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夫人听南宫轩也来了,朝左相夫人笑着,“许久没见轩儿了,他来了怎么也不进来?他还跟小时候一般俊朗吧?”

  左相夫人淡淡的笑着,如一朵深谷幽兰,“来倒是来了,只是这会子不定上哪儿去了。”

  夫人脸上笑容依旧,只是眼睛却黯了些光彩,轩儿还是不愿意来人多的地方,上官夫人见了夫人的异样,忙拍着她的手,“无碍,他总会有来看我的一天。”

  夫人点头笑着,今日轩儿愿意出门已经是个好开端了,这还是因着叶昀的缘故,夫人不由的多看了叶昀几眼。

  虽然在一群小姐中样貌不是最出众的,但是气质闲雅婉和,清冷却有礼,淡定从容,不阿谀奉承,她果然没看错,将来有她陪着轩儿,她也放心。

  前来拜寿的人越来越多,大多都是贵族女眷,每位都带着一两位小姐来,向上官夫人拜寿后,便寻着同龄人一处玩耍,这些人都是出惯了门的,寻到玩伴便熟稔的交谈起来。

  叶昀因着不受苏夫人待见,从未出过府门,就是自家府里有了宴会,过去的她也是胆小怕羞又木呐,躲在自己的小院里不敢出门,所以,认识的人真是很少,其他几个年纪相仿的各自都有相好的朋友,相互低语谈笑,无人与她交谈,显得孤独冷清。

  不过,好在她心境平和,这些个小姐们不过都是十四五岁年纪,在她眼里也就是初高中生,聊的那些话题也是左右绕着衣服首饰还有些诗词歌赋之类,实在也与她们没什么话好说,对她们偶尔投来异样的目光,她也视而不见,脸上始终挂着淡定的笑容。

  可上官婉儿特地下了帖子将叶昀请来,就是存了让叶昀多结识一些千金的念头,聚在一起的又都是名门闺秀,以后都会嫁入豪门贵户的,大家打小在一起认识了,交个手帕交,以后嫁了也多些朋友,拉扯些关系,相互帮衬。

  可那些个贵族小姐们,都是有心气的,见叶昀相貌一般,穿戴也还算可以,只是跟她们一比就差远了,又是个庶出的,自是有些瞧不起,看她的眼光也是淡漠得很,若非怕扫了上官婉儿的兴,估计连句话也不会跟叶昀说。

  这群人中总有那些心高气傲的,见上官婉儿跟一个庶女走的太近,怕她失了身份,拉着她的手道:“婉儿妹妹,一段时间没见你,你的眼观品位差的也太远了点吧,她何德何能让你如此接待,连我来了,都没见你多露两个笑脸。”

  说话的这位也是位皇亲国戚,母亲是公主,封号为薇薇郡主,长得清丽俊俏,高挑的身材,气质清幽如兰,很是美丽,只是有些孤芳自赏的高傲,皇室中人嘛,那份傲气逃不掉的。

  上官婉儿当即鼓起了嘴,“我的眼观品位以前就高,现在就更高了。”

  薇薇郡主挑了挑眉头,又瞅了眼叶昀,笑问道:“那你倒是说说她都有些什么长处,让你另眼相待,我可是听说你特地下了帖子将她请来的。”

  薇薇郡主这话一出,屋里其他不知情的人都露出诧异的目光,上官婉儿不好意思的瞅着叶昀,老实说她也不知道她都会些什么,不过她可还记得叶昀说过不让透露她会医术的事,想了想便朝薇薇郡主道:“总之,她会的我们都不会就是了。”

  最新s章c节"上酷匠XO网

  薇薇郡主睁大了眼睛看着上官婉儿,以为她是开玩笑的,屋子里其他人也都愣住了,有什么东西是她一个小小庶女会,而她们不会的,她们可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的。

  叶芙直接上前笑道:“上官师傅真是抬举她了,我这庶妹从小就木讷,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半点不通,连毛笔都不会用呢,她不过就是会点儿绣活和舞蹈,在场的哪个不会。”

  胭脂见叶芙当众诋毁叶昀,气的嘴都鼓起来了,忍不住腹诽道,也不知道昨儿个老太爷夸的是哪个,老祖宗赏的又是哪个,我家小姐会制香,你们会么,会治病,你们会么?

  上官婉儿也睁大了眼睛,上回叶昀说她不会写字,她以为她只是不想让外人看出她的字迹,原来她是真的不精通,可她看着不像什么都不会的人啊,肯定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罢了,那点眼光她还是有的,就连母亲都说她不简单。

  微微郡主听了,又见上官婉儿错愕的样子,以为她认识到自己识人有误,便朝上官婉儿笑笑,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上官婉儿也是个不服输的,仰着脖子帮叶昀辩驳,“不会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怎么了,她会的比这些有用多了,我不跟你们说,反正我觉着好就行了。”

  叶昀见上官婉儿鼓着嘴,一副憋得很辛苦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让她想起家里才做好的大白熊,忍不住就笑了出来,上官婉儿听见了,红着脸看着叶昀,她就郁闷了,大家说她什么都不会,她还笑得出来,忍不住就问出了声,“你笑什么?”

  叶昀忍不住摇头笑道:“今儿来给夫人拜寿的,都是些大家闺秀,定是才情绝佳,我会的那点儿东西着实不能比,婉儿这般维护我,回头我让胭脂给你送份礼物来,你肯定喜欢。”

  上官婉儿眨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望着叶昀,问道:“可是雪花膏,那个我喜欢。”

  叶昀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你想要雪花膏啊,我倒还有两盒,回头一并给你送来。”

  薇薇郡主一听,忍不住好奇的问道:“那什么东西,我怎么从来没听过。”

  上官婉儿把头一歪,随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怎么样,我说叶昀姐姐知道的你不一定知道,你还不信,这回总算信了吧。”那扳回一局的得意的样儿,眉眼弯弯啊。

  薇薇郡主被上官婉儿笑的脸都红了,横竖也才十四五岁,气的直拿眼睛瞪她,上官婉儿笑够了这才开口,一本正经的道,“老实说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反正是好东西就了,你就没发现我最近变的更漂亮了?”

  叶昀听的直摇头,这上官婉儿貌似还有些自恋,薇薇郡主睁大了眼睛,点点头,“确实变的更漂亮了,你老实交代,得了什么好东西,也得送我一份不可。”

  叶芙在一旁听着,心里那个悔恨啊,上回就该把雪花膏给她送来才是,可惜了,那一盒她今儿早上已经用了。

  上官婉儿抬眸望着叶昀,好似在询问能不能转送,叶昀抚着额头,从两人的交谈时的随意,就知道两人关系不错,便笑道:“婉儿想要,那我现在就回去差了人送来。”

  上官婉儿一听,立即摇头道,“你可不能走,好不容易才来一趟呢。”

  扭着眉头纠结了好一会儿,最后把目光唆向跟在叶昀身后的胭脂,红着脸道:“不如我让书墨跟胭脂回去取来?”

  叶昀想了想,胭脂回去一趟正好,她心里正有事要交代呢,便对胭脂道:“你跟书墨一块儿回去,再去程姨娘那儿问问,可还有没用过的,一并拿了来,不要多耽搁,让碧儿去照顾程姨娘,让赵嬷嬷跟你一起出府,今儿的事情只需跟赵嬷嬷说,跟夫人一字都不许透露。”

  胭脂忙点头应下,知道叶昀最后说的小姐是叶昀的生母。赵嬷嬷是当初照顾过梅夫人的,是个忠仆,是不是真的是梅夫人的兄弟,让她来辩辨就知道了。

  上官婉儿乐呵呵的笑着,薇薇郡主对叶昀也有些改观了,她神色怡然,上官婉儿对她好,她一点傲色也无,要换成她身边这群人,还不定多谄媚呢,心下便有了两分结交之意,可想起先前说过的话,又有些拉不下脸来。

  其实叶昀也有别的打算,雪花膏要在这群人中打响了名头,以后她将铺子开起来,名声在外,生意定然好做许多,而且传的时间越久,对她越有利。

  书墨跟胭脂走了,宾客也来的差不多了,上官婉儿瞅着薇薇郡主,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我可还记得呢,你上回说要在我母亲寿宴上表演一曲以作庆贺的,没忘记吧?”

  薇薇郡主直接将帕子扔上官婉儿身上,嗔道,“就属你记性好,不过,今儿上官夫人的寿辰,怎么着也得你先来吧。”

  上官婉儿点头,“这是自然,不过你得做第二个。”言外之意,就是后面还有许多了。

  上官夫人病的久了,府里从来就没今儿这般热闹过,更喜欢看小丫头们聚一起玩乐,忙指使着丫鬟好生备琴,好在花厅大得很,地上又是铺了丝绒毯子的,这些小姐们想歌便歌,想跳便跳,琴也抬了两张出来。

  首先出场的自然上官婉儿了,她从容地出来,优雅地坐于瑶琴前,一曲《凤求凰》弹得婉转悠扬,无论是从指法技巧还是乐律音准,全都无可挑剔,琴音未落,便引来那边男客们也过来聆听欣赏,自然是掌声雷动,赞不绝口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