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叶芙自得洋洋的样子,叶昀真疑心她不晓得三四个时辰是什么概念,不然定会选择抄女戒了,上回她绣富贵牡丹时,一连坐在那儿几个小时的那种煎熬。

  她可记得清分明楚呢,弹琴虽说是一种享用,可每天弹六到八个小时的琴,又是在老祖宗屋里,她岂敢马虎,少不得打起十二万分肉体了,几天下来还不得脱层皮啊,就算她再怎样混时间,也不敢太过明显了,谁叫她自个儿夸下了海口呢,什么是苦练,集中肉体一遍又一遍的弹啊…… 

  L"看正tV版章》节c上酷#匠}网2

  胭脂也是开心的不得了,她只晓得上回九小姐在程姨娘那儿弹连一个时辰都坐不住,四小姐这回苦头有的吃了,活该,谁叫她恶人先告状的,还想把她留在探花郎府,想的到美,活该倒运。

  可胭脂心下也有些不安,临走前,苏夫人那个狠毒的眼神看的她心发慌。 

  叶昀回了院子,珠儿翠儿忙迎了上来,叶昀笑着问了两句,“碧儿还没回来?” 

  珠儿摇摇头,一张粉嘟嘟的笑的煞是心爱,清灵脆声如珠玉落盘,“碧儿姐姐还没回来,不过应该快了,姑娘饿了吧,奴婢这就去厨房领饭。” 

  叶昀点点头,看着她们手里的扫把,笑道,“我院子里来人少,落叶也不用掉一片扫一片,早上扫一次就成了,留点落叶看着也有些秋意。” 

  说完,回头又叮嘱胭脂道,“上回程姨娘让人送了匹布料来,你们拿去一人做一套衣裳。” 

  胭脂听了欣喜不已,却是摇头道,“那怎样能成,那是程姨娘给姑娘的,况且那布料也不是我们做丫鬟的能穿的。”珠儿翠儿也是跟着点头,府里丫鬟的衣服料子是有规矩的,主子恩赐自然快乐,可是万一被人嫉妒,那可是要连着主子挨罚的。 

  叶昀无语,真不是普通的规矩多,想恩赐点衣料让她们做两件冬衣御寒都不成,叶昀微蹙眉头想了想才对胭脂道,“我那儿应该还剩有几两银子,回头你去外面买了适宜的布料回来,里里外外一人做两套,还有棉絮鹅毛什么的也多买些回来,我有用,东西多了让珠儿陪你去拿。” 

  几人忙眉开眼笑的应下了,胭脂还要好些,叶昀待她们好是早就晓得的,珠儿翠儿才来几天,欣喜坏了,上回叶昀把雪花膏送给她们时,弄的两个丫鬟打动的又是磕头又是哭鼻子的,叶昀一阵头大。 

  叶昀叮嘱完,径直进了屋,挠着额头想,这银子还是不够用啊,今儿让碧儿拿着十五两银子出府买香料去了,她撞了人又糜费了二两,往常只剩下八两了,得想个法子挣点银子才是,不然要买点东西总是束手束脚的。 

  叶昀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眼前的三个镯子,一个玉佩,脑海里想着的却是左相府送来的那些珍珠,上回听着就有好些,要是能卖个几颗也够她花的了,可是她又不好去找人家要,还没出嫁就打起了嫁妆的主见,心里觉得有些怪怪的,便把这个不实在际的想法抛远了,不提。 

  吃过午饭,叶昀绣了会儿针线,碧儿便拎着两个包袱回来了,胭脂忙放下手里的活给她倒杯茶,问道,“东西都买齐整了?” 

  碧儿把包袱放下,接过茶水咕咕的喝起来,听了点点头,“都买齐了,笔墨纸砚还有颜料都在小包袱里,香料都在大包袱里。” 

  叶昀翻开小包袱一看,果真一整套的画笔都备齐了,叶昀见其中还有两只不一样的,拿起来看了看,等反响过来便直接给了胭脂,笑道:“把毛笔写坏了吧,这两只应该是碧儿特地给你挑的,这个字帖也应该是给你的。”说着又把字帖递到胭脂手里。 

  胭脂立时闹了个大红脸,狠狠的瞪了一眼碧儿,她练字把毛笔写坏的事,她怎样也跟姑娘说,忙拿着毛笔跟字帖下去了。 

  碧儿在一旁见了,掩嘴直笑,胭脂走了没两分钟又拿着字帖回来了,红着脸递给叶昀,“这个应该是给您的,有两份。” 

  这回轮着叶昀窘了,也不去接字帖,成心去翻大包袱,“两贴都是给你的,好好练,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练好字。”以后毛笔字就由你们代写了,叶昀在心里补充了这么一句。 

  说完,拎着包袱就进来书房,她得想法子挣钱了,进门前,回头看着两人道,“多休息会儿,半个时辰后来书房找我,有活干。”碧儿胭脂两个忙点头应下。 

  叶昀进了书房,将笔墨纸砚摆好后将香料归类,再凭着记忆将香木拿小铜秤称量起来,一包包的放置好,等称了十二包后,已是半个时辰后了,碧儿胭脂两个进屋,叶昀便叮嘱道,“这里有十二份,你们一人担任六份,有些大包里有小包,不能混杂了,如何制用什么装都用纸条写好压在纸包下面,制好一份就把那份的纸条给烧毁掉,也不用太急,渐渐来,活干的细一点儿。” 

  碧儿胭脂忙点头应下,乐呵呵的忙活开去,叶昀又去拿了针和线来,这些待会儿都是会用到的。 

  叮嘱完,叶昀便拿着绣篓子去外面,百寿图才绣了一点儿,得抓紧了绣。 

  珠儿和翠儿也跟在一旁看着,府里的丫鬟几都会一些绣艺,只是水平上下不同而已,这会儿不用扫落叶,也没什么事可干,就守在叶昀身边看着等叮嘱,叶昀痛快叫她们拿了绣棚子来,大家一块儿绣,两小丫头快乐的去本人房里端着绣篓子就来了。 

  叶昀在一旁看着,偶然的帮着指点两下,珠儿和翠儿两个原就机灵,也很认真的学,她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把手艺练好了,到时分能帮九小姐绣嫁妆也就是绣荷包绣帕子啦,要是叶昀晓得她们认真学习的动力是这个,非得吐血不可。 

  碧儿胭脂两个也是劲头十足,一个下午都在屋子里忙活着,晚饭要不是叶昀去喊她们,她们估量都想不起来,这般兢兢业业看的叶昀都汗颜,想当初她跟外婆学制香时自认本人的劲头足了,往常跟她们一比,唉,幸亏外婆没见到这两人,否则三人凑一块,家里还不得拿香珠当饭吃了,由于没人记得去烧饭…… 

  香珠制好了,也都按叶昀的请求搓成弹子大小的光亮丸子,并放在贴好标签的鱼戏莲青花瓷盘内,放在阳光边树荫底下阴干。 

  老槐树下背着院门口处,一溜长的青花回纹盘子,里面装了好些珠子,其中六个盘子里皆有两窜印寿字佛珠,各十八粒,颜色皆不同。 

  等香珠晾干,叶昀将特地寻来的本性雕群仙祝寿图山梨木圆盒内也垫上新棉,内分四格,分别摆放好黑、白、黄、菩提四色香珠串各两串,盖上新棉,再铺上彩绘松鹤延年图的油纸加盖。 

  胭脂见叶昀准备这些明显是祝寿用的东西,疑惑的睁大了眼睛,“给老太爷的寿礼不是百寿图么,怎样改送佛珠了?”从未听说老太爷信佛啊,老祖宗还差不多,可老祖宗的寿辰早过了啊。 

  叶昀又将圆盒拿包袱装好,笑着递到胭脂手里,“这不是给老太爷的寿礼,你再进来一趟,把这些拿去外面卖了,低于一百五十两就拿回来。” 

  胭脂颤颤的不敢接,一百五十两啊,不对,应该是比一百五十两还要多,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啊,叶昀见她面颊微红,似是怕难当此重担,便笑道“让碧儿陪你一块去总成了吧,路上要真遇上打劫的了,就把东西扔了,人回来就成了。” 

  胭脂一听,脸更是红了,她表现的有那么明显么,主子怎样一眼就瞧出来了,只是她身上从未揣过多于二十两的银子,忽然一大笔银子交到她手里,有些心慌。

  不过听叶昀都这么说了,胭脂心里打动,暗道,就是豁进来这条小命也得帮九小姐办成这事,忙接过包袱就要进来,叶昀又将她喊住,吩咐了几句话,两人便一同进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