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儿见了便笑道,“昀儿有事要忙,那我们就先走了,回头再去左相府看昀儿,顺带瞅瞅姐夫。”

  叶昀听了脸更是大窘,嗔了上官婉儿一眼,这才忙送她们出去,胭脂跟在叶昀后面帮她拎着衣摆,那边程姨娘正看着礼单,见了叶昀忙将礼单拿给叶昀瞧。

  上回梅亦清将证据送上朝廷,皇帝查明事情后,便封了他翰林院侍读学士,从四品的官衔,还返还了被抄走的家产,前些日子见了叶昀就说要送她一份嫁妆,还真就送来了,这哪里是十抬啊,根本就是二十抬嘛。

  左相府送了近二百三十多台的嫁妆来,再加上叶府准备的嫁妆,规格上就越过皇子公主嫁娶了,所以老祖宗就让两抬并着走,算算也有一百六十抬了,再加上这十抬,叶昀就是一辈子不干活,也足够了,更何况暗地里老祖宗送她一点,老太爷送她一点,她爹再送她一点,再加上她自己挣的。

  左左右右加起来,比叶明月叶芙加起来的都多,为此,苏夫人气的这会子正卧病在床呢,不然这么大喜的日子,她怎么不来瞅瞅,当初她可是想着法子给叶明月叶芙添嫁妆,没成想今儿却让个庶女跟着占了便宜,叶明月叶芙也未回来,估计也是气的不轻,那姐妹间该有的添妆就更不用提了,不过,大喜日子,她们两个不来给她添堵,叶昀就觉得万幸了。

  叶昀把礼单收好,又陪着程姨娘说了会儿体己话,便坐在床上等花轿来。

  很快外面便鼓乐宣天,叶昀被人背起听了一路的吉祥话送到轿子里坐好,轿帘落下,外面一切便全然看不到了。

  叶昀坐在花轿上,两眼一抹红,不由的感叹,两世为人,头一回坐轿子,就是八抬大轿。

  不知在花轿上颠簸了多长时间,叶昀迷迷糊糊都快睡着了,这时鞭炮唢呐丝竹连天的响起来,轰的叶昀脑袋嗡嗡直叫,困意全消。

  随即就听到喜娘说停轿的声音,轿子稳稳地停下,便听得有司仪在唱,“请新郎接新娘,踢花轿。”

  叶昀一听,立时就坐直了,双眼平视,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平静,只是一双手都攒紧了,越说平静,心跳的越快,嫁了,下了花轿可就真嫁了,怎么就嫁人了呢,太不可思议了,就跟做梦似的,不是真在做梦吧?

  叶昀还在想着,就听见外面有轮椅滚动的声音,紧接着叶昀就见到一双红色绣麒麟靴踢进来,然后,一双白皙的手掀开轿帘伸进来,纯纯的声音如春风般穿过云海透过她心里,“娘子,下轿吧。”

  轿帘打开,叶昀手攒的更紧了,南宫轩见叶昀半天没反应,有些傻眼了,他娘子不是想反悔不嫁了吧,他没说要纳小妾啊,南宫轩眼睛盯着那大红的喜帕,手就伸在那儿。

  叶昀眼睛是平视的,她这会子正努力透过红盖头看他的模样,这才没反应过来,胭脂在一旁见了,忙小声提醒道,“该下轿子了。”

  叶昀这才反应过来把手放在南宫轩手上,南宫轩当即翻了个特大白眼,他总算是得出经验来了,只要见到他,不管是在树上还是地上,她都会先神游一会儿就是了,这么重要的日子,她也能神游天外,南宫轩忍不住摇头。

  叶昀出了轿子,耳边就听到众人的议论声,嗡嗡的朝她轰过来,“左相二少爷怎么带着半边面具拜堂啊,那半张脸是受了伤么?”

  “哪里啊,听说左相二少爷美的不像人,而且最厌恶人家说他漂亮了,戴上面具怕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好可惜,我还想看看他到底有多美呢,这会子希望落空了。”

  “可不能说他美,会砸人的……。”

  叶昀听了,不由的鼓起了嘴,这厮还真是说得出做得到啊,还真戴着面具跟她拜堂呢,叶昀心里一股气冲上来,下意识的反应就是捏紧拳头,牵着她手的南宫轩被狠狠的捏了两下,连眼角都抽了一下,好好的怎么就惹着她了,她看着挺小巧的,没想到力气这么大,便鼓着嘴,美丽的凤眼里噙着水雾,一脸憋屈的道,“娘子,你捏疼我了。”

  叶昀一听,忙松了手劲,脸都红了起来,好在帕子蒙着了,外人看不见,只是刚刚他说话声不小,周围的人都听见了,不会以为她一下轿就给新郎来下马威吧,那可真是冤枉了,比窦娥还冤呢,感觉到四面八方的视线围过来,叶昀暗暗咬牙,这厮绝对是故意的,不就轻轻捏了一下么,他那一身出神入化的功夫还承受不住啊,装的跟个受了欺负的小朋友似的,她捏的手才酸呢。

  叶昀想着就要松手,却被南宫轩拽紧了,抽都抽不会来,叶昀也是一脸憋屈的道,“相公,你拽疼我了。”

  “不许松手,”说着,一只手就推起了轮椅,一只手牵着叶昀往前走,叶昀无奈啊,前几日老祖宗可是特地找了人跟她说仪式呢,这算什么啊,白学了,司仪都傻眼了,要是每个人都跟他似地,那他们还靠什么吃饭啊,不过听说左相少爷有些乖恁,脾性又古怪,听说脑子曾经受过伤呢,瞧着样子怕是没好,那做事出人意料也是情理之中了,想着,就释然的当起了看客,拿钱不干活还有热闹瞧,多好的事啊。

  左相府今日也是高朋满座,喜乐齐鸣,鞭炮震天的响,左相和南宫夫人两人满脸喜气地坐在正堂里等着一对新人进门。

  等了半天,却见南宫轩牵着叶昀进了正堂,才一进门就直接喊着该拜堂了。

  南宫夫人有些讪讪的笑着,脸上有些尴尬,跟他说了半天的礼仪,瞧他这样子完全就没记住啊,这也太心急了点吧?也没人跟他抢媳妇啊,不过他这么心急,定是中意了。

  叶昀却是一头雾水,她这相公真是先前见到的那个么,感觉完全就是两个人嘛,可是听声音没错啊,身上的味道也是熟悉的,叶昀压下心中疑虑,接过喜娘递过来的红绸,拜起了天地。

  行完礼,叶昀就被带到洞房,坐在新床上,顶着个老重的凤冠,等着某人来救她出苦海,见屋子里还有两个喜娘在,张嬷嬷忙拿早先备下的荷包打了赏。

  内室一片红影,四处贴着囍字,桌上摆着许多食物,有龙凤鸡丝,生莲子,红枣羹,生果,燕窝,百合粥,还有几道湿菜。

  散发着淡淡的香味,叶昀这才想起来,她从早上起来,就没吃过东西……这会子真的好饿啊,说前胸贴后背一点儿也不夸张。

  叶昀一直就端坐在那儿,双手交叉搁于小腹处,嘴却是鼓起的,清丽的眼眸里满是幽怨,未揭盖头的新娘子是不能说话也不能进食的,叶昀只觉得又累又饿又渴又受罪……受罪是因为喜被下不知放了多少桂圆红枣花生,硌得慌,偏生又不能随意起身换地方,还不能晃,新娘子要端庄稳重,狗屁,就是折磨人就是了,不然,叶昀还真想把它们全都消灭掉。

  可是喜娘一直不走,叶昀只得忍着肚子饿,好在没饿的叫出声来,不然非得让人笑话不可,只得祈祷着南宫轩快些进来,再不进来,她顶不住了。

  等的叶昀两眼直翻的时候,才听见有开门声传来,接着就听人道,“恭迎少爷回房,祝贺少爷大喜。”

  那边跟在南宫轩身后进来的孙嬷嬷,忙掏出红包打赏她们,接着又是一通好话,听了一整天,叶昀都听麻木了,她上辈子加上这辈子听的都没今儿的十分之一多。

  感觉轮椅离她越来越近,最后就停在她跟前,叶昀下意识的拽紧了拳头,心也七上八下的跳着,都说他长的美,可到底有多美也没个估量啊,这会子在新房里,他还戴着面具不?

  ,W最Z)新$I章H$节上q酷{匠{;网

  南宫轩见了叶昀紧张样儿眉毛微挑,漂亮的凤眼含着丝笑意,正要伸手去掀叶昀的喜帕,那边嬷嬷就把揭喜帕的称递了上来,“少爷,请掀盖头。”

  南宫轩瞥了一眼称,却是没有接,而是依旧的用手掀开的盖头,今日的叶昀身上有少女的清丽,亦有少妇的风韵,肤若凝脂,两颊桃花灿烂,仿佛雪原上蜿蜒了些许胭脂,南宫轩就那么嘴角挂着笑意直勾勾的看着叶昀。

  叶昀同样直勾勾的看着南宫轩,好吧,她主要看的还是那半张玄铁面具,想着他掀了她的盖头,她是不是也该把他的面具取下来才公平,正想着,就伸出了手,那边南宫轩没有接称,嬷嬷只好有把称放了回去,捧来两碗百合羹,见叶昀伸了手,忙将碗递上,笑道,“少爷、少夫人吃了百合羹,百年好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