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宴结束后,各大家族的世家小姐和少爷哥们,都开始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了。而叶昀也毫不意外的被左相府给挑中了,一切都是情理之中。

  南宫夫人并不在王孙贵胄中给南宫轩挑选媳妇,只盼着能娶个贤惠的回来,将来不会嫌弃轩儿,安安稳稳的过一生,索幸真被她遇到了,那件陈年旧事也渐渐的忘了,今儿被人提出来,就是故意给她难堪吧。

  南宫轩还真不知道有这么回事,看南宫夫人的脸色也知道肯定是被拒绝了,所以每年的梅花宴她都不出席吧,南宫轩不但不怒,反而有一丝的庆幸,好在没同意。

  便拉着南宫夫人的手,递上一抹灿烂的笑,南宫夫人心安,朝二太太笑道,“要不是你今儿提起,我倒是忘记了呢,晴川那孩子不错,跟雅儿倒也匹配,既然定下了,回头沈姨娘就亲自去下聘吧。”

  沈姨娘一听,当即横了二太太一眼,她原还打算请南宫夫人去右相府提亲呢,毕竟她现在只是个姨娘,去右相府提亲怕是脸面上有些不好看,便倒了杯茶,朝南宫夫人赔笑道,“晴川郡主娶进府来,总归是您名下的儿媳,臣妾去提亲怕是不妥吧。”

  南宫夫人没有接她的茶,笑道,“有何不妥,亲事是你定下的,本夫人半道去插一脚才不妥呢,上官夫人不是个计较身份的,你大可放心。”

  沈姨娘当即脸色有些僵硬,重新坐好,那边二太太见了笑道,“雅儿的事不急,倒是轩儿娶亲,是让雅儿代替拜堂吗?”

  沈姨娘一听,僵硬的脸色又舒展开来,还是有求她的时候,便端起茶优雅的喝着,南宫夫人把目光投向南宫轩,这事她原也想过,轩儿素来不愿出现在人多的地方,可要人代替,她怕叶九小姐会不乐意,哪个女子愿意拜堂的不是自己的相公呢。

  就听南宫轩睁大一双迷惑的眼睛问道,“大哥不是要娶晴川郡主吗,怎么又改娶我娘子了?”

  沈姨娘一口茶没差点咽死,这半傻子半天不开口,一开口就是要人命啊,就听南宫夫人道,“那是轩儿的娘子,你大哥只是代替你拜堂,不过,母亲还是希望轩儿可以自己拜堂。”

  “我的娘子当然我自己娶了,”南宫轩鼓着嘴道,只是眼里有些暗淡,他没能站在她身侧已经愧对她了,要是她身边的那个人不是他,那个小女人没准不会下花轿,那日他还在她院外听她说不准纳小妾的话呢。

  “可是那一天会来很多人,你不怕吗?”二太太开口问道。

  南宫夫人放下茶盏,直直的望着南宫轩,眼底有担忧之色,就听南宫轩云淡风轻的开口道,“他们怕我。”

  二太太当即哑然,他大概是太久没出相府了,相府的下人怕他不代表所有人都怕他,正要说话,南宫夫人一记眼色使过来,她当即闭了嘴,她也是怕他到时候丢了相府的脸面嘛,这小子发起狂来根本就是六亲不认,见谁砸谁,府里谁没挨过他的砸,就连老夫人都挨过两次呢。

  南宫夫人轻轻摸着南宫轩的头,轻声软语道,“那轩儿答应母亲,那一日不可以拿东西砸人。”这才是她最担忧的,一有人说他漂亮,他就拿东西砸人,大喜之日见血怕是不吉利。

  “好,”南宫轩爽快的答应了,南宫夫人却是不太相信,轩儿也曾多次保证不砸人,可是到时候就全将答应她的话抛诸脑后了,可如今也只能这样了,大不了那日让斑鸠时时刻刻看着他就是了,一砸人就抢他珠子。

  叶昀婚期定下了,府里便开始风风火火的操办起叶昀的婚事起来,叶昀自己也是每日的呆在院子里做嫁妆,就连程姨娘那儿每日也才抽出一个时辰去散散心。

  心中各种怨言,为什么一定要自己亲手绣啊,买现成的不成么,她是现代人,没那么多的讲究,这些枕头套相府里没有吗,难不成洞房的时候还得拿她做的套上再睡觉,真是迂腐,她还不敢抱怨出口,不然传扬出去,她还得重新抄女戒。

  苏夫人听到叶昀的婚期定下了,自是生了一番气,想着上回给她准备的嫁妆都给了叶芙,而她才是个庶女,凭什么能跟叶明月叶芙的嫁妆一般,便暗地里使绊子,今儿这个管事的生病了,明儿那个管事的生病,硬是将叶昀的嫁妆准备的乱七八糟,后来还是老祖宗发了火,命绣坊日夜加工,要是再出一点儿纰漏,通通卖掉。

  赵嬷嬷给叶昀绣了一对鸳鸯枕套,程姨娘也帮叶昀准备了两套衣裳,还要塞给叶昀一些银票,叶昀当即拒绝了,她又不缺银子,干嘛还要程姨娘的,反而塞了一千两银子给她,程姨娘真是万般无奈啊,只好去外面打了两副首饰给叶昀。

  碧儿胭脂也是按照叶昀吩咐的准备嫁妆,每隔四五日才去一趟红袖坊,好在事先小允都有准备,也不用耽搁多少时间。

  酷y匠^网R%唯`l一☆H正●●版,其(_他都是TV盗`版

  所有的事都值得高兴,唯独一件事,那就是苏夫人送了两个陪嫁的丫鬟来,一个叫如画,一个叫如书,水灵灵的,粉白黛绿,楚楚动人,人是送来了,可是卖身契还拽在苏夫人的手里,她的目的简直不言而喻,她就是见不得叶昀好过,可叶昀偏偏连拒绝都拒绝不了,就算去跟老祖宗要两个丫鬟代替都不成,谁让碧儿胭脂年纪比她还小,珠儿翠儿就更是小了,用来做通房怕是不行,而且叶明月有两个备用小妾,叶芙也有,苏夫人怎么会不给她准备两个,还尽挑漂亮的给她。

  叶昀无语,她都还没过门呢,就想着给他张罗小妾了,还正大光明的准备,还是为了她好,不能不识抬举的不接着,谁让这里做父母的都会给女儿备两个好拿捏的丫鬟去做小妾的,免得将来不受宠,被那些不熟的小妾欺凌,就像叶明月那样,叶昀无言以对,两眼望天。

  所以,那日贵嬷嬷带着人来的时候,叶昀笑着收下了,第二日去苏夫人处请安的时候,恭敬的道,“昨儿夫人送了两个陪嫁丫鬟给叶昀,叶昀高兴的忘了找贵嬷嬷要她们的卖身契了,本想着当时就来找贵嬷嬷要的,可是手头上的活忙,所以才耽搁到现在,其实要不要她们卖身契叶昀是无所谓的,母亲送的人定是知礼懂事的,只是前几日老祖宗才叫叶昀将所有陪嫁细数一遍,免得出了纰漏,在相府里丢了叶府的脸面,如今就只差了她两的卖身契了,叶昀一会儿就要去回老祖宗的话了。”

  苏夫人一听,脸色就有些挂不住,说是陪嫁,要是没有卖身契,那就还是叶府的丫头,送去左相府要是出了点差错,就是她的不是了,远的不说,就是老祖宗那一关她也是逃不过去的,便训斥贵嬷嬷道,“你也是府里的老人了,这点子小事都办不好。”

  贵嬷嬷忙点头认错,“是奴婢一时疏忽了,这就去取了她们的卖身契来。”

  说完,却是转身往苏夫人的屋里走去,叶昀也没在意,都是意料之中的事,看苏夫人胸有成足的样子,那两个丫鬟怕是有把柄捏在苏夫人手里呢,看来往后她们添的堵怕是不少,哪里是以后难受,才送来就惹事。

  那两个丫鬟仗着苏夫人是靠山,一到叶昀院里便抢了碧儿胭脂的活,叶昀也不介意,当即笑道,“两位姐姐是夫人送我的,自然要领大丫鬟的月例,只是我向来提倡能者多劳,拿的钱多干的活就多,以后碧儿胭脂的活就全有两位姐姐接替了。”

  如画和如书当即高兴的应下了,那边碧儿和胭脂却是拿了绣篓子过来,笑着谢过两人,“我们两个每天一人要绣十个荷包出来,这是针线和布料,麻烦两位姐姐了。”

  叶昀听了暗自摇头,前儿两人还说准备的荷包怕是不够用,今儿就有人帮她们如愿了,也好,既然她们抢着干,她自然乐意了,也好让碧儿胭脂去外面好好做事,这一回是红袖坊最后一次开门了。

  如画跟如书两个脸色当即拉了下来,也不接绣篓子,叶昀一边喝着茶,一边问道,“可是嫌活多了,珠儿和翠儿每日只需扫一次落叶绣两方帕子就可以了,两位是想去干那活么?”

  想,可是她们也想近身伺候着,领大丫鬟的月例,将来还可以近水楼台,两人互视了一眼,朝碧儿和胭脂道,“两位姐姐伺候九小姐多年了,我们虽是苏夫人派来的,却也比不得两位姐姐,我们不敢抢两位姐姐的位置。”

  嘴上不敢,却是付诸行动了,碧儿胭脂也不说话,回头就另端了个绣篓子过来,笑道,“二等丫鬟每日绣六个荷包就可以了,这原是给我们备的,这会子就交给两位了,今天时间不早了,你们只要绣三个就可以了。”

  如画和如书不得已端着绣篓子,向叶昀福了身子,叶昀摆手让她们下去了,她们一走,碧儿胭脂就弯腰笑了起来,“哼,她们以为九小姐的大丫鬟是那么好当的啊。”

  张嬷嬷却是摇头道,“是不是好当的,看你们明儿怎么拿出十个荷包出来,她们两个可不是好糊弄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