电视上看的,也好奇的扯过自己脸上的汗毛,那真的好痛啊,凭什么要他摸起来舒服就得她吃苦头啊,叶昀憋着张嘴道,“开脸就不用了吧,扑些粉就看不出来了,我的脸滑溜着呢,就不用了。”

  “才说过听我话的呢,”程姨娘笑道,叶昀鼓着嘴,一脸上当的表情,那边张嬷嬷见了就笑道,“九小姐别怕,一点儿都不疼。”

  叶昀这才把脸扬起来,胭脂托着叶昀的头,让她少吃些力,不至于待会儿脖子酸,叶昀眼角瞥见张嬷嬷将细绳一绕,嘴里咬一头,两手各扯一头,就成了个线刀的模样,凑上来贴着叶昀的脸就扯了起来,好吧,也不是很痛,就是被扯过的地方有些麻,有点被蚂蚁咬过的感觉,叶昀感叹:结个婚真是麻烦,事多,架不住了。

  才开完脸,那边福禄嬷嬷就来了,年纪约莫三十四五,清秀婉约,一进门就是吉利话上前,见了叶昀,一顿好夸,程姨娘高兴极了。

  按着规矩,福禄嬷嬷给叶昀梳妆,每下一梳子都要说上一句吉利话,满屋子里的人都跟着笑着。

  花了大半个时辰,才梳好妆,程姨娘将装着凤冠的红绸掀开,拿起来就要给叶昀戴上,叶昀嘴角当即抽了抽,也太大了点吧,看着就有好几斤呢,能不能换个小点儿的?

  叶昀把目光投向程姨娘,程姨娘知道叶昀,平素连簪子都不愿多戴两根的人,这纯金凤冠戴着着实难以承受,便道,“一辈子就这么一回,忍忍就过去了。”

  叶昀只得硬着头皮戴上凤冠,她好想婚纱啊,真的好想,越想越觉得凤冠沉的慌。

  才穿戴好,那边就有丫鬟来报,“上官师傅和薇薇郡主给九小姐添妆来了。”

  上官师傅和薇薇郡主一身宫装施施然进了屋,一屋子的人忙给她们行礼,两位郡主让她们起来退了出去,然后上前一左一右的围着叶昀,大眼汪汪的,声声赞道,“昀儿今儿可真漂亮,这凤冠霞帔真是精美。”

  *酷l)匠b网~:唯一F(正版s,51其,9他kD都、s是"盗g…版2

  “谢两位小姐夸奖了,”叶昀笑着福身道,“你们倒是来的巧了,我昨儿还有件事想拜托你们呢,今天你们就来了。”

  “什么拜托不拜托的,昀儿有事直说就是了,”上官师傅扶着叶昀坐下,笑道。

  那边胭脂就拿了个大包袱来,叶昀拿起一个木盒子递到她手里,“上回瑞安公主帮了我一个大忙,我得了些香,托你转送给她,再替我好好谢她一声。”

  婉儿一听,随即笑道,“她才要好好谢谢你才是呢,这些日子她可高兴了,还托我给你送了添妆来呢。”

  说着,那边书墨就将东西送了上来,叶昀忙道了谢叫人拿下去收了,薇薇郡主也送上一份添妆,都不便宜呢,叶昀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将梅花香的盒子递到她们手里,“上回听你们说喜欢梅花香,这是送你们的。”

  上官婉儿拿着盒子笑眯了眼,“今儿是你大喜的日子,我们来给你添妆,你怎么反送起我们礼物起来了,那我们岂不是跟着沾了昀儿的喜气了。”

  叶昀被说的脸一红,都不知道该如何接话才好,那边就有丫鬟高声禀报道,“舅老爷给九小姐送了十抬嫁妆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