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昀真是无语,这上官婉儿还真是个小孩子心性儿,只见上官婉儿拿起书墨递给她装着雪花膏的包袱,拿出一盒递给她,“喏,给你一盒。”

  复又看看包袱,里面总共有六盒,程姨娘将没用的全让胭脂拿了来,其中有两个半大的,其余的都是小的。

  薇薇郡主看着手里的雪花膏,好奇是什么好东西,打开看看又闻了闻,带着点淡淡的香味,看着就不错,只是这东西真的能让人变白么,它看着也就有些晶莹剔透而已啊。

  叶昀见没她什么事了,便退至一旁,感觉到有视线萦绕着她,抬头望去,正对上南宫励打量的视线,叶昀微笑着点了点头,倒是他不好意思别过脸去,领着一班子少爷公子们出去了。

  ◇酷`匠网“正$4版!X首c:发H

  屋子里大都是夫人小姐们,对那些化妆品本就感兴趣,当下听说这是个非常好的东西,不禁都动了心,眼睛都锁着上官婉儿手里的包袱。

  县主夫人笑道,“是什么好东西,上官师傅拿来给我也看看。”

  上官婉儿嘟了嘟嘴,这才拿了一小盒出来,马县主看着盒子就非常的鄙夷,还以为是什么难得的宝贝呢,堂堂上官师傅竟然这么浅的眼皮子,真是丢贵族的脸,打都没打开便直接还给了上官婉儿。

  左相夫人见了直摇头,不是什么东西外面看着就好的,她用的是银盒装的,这个是木盒装的,其实不还是一样么。

  她不要上官婉儿才开心呢,上官夫人看着就摇头,“终于如愿以偿了,回头好好谢谢人家。”

  上官婉儿鼓着腮帮子,拽着上官夫人的手臂,道,“那是自然,我今儿随口多问了一句,没想到昀儿还真有,不仅有我的,还有两盒是给母亲的呢,比我的还大。”

  上官夫人听了便笑道:“是么,还有两盒呢,那我也不能全占着,分一盒给你南宫婶婶,你叶昀姐姐可是要做人家媳妇的。”

  左相夫人听了便笑道,“今儿你是寿星,哪敢分你的东西啊,你都留着吧,我那儿还有一盒呢。”

  上官夫人一听她有,也就不多说了,上官婉儿又叫书墨将东西都拎回屋里,免得大家看了眼红,尤其是刚刚还一脸鄙视的县主夫人,一听两人都夸好,有些后悔把那盒子还回去了,不然她要是捏在手里,上官夫人还真不好意思要回去,这会子实在不好意思开口了。

  其他有心想要的都不好再开口了,上官夫人总共也才两盒,看着左相夫人的面子才给一盒,可见有多宝贝了。

  就有不少闺秀私下里问叶青珊叶芙,“那雪花膏是什么东西,真有那么好么?”

  叶青珊叶芙也得意了一回,至少这些人都没见过,她们可都用过呢,便道,“确实不错,我才用了一小盒,皮肤就比先前好了许多,只是那雪花膏街市上难寻,叶昀那笨蛋派人找了半个月才买了点回来,也才给了一小盒给我,没想到她倒是给了那么多给上官师傅。”想起这个她们就来气。

  那些原还想问问上哪儿可以买到雪花膏,这么一听,都没那心思了,人家寻了十天半个月才得了那么点,她们上哪儿买去啊,不由的有些羡慕薇薇郡主了,她跟上官婉儿关系最好,有什么好东西也能分上一点儿,她们只有眼红的份。

  不过话说回来,最好的还是上官婉儿了,认识了这么个朋友,那么可爱的毛茸茸的熊也舍得忍痛割爱,要是她们绝对不行。

  便都起了跟叶昀相交的意思了,她可是要嫁进左相府的,那可是个世袭的铁帽子相位,她又是个这么大方的,结交对她们没坏处。

  胭脂见原本鄙视她家小姐的人这会子全都围了上来,不禁翻白眼,表现的也太明显了吧,她们到底是真喜欢她家小姐呢还是喜欢那熊亦或是雪花膏呢。

  叶昀还是依然的神色淡淡,她们问话她都答,偶尔也插上那么几句,聊的倒也开心,薇薇郡主见叶昀前后都一样,不禁更喜欢叶昀了,心里起了结交之意,再加上有上官婉儿在,自然而然的就玩到一块儿去了。

  叶青珊叶芙气的直咬牙,她有哪点儿好了,竟能让两个大家闺秀刮目相看,她们就是想凑上去,人家也爱理不理的,她也不反思一下,她们先前可是说叶昀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不通的,也没少当着众人的面说叶昀的不是,她们既跟叶昀玩到一块了,跟她自然就离的远了。

  玩闹了好一会儿,终于开席了,众人便去用饭了,用完了饭,叶昀几个便打道回府了。

  马车上,叶青珊叶芙两个横眉倒竖,颇有几分审问犯人的架势,叶芙指着叶昀的鼻子骂道,“你还真是能耐了啊,上回在老祖宗屋里问你,你不是说你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不通么,今儿倒是出尽了风头啊!”

  叶昀实在是懒得理会她们,横也是她们竖也是她们,她怎么着都是错,可看呆在马车上也无聊,便道:“可不是都不会么,我那简略的几笔,也能算的上是画,上回我给四姐画的绣屏就比这个美上不知道多少呢,要是不会一点,怎么画绣图啊?按说,都是夫人教导的好。”

  叶芙哑口无言,一时呐呐,叶青珊气的瞪着叶昀,“你不是说雪花膏都没了么,怎么还有那么多给上官师傅!”

  叶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我上回送老祖宗珠串的时候,又买了些回来,不成么?”

  叶青珊气的咬着牙,怒不可知,“那我叫你多给我一些,你怎么没给,回去就给我送去。”

  叶昀冷眼看着叶青珊,“雪花膏二两银子一小盒,八姐拿了银子来,我让胭脂天天往外跑,你要多少我都给你买回来,那大熊,一百两银子一个,二姐和八姐想要么?”想平白无故占我便宜,不仅连门没有,我连窗户都给你堵死。

  叶青珊叶芙气的都快冒烟了,“怎不见你向上官师傅要银子,我们你的亲姐妹,你有了好东西不想着我们,倒想着个外人。”

  不提起这个还好,一提起这个叶昀就来气,叶昀冷声哼道,“啊,你们是我的亲姐妹,明白着告诉人家我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不会,想着法子看我出丑不算,还跟外人联起手来奚落我,多好的姐妹啊,看我丢叶府的脸面很开心吧?”

  叶青珊叶芙被叶昀一番话弄懵了,一直木讷少语,被她们欺负惯了的人,竟反过来教训起她们来了,叶芙气的挥手就向叶昀煽过来,叶昀伸手抓住她,哼道:“想清楚了再动手,今儿老祖宗可是派了春暖跟着来的,你们还是想想老祖宗要是知道你们今儿是如何奚落我的,会有些什么惩罚吧。”

  叶青珊叶芙一时怔住,复又开口道:“你唬谁呢,春暖什么时候跟去的,我们怎么都不知道。”

  叶昀笑着,“没看见不代表没去,不然贺礼谁送去的?”你们只管着玩,什么都不问,好在没出什么乱子,不过今儿叶芙盯着个男子半晌出神,也真够丢脸的,也不知道除了她可还有外人瞧见。

  叶青珊叶芙这才有些后怕了,平时都是苏夫人派人去的,叶芙说话就少了些叶忌,以为今天也是一样,没料到事情竟是这个样子,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了,春暖是老祖宗的人,谁都收买不了的。

  果然,等她们去留仙院的时候,老祖宗脸色难看的要命,叶青珊叶芙见了腿都有些颤,老祖宗见了,端着茶轻轻的啜着:“这都怎么了,不过才去参加了一趟寿宴,回来连安都不会请了?还是连我老人家也不放在眼里了?”

  叶青珊叶芙吓的脸色煞白,老祖宗可从来没有用过这种语气跟她们说过话,当即吓的跪了下去。

  老祖宗见了叶昀脸色倒还温和,今儿她的表现她很满意,听春暖说她跟两个上官师傅关系都不错,那些们也都赞赏叶昀,老祖宗觉得脸上有光,再看叶青珊叶芙的表现,除了背后捅刀子外,一无是处。

  便对叶昀笑道:“累了一天了,先回去歇着吧。”叶昀忙应声下去了,这惩罚叶青珊叶芙的事,她还是不要参与的好,免得惹火上身,想来这回她们两个是无论如何也逃不掉了吧。

  叶昀出了留仙院却是没有回院子,而是颇费了一番功夫去了梅夫人那里,梅夫人见了叶昀,忙拉着叶昀,眼睛也红彤彤的,不用猜也知道定是哭过了,叶昀朝赵嬷嬷瞟了一眼,赵嬷嬷立即回道:“奴婢见着舅爷了,梅夫人也知道了。”

  梅夫人拉着叶昀的手,声音也有些沙哑,“多亏了有你,不然我们还不知道有没有重逢的那一天。”

  叶昀反抓住梅夫人的手,拿帕子帮她擦眼泪,劝道:“能认回舅舅是件喜事,母亲哭什么呢,快别哭了,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为何舅舅会潦倒成那副模样。”

  这才是叶昀最为关心的,她倒是听过两句梅夫人原是大家闺秀,落魄才到叶府做的妾,只是那些传言叶昀不大信,还得梅夫人她的母亲口说她才相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