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婆子便躬了身子将人往院里引,叶昀瞥头看了眼胭脂跟男子,复朝叶青珊叶芙道,“你们先去,我待会去找你们。”叶青珊叶芙狠狠的瞪了眼叶昀,仿佛叶昀掉了她们面子似的,恶言相向,“你少坏了礼数,你是什么身份,竟还让上官师傅一等再等,别以为是上官师傅亲自下的帖子邀请你来的,就可以摆架子,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吧。”

  g@酷'_匠网永i久A!免w费z》看小说X,

  上回在定远探花郎府叶昀说她坏了规矩的事,叶芙可一直记着的,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可能会错过?恨不得让所有人知道她不守规矩才好。

  叶昀神色淡淡的瞥了她们两人一眼,朝两个婆子道:“麻烦上官师傅久等了,只我有点儿急事,要耽搁些时间,烦请代为向上官师傅赔罪。”

  两个婆子笑着应了,眼前这位可是上官师傅一而再再而三交代的贵客,她们哪敢怠慢,再说这位叶九小姐神色温和,对待她们下人也和颜悦色没有半点倨傲的架子,她们瞧着就喜欢。

  若非真没急事,怎么会到了相府门口还不进去的,倒另外两位叶小姐,当着众人的面,这么奚落自家姐妹,真是半分情面不留,便朝叶昀福身道:“叶九小姐有事就先去忙,奴婢差人在门口候着便是。”说完,带着叶青珊叶芙进了相府。叶昀转身便去寻胭脂去了。

  右相府另一边,一辆豪华贵气的马车停靠在那儿,四个角上缀着珠串儿轻声晃动,左右摇摆,斑鸠双目注视着叶昀,面无表情的开口,“叶九小姐没有进右相府,我们还进去么?”

  掀开一角车帘,南宫轩也看见叶昀了,眉头微皱,脸色也有些难看,笨蛋,在家被欺负出了门还是被欺负,她的伶牙俐齿难不成搁在家里没带出来?她这又是要去做什么?

  斑鸠将马车赶至叶昀的身边,南宫轩掀开帘子,黑着一张脸看着叶昀,“上车。”叶昀抬头瞥了眼南宫轩,又看着胭脂,顿了一下才道:“我有急事。”

  南宫轩当即眼里就窜出来一簇火苗,扫了一眼那个瘦不拉几的中年男子,语气冷硬,“你们几个都上来。”他的话才说完,斑鸠已经去拽中年男子了,男子体虚,斑鸠又是练武之人,一下就被扔上马车了,叶昀狠狠的剜了一眼南宫轩,由胭脂扶着也进了马车,胭脂最后也进去了,只是她爬的时候有些艰难,结果被斑鸠拎着衣领就给扔了进去。

  胭脂气的牙都痒痒,梁子就这么结下了。进了车内,叶昀理都不理南宫轩,直接问中年男子道:“梅亦清你可认识?”

  男子连忙点头,复又焦急的问道:“她还活着是不是,她现在人在哪儿?你是她什么人?”一连串的问题,简直就反客为主,胭脂皱着眉头看着他,“你别急,先回答我家小姐的问题先。”

  男子这才敛了神色,坐正了,叶昀见了就有些想笑,她这又不是审犯人,用不着这么拘谨,“你叫什么,跟梅清音是什么关系?”

  男子神色一凛,又多看了叶昀两眼,南宫轩在一旁看着就有些生气,这男子也太不知礼数了,恨不得扯下面具给叶昀戴上才好。

  男子思量了一下,她知道梅亦清应该不是巧合,再看她也不像个坏人,这才开口道:“在下梅亦衍,与梅亦清是双胞胎兄妹。”

  叶昀心下便安了两分,胭脂却是睁大了眼睛,这个穷困潦倒的男子是梅夫人的兄长,那岂不就是九小姐的舅舅了,难怪长的跟梅夫人有几成相似呢。

  南宫轩在一旁独自生闷气,从来只有他忽视别人的时候,头一回被人给忽视了,还是因为一个潦倒穷困到不行的中年男人,心里真是百般不是滋味,气的直拿眼睛去戳叶昀。

  中年男子见叶昀半天没发问了,急的心里就被猫挠一般,忍不住再次出了口,“她是不是还活着?”

  叶昀点点头,男子当即红着眼睛笑了出来,活着就好,叶昀见他是真的欣喜,也不再多说,吩咐斑鸠将马车停到一处客栈,将荷包里的十两银子拿出来给他,“先在客栈住下,我明儿会请她出来找你。”她指的自然胭脂了。

  男子拒不接受,胭脂实在受不了他的迂腐了,拿过银子直接塞他手里了,“让你接着你就接着。”男子这才红着脸接下,又道了谢,并说明有了银子就还给叶昀,这才由斑鸠扶着下了马车,进了客栈。

  “他是谁?”男子一走,南宫轩就忍不住问出了声,否则得憋死。

  “十有八九是我亲舅舅,”叶昀幽幽叹道,心里却想着要是梅夫人知道这个消息还不知道有多开心呢。

  南宫轩瞪大了眼睛,端正了神色,他绝对没想到能撞到叶昀认亲,还好刚刚没表现的失礼,不然留下了个坏印象就不好了,他刚刚瞪了人家几眼应该不算失礼吧。

  马车掉转了个方向,朝右相府而去,在相府前停下,叶昀和胭脂下了车,马车便又调转了个方向,走了。叶昀回头看了眼马车轱辘带起的灰土,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不是来给上官夫人祝寿的么,怎么又走了?

  守在门口的婆子见叶昀回来了,忙又迎了上来,态度恭谨的让其他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右相府何曾对谁这般毕恭毕敬过啊,再看她穿戴也才一般啊。

  婆子将叶昀领至内院正厅,屋子里坐了好些人,上官夫人坐在罗汉床上,脸色比上回见到的又好了几分,她身侧坐的是她未来的婆婆,左相夫人,上官婉儿就站在上官夫人身侧,看着叶昀,甜甜的笑着。叶昀忙上前给她们行礼,行完了礼再正式给上官夫人拜寿。

  送上一个五福的荷包,里面装了十二粒牡丹香,为给上官夫人拜寿特地制的,上官夫人笑着收下了,夸赞了叶昀几句后,上官婉儿这才上前拉着叶昀,嘟着嘴道:“昀儿,刚刚我还以为你有急事来不了,要等上好久呢,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

  叶昀歉意的一笑,“没先来给夫人拜寿,失礼了。”话才说到一半,叶青珊叶芙就上前瞪着叶昀,“她哪里什么急事啊,不过在右相府门口遇见了个叫花子,寻他去了。”这话说的,根本就在指责叶昀将个叫花子看的比上官夫人还要重要,叶昀才懒得搭理她们两个,她们两个根本就借故撒气,气她有牡丹香都不献出来给她们,让她们拿去讨好上官夫人。

  上官婉儿却皱起了眉头,“相府门前怎么会有叫花子呢?”

  叶昀笑道,“哪里是什么叫花子,不过个想上门送贺礼的宾客而已,因为没有请帖进不来,又不小心撞了墙,受了点伤。”

  上官婉儿这才点点头,这样的事情相府确实多了去了,便对叶昀道:“就姐姐心善,往日遇到这些人都不用理会的,下人不让他们进来,他们自然就会走了。”这时,一个花容月貌,娇俏可爱,年纪约莫十四的小姐上前,朝叶昀嘻嘻笑道:“刚刚在府外我就见着姐姐了,只是还没来得及打声招呼,姐姐就上了辆马车,姐姐,那个戴面具脾气很坏的男子谁?”

  这个女孩右侍郎千金,陈圆圆。叶昀一时怔住,没料到这么个可爱的小姐说出来的话竟这么出人意料,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她私会啊,罪名可不小,果然,她的话才出口,叶青珊叶芙就投来置问的眼神。

  叶昀朝陈圆圆笑了笑,“既看见了戴面具的男子想来也该看见左相府的标志了,公子爷不仅心善,脾气也很好,还特地送了人去客栈呢。”陈圆圆一听,立马闭上了嘴,左相夫人可还在这儿呢,她说公子爷脾气不好,那不是成心惹夫人不快么,她没料到叶昀竟承认自己上了马车,否则绝对不会开口了。

  听到马车里坐的是左相公子,叶青珊叶芙就息了火气,还以为是去见谁了呢,叶昀跟他定了亲,这见面就不能说是私会了,充其量也就是有些于礼不合而已,再看左相夫人的样子,根本就没半点责怪叶昀不守礼的意思。

  不过一人说他脾气很坏,一人说他脾气很好,相比较而言,她们还是比较相信陈圆圆的话,她们原先也打听过。

  听说公子爷脾气可坏了,见谁不顺眼就砸谁,就连自己府里的人见了他都撒腿就跑离得远远的,还没进门就被人家吼了,嫁给这样一个人,叶昀以后的日子可想有多凄惨了,这般想着,就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

  左相夫人笑着看着叶昀,她没想到叶昀大大方方的就承认了,还维护轩儿,想起今儿在马车上,轩儿戴的那个面具,是因为她曾说了句极美,所以轩儿才戴着面具不给她看的吧,轩儿还是那么别扭,可也不能一辈子都戴着面具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