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来了各家的少爷公子,屋里的一众小姐们便如打了鸡血般更加兴奋,平日里都是大家闺秀,锁在深宅里也难得出一次门子。

  更是难得一见除丈夫父兄以外的男子,这会子一下来了那么些俊俏男子,自然私心里都想在男子们的心里留个好形象,俗话说,女为悦己者容嘛。

  若说方才是以琴助兴,可由了他们的到来,这里就演变成了战场,一时间,你方唱罢我登场,以歌为器,以舞为兵,以琴为战,整个场面撕杀激烈,热闹非凡,倒比她前世看过的寿宴热闹多了。

  叶昀静静的坐在那儿,别人唱得好,她自是鼓掌庆贺,人家弹得动听她也跟着赞美几声,谁都不落下,不过,这群人真的表演的很好,长的又漂亮,就更赏心悦目了。

  叶昀到此时方才有些了解,为何她送上官夫人荷包祝寿的时候,她们都有些诧异了,原来这才是她们祝寿的方式啊,叶昀掩嘴笑笑。

  左相夫人坐在上面看着外面那些男客们,心里有几分哀戚,原来轩儿该跟他们一样,洋溢着朝气才是,若是轩儿能站起来,定是这群人中的佼佼者。

  一旁的中年妇人见左相夫人眼里有几分哀色,手抚着丹寇,笑着对左相夫人道:“听说公子订了亲,不知是哪家小姐,今儿来了没有。”

  中年妇人将军夫人,她的话一出,旁边就有不少人露出了好奇之色,又一位夫人接口道:“听说是叶家九小姐呢,人还在病榻上,夫人就将亲事定了下来,那位小姐身子不大好么?”

  这位是县主夫人,是沈侧妃的姐姐,话语里充满了鄙夷,左相南宫夫人听着就不悦,“不过是偶感了点风寒。”

  县主夫人听了笑的更欢,“轩儿现在怎么说也是个公子,怎么给他找了庶女,难道是她有什么过人之处,可得给我们好好说说才是。”

  上官夫人听着,眉头也有些皱了起来,帮腔道,“叶九小姐温婉贤淑,恭谨有礼,是个不错的女孩。”

  叶昀正在看她们表演,突然发现有好几簇目光朝她射来,忙随着望回去,就看见左相夫人朝她招手,叶昀眨巴眨巴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花眼,忙站起来,走过去。

  左相夫人见叶昀过来了,忙笑着拍着叶昀的手,县主夫人见了,眼睛里就流露出鄙夷来,她身后站着的少女见了,直接开口问道:“怎么也没见你表演,你待会儿表演什么?”

  叶昀看着她,先前叶芙说她一样都不会的时候,她眼里就有鄙夷,这会子都知道她什么都不会,竟还明知故问,是有意为难吧,叶昀笑了笑道:“她们是给上官夫人拜寿,我早先已经拜过了,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顾念珠听了,不由的冷哼了一声,不是不凑这个热闹吧,是压根就没什么拿得出手吧,眼睛一转,笑道,“母亲,这位姐姐可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的,刚刚婉儿妹妹夸了她好一通,说是薇薇郡主也比她不上呢。”

  叶昀一听她说完,当即翻了个白眼,这人简直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断章取义,叶昀翻白眼的时候,直感觉到一道寒冷的目光射来,耳边就听见一华丽宫装妇人的说话声,“是么,那我倒要看看,她才艺如何了。”

  不用说,这位肯定薇薇郡主的母亲,是公主了,女儿被人家比下去了,她心里能舒坦才怪呢。

  叶昀朝她福身道,“顾小姐在说笑呢,婉儿可没说我在才艺方面有过人之处,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我就从现在开始学,也得十年后的事。”

  见这边热闹,上官婉儿像蝴蝶一般翩翩飞过来,搂着上官夫人的手臂,听了叶昀的话便笑道,“姐姐自谦了,要是姐姐用心学,哪里需要十年,不过一两年功夫就可以了。”

  顾念珠依旧面不改色,“姐姐难道不会么,可叶小姐都说姐姐会啊,不信你问问她们。”

  说着,她便走过去将叶青珊叶芙叫了过来,叶青珊叶芙见了叶昀直接笑着,“你就别谦虚了,昨儿老太爷可还说你诗做的不错呢。”

  顾念珠这才得意的看着叶昀,就连上官婉儿也都诧异的看着叶青珊叶芙,她们刚刚明明不是这么说的,肯定是顾念珠怂恿的。

  叶昀真要被这两人活活气死,难道她们就不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么,非得要贬低她看她出丑才好是不是,叶昀冷眼淡淡的扫过她们,叶青珊叶芙眉头一扬,“既然这么多人赏识你,你就随便写首诗就是了,听清楚了,是要自己作的,别投机取巧。”

  连叶青珊都不站她这边,叶昀真是无力了,那边就有现成的桌案,叶昀翻了个白眼后才走过去,上官婉儿就有些担心,真想过去帮她写字才好。

  叶昀看着一流色的毛笔,拿起哪个都下不去笔,最后一咬牙,挑了支画笔,随意的在纸上画将起来,毛笔字她会,但是她并不想张扬,用这画倒还是会一点的,只要避过写字就可以了。

  S更D1新√#最t快%*上酷P匠,网-

  一刻钟后,叶昀才将画纸拿起来,叶青珊叶芙几个就围了上来,上官婉儿接过一看,画技高超,比她的好多了,不禁又更加钦佩起叶昀来了,冷眼瞅着叶青珊叶芙,“你们不是说昀儿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不通么?!”

  叶青珊叶芙也诧异了一回,不过她们可没忘记是要叶昀作诗的,便道:“你的诗呢,在哪儿呢?我怎么没看见。”

  叶昀睁着眼睛看着她们,“就在画里面呢。”

  上官婉儿也左右前后看着画纸,摸不着头脑,直接将叶昀的画传将开去,一大群人都没见着,左相夫人倒是看出她的心思出来了,笑着看着叶昀,是个有才情的。

  这里这么热闹,南宫励潇洒地走入堂中,直接接过上官婉儿手里的画纸,品将起来,可就是想不出贴切的诗句来,便拿着去给那群少爷公子们揣度去,一圈后又拿了回来,对叶昀深深一揖道,“叶小姐好才情,还望告知画中蕴含的诗句。”

  叶昀浅笑着回了一礼,道:“公子谬赞了。”

  上官婉儿也在一旁道:“叶昀姐姐快说啊,再不说,我今晚就得失眠了。”

  叶昀这才开口道,“这幅画所描绘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上官婉儿比对着叶昀的诗句和手里的画,真的太符合太贴切了,不由的露出钦佩之色,脱口而出,“快把诗句给添上。”

  叶昀脸当即就红了,暗暗噌了上官婉儿一眼,上官婉儿缓过神来,不由的微张了嘴巴,她把这茬给忘了,不由的呐呐而笑。

  顾念珠在一旁看着,见叶昀吸引了众人的眼球,当下没差点咬碎一口银牙,现在见叶昀和上官婉儿之间的眼色交流,不禁笑道:“姐姐不会是因为不会写字才画幅画的吧?”

  无事生非的主,叶昀不喜欢她,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道:“不是不会写,只是用不惯毛笔,平日里用毛笔写字都是由丫鬟代替的。”

  顾念珠指着进门的胭脂,笑道:“是由她代替的么?”

  胭脂一进门,就被人指着,真是摸不着头脑,书墨抱着个大白熊进来,一路被人打量,里面有不少青年才俊,不由的脸都红了,她当然知道大伙儿看的不她,她怀里抱着的毛茸茸的熊,可是她就是脸红了,和怀里的白熊一比,就更衬得她脸红了。

  上官婉儿一见书墨怀里抱着的熊,就忍不住两眼精光闪闪,将手里的画纸递到南宫励手里,拽着叶昀,“那就是姐姐要送我的礼物?”

  不等叶昀回答,书墨上前,直接将熊递到上官婉儿手里,这才能正常呼吸,“是叶九小姐送婉儿小姐的。”

  一屋子人的眼光都被那熊给吸引住了,还是头一回见这么可爱的熊呢,不禁有些羡慕起上官婉儿起来了,不过就是维护了她几下,她就舍得将这么可爱的熊给送人了,未免也太大方了点吧?

  上官婉儿抱着熊,忙向叶昀道谢,叶昀笑着,“我是见婉儿跟它有几分想通之处,这才忍痛割爱的。”

  上官婉儿红着脸,抱着熊坐到上官夫人身边,上官夫人和蔼的看着叶昀,又摸着上官婉儿的脸,笑道,“今儿不知是母亲过寿,还是婉儿过生辰呢。”上官婉儿笑的合不拢嘴,“自然是母亲过寿了,婉儿不过是占了母亲一点点便宜。”

  叶青珊见着上官婉儿手里的熊,眼睛里火苗乱窜,想不到叶昀屋里还有这么些好东西,她可是她的幕帘啊,怎么不见送她,若非这里人多要叶及着形象,叶芙估计已经上去骂叶昀猪脑子了。

  薇薇郡主看那熊毛茸茸的可爱非常,忍不住上去摸摸,上官婉儿抱着熊将身子一歪,“雪花膏可以给你一点,这个可不成。”

  薇薇郡主将眼睛一瞪,“我就是看看还不成么,也没想要你的啊。”

  上官婉儿鼓着嘴,“那也不成,你刚刚可是拿糕点吃了,万一把我的熊弄脏了怎么办,”说着,又翻看自己的手,她刚刚也吃糕点了,忙叫书墨把熊抱上官夫人屋里去了,省的大家盯着熊,把熊给盯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