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是,自叶昀那一番话后,那几个管事嬷嬷哪里还敢糊弄人啊,少不得比苏夫人当家时还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出来,也不敢克扣下人的月例了,万一事情捅到叶昀那儿,叶昀才不管事情的原委,早告诫过了,出了错,直接拿你是问。 

  苏夫人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心腹还是她的心腹,到了她的跟前也没少说叶昀的坏话,可是又不敢明着帮她贪墨,府里的大小事务她也都知道,不得不说,比她管理的时候清净不少,下人办起事来也很尽心,叶昀走到哪里,人家也跟以前一般对待,也没多少谄媚,叶昀也没多拿半个铜板,饭菜的份例也没多一钱,仿佛她压根就不是掌家的人一般。 

  就是刘姨母亲那儿也都收敛了不少,她向叶昀抱怨过一回饭菜份例不对,叶昀当面叫厨房的管事点清,确认不少,又让刘姨母亲将饭菜给原样端了回去。

  总之,她病着的这段期间,刘姨母亲没能贪到的几两银子,就是给下面的人施压,下面的人也不敢下手,因为叶昀不会追究刘姨母亲的错,会直接逮着她不放,这风险她们不敢担,都打着横竖九小姐掌家不久,等她没了权再下手就是了。 

  半个月就这么过去了,苏夫人想着只要心腹没变,就让叶昀管着家便是,她为叶府辛劳了十几年,也该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歇歇才是,府里也没闹出有蛇的事,她的心也静了不少。 

  叶芙被禁了半个月的足,苏夫人虽然心疼可也无话可说,老祖宗素来看中名声,叶芙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叶昀一无是处,众人心里只会认为她这个当家主母没教好,苛待了庶女,还将叶芙养成了骄纵的性子,没她在跟前看着,叶芙行事就鲁莽了些。 

  半个月时间一到,叶芙出门后头一件事便去苏夫人那儿诉苦,

  “母亲,叶昀害得我被罚,你怎么也不帮着我点,她的心向着外人,有什么好东西都送给个不相干的外人,压根就没把我放在眼里,我说她两句,她还数落我的不是,那个一百两银子的大熊,她说送给上官师傅就送了,眼睛都不眨一下,母亲,那熊好可爱,我也想要一个,你帮我找她要。” 

  苏夫人也头疼,对于叶昀胳膊肘往外拐也有些不快,差了人将叶昀喊来,叶昀一头雾水,低眉顺眼的立在那儿,心里虽然知道跟叶芙被罚的事有关,可错不在她,她挨罚她半句话也没说,怪不到她头上来。 

  苏夫人优雅的喝着茶,半天也没开口说话,叶昀倒先开口了,“夫人身子已经大好了,回头我就让人将账册送到夫人这儿来。” 

  苏夫人顿了一下,放下茶盏,这才开口道:“账册你先看着,什么时候管家,我自有打算,上回你送上官师傅的熊,回头买一个送给叶芙。” 

  叶昀当即就张了嘴巴,她一个当家主母也真开的出口,脸皮简直堪比城墙了,苛刻她的月钱不算,她有什么理由非得送叶芙一个不可,叶昀为难的道:“那个得要一百两银子呢,上回当的玉镯只剩下五两银子了。” 

  叶芙脸一沉,气咻咻的道:“你不还有两个镯子么,上回上官师傅还送了你一块玉佩,随便拿哪个去当了不就买回来了。” 

  叶昀非得被她气死不可,真不愧是母女俩,蛇鼠一窝,叶昀无语的道,“上回当了镯子,祖母说我要缺了银子就去跟她说,二姐要真想要,我去找祖母要钱便是。”一百两银子可不是个小数目,我就不信祖母不闻不问就直接给我银子。 

  叶芙听了跳起来指着叶昀骂道,“你成心想害我挨罚不是,你偷偷将镯子当了,谁让你明白着告诉祖母的,我被你害得还不够惨是不是!” 

  叶昀简直就想去撞墙,蛮不讲理的人见过,没见过这么蛮不讲理的,叶昀无力的翻着白眼,“我何曾害过二姐你了,你在右相府指责我,我半句也没吭过,上官师傅维护我,我自然感谢人家,送人家点东西聊表谢意也不为过,回来的马车上,我也提醒过二姐要小心祖母会责罚你。”

  不提起这事还好,叶昀一提起,叶芙简直要抓狂,“你明明早就知道春暖跟去了,你怎么不早提醒我,你要是早提醒我了,我会骂你么,你根本就是故意的!” 

  叶昀有种有理说不清的感觉了,就连苏夫人都听不下去了,好在屋子里就香香在,今儿的事不会被传出去,否则名声还要不要了,见叶芙还不知道要骂些什么,忍不住呵斥道:“叶芙!” 

  叶芙憋着张嘴,委屈的不行,叶昀见了,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到底谁更委屈啊,人让你骂了,倒还是她的不是了,就该她打不还口骂不还手,你要什么我就该举着双手乖乖奉是上吧。 

  叶昀不想再待下去了,斩钉截铁的道:“镯子我是万万不会当的了,二姐要是想要大白熊就得拿银子来,我会让胭脂和碧儿一起去外面寻,我也不敢保证一两天之内就能买的回来,话得说清楚了,要是买不到,二姐也别怨我,那东西本来就难得。”

  说完,依旧的低眉顺眼的做起了木头桩子,老实说,她还真不想她那一百两银子,太憋屈了。 

  叶芙狠狠的看着叶昀,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才好,可那大白熊她喜欢的紧,不由的拽着苏夫人的手臂直晃,撒娇道,“母亲,我想要,你买一个给我,那东西稀罕的紧,除了上官师傅有外,谁都没有。”也就叶昀这笨蛋,会拿去送人。 

  苏夫人被她摇的头昏脑胀,又是心尖上的宝贝,少不得依了她了,吩咐香香拿了银票来,叶芙一把拿过狠狠的扔在叶昀身上,“明天我一定要看到大白熊。” 

  叶昀手里捏着银票,冷冷的望着叶芙,又把银票放在了苏夫人的跟前,“夫人还是找别人去外面给叶芙买吧,明儿我若是买不回来,她又该伤心了。”伤心的发了狂乱咬我就不好了,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我才懒得干呢。 

  苏夫人眉头也皱了起来,瞪了叶芙一眼,叶芙两眼一翻,她憋了半个月的火气半点没息下去反而长了不少,苏夫人拿起银票给叶昀,道:“你二姐被禁了足,心情不好,说话就冲了点,你别跟她一般见识,什么时候买到了再给她便是,横竖不过几日时间。” 

  叶昀这才拿过银票,福了身子告退,等叶昀一走,叶芙就气呼呼的道:“母亲,你看她那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我又没欠她什么,还给我摆起脸色来了。” 

  香香站在苏夫人身后,也忍不住暗暗摇头,半个月没见,二小姐愈发的嚣张跋扈起来了,也就是九小姐脾性好不跟她一般见识,否则府里还不得闹翻天去,老祖宗根本就该禁她几个月的足,香香想着,连自己都大吃一惊,要是让苏夫人知道她有这想法,还不得活刮了她去,忙转身干活去了。 

  叶昀带着胭脂出了屋子,胭脂一路扯着树叶,眼睛里火苗乱窜,太欺负人了,太欺负人了,老祖宗真该将她们母女两个送去守家庙才是,否则不定哪天就被她们两个活活给气死了。 

  叶昀见了忍不住摇头,“那些树叶又没招惹你,何苦跟它们过不去,好了,别气了,她们不过口头上占了点便宜,我们又没缺少点什么不是,还能挣不少银子呢,回头多买些好吃的回来补补身子。” 

  胭脂一想,也对,她们肯定气的更凶一些,一个大白熊她和碧儿合作两三个时辰也就做好了,非得好好的晾上她们几天不可,让你嚣张让你跋扈去,哼,什么时候能买到还得看她家小姐的心情,气极了,我让你一辈子也买不到去。 

  这般想着,胭脂也不气了,乐呵呵的跟在叶昀身后,赏起了花,“小姐前儿个还想赏梅,奴婢听说以前的梅苑有不少晚梅呢,这会子应该开了,要不去走走散散心?” 

  叶昀点了点头,笑道:“那你去拿了篮子和剪刀来,我们剪一篮子梅花回去。” 

  看正H版7章*节上M$酷匠》网;2

  胭脂点头,猜测可能又要做什么好东西了,撒开脚丫子便跑起来,叶昀一路漫步往前走,不一会儿,胭脂便拿了东西来。 

  梅苑里,一个抹了一脸白粉,身材十分富态的中年婆子,正一手拿着碗饭,一手推搡着一个小女孩,嘴里还不住地喝骂着,皱巴巴的脸一颤一抖的都掉粉,脸色刻薄。 

  只听她道,“唉呦,我说十小姐啊,小祖宗啊,你也让奶妈子我省省心吧,也就你命好,夫人是大家子出身,心肠好,念在你一出生就没了母亲,可怜你,才这样抬举你,特地吩咐我来照叶你。“

  “可你也太不听话了,太不知道感恩图报了,三天两头的闹,奶妈子都被你吵的头疼了,你看看你身上这穿的戴的,哪样不是夫人出钱给你置办的,比其他小姐一点不差,不就是饭里吃出粒砂子,也没磕着牙闪着舌头,就做出这个样儿来,还把吃进口的饭菜吐了出来,还和老娘发脾气,三天没打你,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主子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