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只有六七岁的样子,一张小脸瘦瘦的,毫无光泽,小身板被婆子的大手推搡的踉踉跄跄,那女人骂的口水四溅,好多喷到小孩的脸上,小孩却不敢躲,唯唯诺诺的低着头,头发也未梳理,乱糟糟的,活像个要饭的乞丐。 

  婆子把米饭连带着碗直接扔倒在地上,另一只肥手在小孩的脊背上狠狠的拍了几下,她手劲不小,就是隔着不小的一段距离,仍能听到小孩的背被打的通通作响声,那小身板似乎都要被拍断了。 

  小孩子经受不住,被打的向前一扑,直挺挺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瘦巴巴的脸直扑在那米饭上,又被婆子一手捞起来,“十小姐,小心点看着路,这一身好衣服可值不少银子呢,磕着碰着弄破了弄坏了,是要我拿钱买针线来赔补的,奶妈子我的月钱总共才那么点,哪有多余的招呼你,你也体谅体谅奶妈子的难处……“

  “老太爷和老爷素来倡导要爱惜粮食,你扣了这一碗好白米饭在地上,要是上面知道了,是要打板子掌手心的,听奶妈子的话,你好好把这饭吃了,奶妈子就不告诉去,这碗我也替你遮着,奶妈子是为你好,有什么能比米饭更养人的,你瞧你这身板瘦的,连扫把都拿不住,奶妈子不希望你变成个没用的废物。” 

  那婆子说着,就强按那小孩在地上,逼她去吃地上的饭,小孩梗着脖子,不肯就范,嘴角紧紧的抿着,略显空洞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脸色远远的瞧着就知道营养不良。 

  “住手!”叶昀站在月型拱门处,沉戾着声音叫那婆子住手,胭脂已经气的快忍不住要上去揍这个欺主的恶奴,简直比刘嬷嬷还要可恶,且不说十小姐还是她主子,就是寻常孩子,她也不该这么待她啊! 

  婆子一愣,手松了一下,等看清楚说话的是谁,也不给叶昀行礼,反而大咧咧地叉腰,撇了撇嘴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咱们九小姐来了,这怕还是九小姐头一遭来这儿窜门吧,怎么空着手就来了,院子破败了,也没什么好招待小姐的,小姐自便,老奴还要去厨房给十小姐重新准备饭菜。” 

  说完,叉腰立在那里,似乎在等叶昀识相点,自己走,免得她拿扫把轰,早多少年前就对九小姐干过这事了,没想到还能再有机会,只是她定下了左相府的亲,她也不能太不给面子了,今儿算她倒霉撞上她心情不好。 

  这婆子的态度和语气,根本就没把叶昀当成主子看待,叶昀并不意外,走过去将趴在地上的叶于芯扶起来,拿帕子擦掉她脸上沾到的米粒和泪水,叶昀看着她脸上被瓷片割出来的血痕,心底的火气又旺了几分。 

  一旁的胭脂见她如此倨傲的态度,气的牙痒痒,正要开口呵斥,就听到叶昀道:“胭脂,将十小姐抱着,我们走。” 

  那婆子冷笑了一声,阻拦道,“九小姐这是要告诉谁去?那就快去,看苏夫人是信你,还是信我,你识相点走开,不然我连你一起教训了,保不准苏夫人还夸我忠心,给我赏钱,你这又是何必呢?还是早些走吧,你就当什么也没瞧见。” 

  婆子有恃无恐,很显然人家上面有人,这府里有谁还记得有个十小姐,这院子统共也就一主子一奶妈子外带一个干粗活的小丫头,叶昀是这一年来梅苑的第一个主子级人物。 

  叶昀帮着胭脂抱好叶于芯,听着婆子的话,笑哼道:“嬷嬷劳苦功高,尽心尽力的伺候着十小姐,深得苏夫人赏识,是该得赏,让你守在这里,确实委屈你了,夫人知道了,肯定会给你重新换个主子的。” 

  婆子听着叶昀的话,心里一阵得意,连带看叶昀的眼色都温和了些:“还是九小姐懂得老奴的辛苦,只是这十小姐不懂事,老奴年岁又大了些,没少吃苦。” 

  “嬷嬷辛苦了,十妹年纪也不小了,夫人要送她去绣坊学习刺绣,我就不耽搁嬷嬷了,这就带她过去,夫人看着十妹的乖巧懂事,定会赏赐嬷嬷的。”说着,饶过一脸喜色的婆子就出了院门。 

  胭脂临走前狠狠的剜了那趾高气昂的婆子一眼,今儿撞上九小姐活该你死期到了,九小姐素来心软,但对这等刁奴也不会姑息的,更何况现在是九小姐当家作主,你这婆子还敢如此说话,简直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那婆子不是不知道叶昀帮着管家,可也只是帮,在她心里帮就跟一个摆设一样,苏夫人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让她安稳的管家掌中馈,她九小姐不就是苏夫人手里捏着的一软柿子,由着她拿捏,更何况梅苑素来无人问津,多少年来梅苑就是她的天下,她才是梅苑的主子,谁来也得给她三分脸面,叶昀一来便呵斥她,她心里能没有三分傲气。 

  叶昀跟胭脂带着叶于芯就去了留仙院,老祖宗见叶昀带着个脏兮兮的女孩进来,着实诧异了一回,她也知道不可能是个乞丐,可是女孩是谁? 

  叶昀叫胭脂将叶于芯放下来,叶于芯缩着身子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老祖宗见了就皱了眉头,就听叶昀道:“十妹别怕,有什么话就直说,祖母会帮你做主的。” 

  老祖宗当即大吃一惊,手里端着的茶盏轻晃溢出些茶水到她手上,老祖宗浑然没察觉,这就是她那个身子骨差,常年在院子里养病的十孙女,怎么会是这么一副模样,就听叶昀继续拍着她瘦小的肩膀道:“别怕,祖母不是坏人,有什么委屈祖母会帮你的,奶妈子是如何对你的,你老实跟祖母说,以后都不回去了。” 

  叶于芯这才哭道:“她欺负我,不给我饭吃,还打我,逼我扫院子,给她洗衣服,还要我帮她洗脚……” 

  老祖宗每听一句,脸色就沉上一份,不等叶于芯说完,当即就拍着桌子,咬了咬牙喝道,“她奶妈子是谁,去把她带来,看我今儿不活刮了她。” 

  q◇酷y匠网首发R_

  赵嬷嬷胆颤心惊的领命下去了,老祖宗今儿可是真生气了,当即叫了两个婆子去将叶于芯的奶妈子带了来,又重新给老祖宗倒了杯茶,“您先消消气,奴婢带十小姐下去洗洗。” 

  老祖宗瞥了一眼叶于芯,冷哼了一声,“不用,去将苏夫人喊来,养了许久的病,她身子也该好了。” 

  苏夫人和叶芙被喊来,正奇怪着呢,见叶昀怀里有个脏兮兮的小女孩,叶芙当即哼了鼻子讥讽道:“九妹真心善啊,在外面帮了乞丐不算,还将个小乞丐给领了回来,也不先洗干净了就带来污老祖宗的眼,你可真是孝顺啊。” 

  老祖宗听了觉得异常的刺耳,一口一个乞丐,那叶家算什么,她自个儿又是什么,叶昀听了也讥讽道:“是啊,我今儿倒要恭喜二姐成了乞丐姐姐了,二姐怕是没见过吧,这是咱十妹呢。” 

  叶芙的嘴当即张的像是咽了个鸡蛋吞不下去,这小乞丐是叶于芯? 

  苏夫人也惊了一跳,又抬眼去看老祖宗的眼色,当即有不好的预感,果然,老祖宗脸色黑沉的厉害,她多年没见过老祖宗有这种脸色了,老祖宗冷眼扫了她一眼,吩咐道:“老太爷也该下朝了,老爷也应当回来了,去将他们请了来,自个儿的孙女儿在府里被人糟践成个什么模样,他们也该亲眼瞧瞧。” 

  苏夫人一听,心又凉了三分,那边叶于芯的奶妈子吴嬷嬷被请来,正乐着呢,等被带到留仙院的时候,才意识过来,扭着身子不进去,可是哪里由的了她,直接被拖了进来。 

  老祖宗一进门见她身上穿的比叶于芯好上十倍不止,眼里寒光闪烁,吴嬷嬷吓的跪倒在地,哪里还有先前在梅苑大骂叶于芯的气势啊。 

  老祖宗也不说话,就让她那么跪着,一刻钟后,叶老太爷和叶老爷来了,见屋子里济济一堂,叶老爷倒是没注意地上叶于芯,那瘦小的身边正被吴嬷嬷挡住了,直接上去道:“母亲这么急着叫儿子和父亲来有什么事么?” 

  老祖宗见了儿子,脸色才缓了几分,只是也有些不满,她这儿子素来不管后院的事,不然也不会出现今儿这样的事,老祖宗心中一旦有了气,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指着地上跪着的叶于芯,哼道:“你也有几年没见到叶于芯了吧,今儿好好看看吧。” 

  叶老爷这才望去,原本温和的脸色刷的一下沉了,眼睛就望着苏夫人,含着质疑的问道:“她不是好好的院子里养病么,怎么就养成了这幅模样!” 

  苏夫人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老祖宗却不等她开口便道:“如今她已不管后院的事了,你问了她也不知道,叶昀,跟你爹好好说说。” 

  叶昀这才道:“今儿听说梅苑的晚梅开了,便带着胭脂去梅苑摘梅花,不料在院门口就见吴嬷嬷在喂十妹饭,十妹嫌饭里有了石子磕牙,吴嬷嬷就说十妹折腾人,便将饭碗扔在了地上,并摁着十妹的头要她将地上的饭菜全部吃下去,十妹脸上的血痕就碎碗片割的。” 

  叶老爷一听,那双冰寒的眼睛就射向一旁跪着的吴嬷嬷,声音蕴含着暴戾之气,一脚将吴嬷嬷踹倒在地,“狗奴才,说,谁借你的胆子如此对待主子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