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两个时辰,两人便回来了,脸上容光绚烂,连嘴都合不拢,见了叶昀,胭脂忙从怀里掏出两张一百两的银票出来,叶昀看着那两张纸啊,眼角直跳,一手晃着银票,一边问道:“这钱在府里怎样用?” 

  打赏下人,或是去厨房置办酒席,拿一百两银子去,不惹人疑心才怪,她可是叶府出了名的穷光蛋,传到苏夫人耳里还不得诬赖她偷窃啊。

  叶昀的话像一盆冷水哗啦啦的浇下来,碧儿和胭脂的笑脸立马阉了,快乐坏了,就把这事给忘了,忙低着头认错,认完了错又道,“奴婢这就去把银票换成银子。” 

  叶昀一人送上一个爆栗,“一天跑两趟,不惹人疑心才怪,你们两给程姨娘送糕点去的时分,拿张银票去换些零散银子回来就成了,几两就够了,姨娘要是问起来,晓得该怎样说吧。” 

  碧儿瞪大了眼睛,胭脂却点头道:“九小姐把镯子当了,得了二百两,这一百两是特地拿来给小少爷花的。” 

  叶昀称心的点点头,这样一来,程姨娘就是想回绝都难,便让她们去了,叶昀左右翻转着那一百两的银票,怎样看怎样不真实的觉得,看惯了毛爷爷,虽然毛爷爷还没这个值钱。 

  不过两刻钟时间,碧儿和胭脂便回来了,见了叶昀便拿出二十两碎银,道:“程姨娘非得要给这么多,奴婢不收程姨娘就不让奴婢们回来,还有,程姨娘让你明儿去跟她学诗词歌赋。” 

  叶昀听了直拿眼觑着她们,她几天没去程姨娘那儿就是怕程姨娘提起这事,敢情她压根就没遗忘呢,她们两怎样没帮着回绝啊,碧儿一见叶昀质问的眼神,立马接口道“我们说了您身子还没好全,程姨娘说能够再缓两天。” 

  叶昀顿时松了一口吻,拿眼睛瞪着胭脂,胭脂讪讪的笑着,挠着额头问道“还有好些香珠怎样处置,也制成佛珠拿去卖?” 

  叶昀摇摇头,笑道,“物依稀为贵,若是佛珠多了,也就不值那么些银子了,回头寻了适宜的盒子装起来,还有剩余的四串佛珠,找个漂亮点的盒子装着一会儿给老祖宗送去。” 

  轩雅院里,南宫轩正坐在轮椅上,手里还在翻转着叶昀的那个荷包,不时的把里面的三颗分发着淡淡香味的珠子拿来出来瞧瞧,猜想这到底是什么。 

  觉得到有人进来,忙将珠子装进荷包,揣在袖口里,抬头伪装看云,斑鸠见了也装作没看见,早曾经视而不见了,少爷就是别扭,想晓得里面的装的到底是什么,上回特还地跑去问人家,巴巴的从叶府追到探花郎府,人是见到了,可偏生要戏弄人家,耽搁了正事。 

  南宫轩见是斑鸠进屋,这才坐起来,见他手里拎着个包袱,一双美目眨了又眨,碧波流转,风华绝代啊,斑鸠早已习以为常了,免疫力超凡。

  直接将包袱递给了南宫轩,南宫轩有些猎奇的看着盒子,见那盒子就晓得是拜寿的,见了嘴角不由的漾开一丝妖冶的笑容,“送我的?” 

  斑鸠面无表情的启齿,“拿公子爷的银子买的。” 

  南宫轩听了笑容微敛,俊目蒙上一层黯然,要翻开盒子的手也顿住了,拿眼睛瞅着斑鸠,斑鸠接着道,“是叶九小姐身边的丫鬟拿去卖的。” 

  南宫轩听的一怔,又重新把眼光汇集到盒子上,解下花带,翻开盒子,入目的是四种颜色各异的香珠制成的佛珠,精致异常,南宫轩又看了看袖子里的荷包,不肯定的问道“这是她制的?” 

  斑鸠冷声回道,“不肯定。”不过,一个丫鬟应该也制不出来。 

  南宫轩思沉了一下,复而嘴角绽放一抹妖娆的笑容,手里把玩着佛珠,笑问道,“她缺银子?” 

  斑鸠断然嗯了一声,由于胭脂拿着银票迫不及待回府的样子,能够肯定缺银子,不过如今应该不缺了,二百两银子足够她用许久了。 

  南宫轩挨个的玩了玩佛珠,眼里闪出玩味的笑意,看来她要娶的公子妃还是个深藏不露的主啊,随手把盒子盖上了,道“给母亲送去,她肯定喜欢。” 

  那边左相夫人一进门,就听到这话,笑着走过来道:“什么好东西母亲会喜欢?” 

  南宫轩直接将盒子递到左相夫人手里,左相夫人猎奇的翻开一看,见了不由笑出声来,伸手怜爱地轻抚他的削肩,笑道,“轩儿送的礼物,母亲很喜欢,只是母亲的寿辰还早着呢,倒是……。” 

  南宫轩看着那寿礼的盒子,面颊微红,转着轮椅,鼓着嘴道:“右相夫人的寿辰不是就要到了么,这是轩儿帮母亲准备的,母亲可称心。” 

  左相夫人点点头,将盒子盖上,笑道,“轩儿长大了呢,是该好好谢谢右相夫人,若不是她,母亲也不会认识叶九小姐,轩儿备的礼物,她肯定喜欢,轩儿跟母亲一同去么?” 

  左相夫人问完,见南宫轩半天不应,看着地板发愣,左相夫人就晓得他不愿意进来,心下添了几分伤感,轩儿原是仙人之姿,可自从腿受伤之后,每年出府的次数十个手指都数的过来,性子也因而孤僻了些。 

  再加上脑袋曾禁受过伤,不大记得人还老忘事,所以见了谁都是爱理不理的,明儿就是他的生辰了,自受伤后就没大办过了,左相夫人心中总觉着有些亏欠,总想方法补偿他,便问道:“明天就是轩儿的生辰了,想要什么跟母亲说。” 

  南宫轩原是想摇头的,可见着左相夫人手里的盒子,想了想,又拿出袖子里的荷包,道“我想要个荷包,和这个一模一样。”说完,耳根子就红了。 

  左相夫人见着他刚拿出来就又塞回去的淡粉色的荷包,嘴角笑容,轩儿这是要叶九小姐制的荷包呢,便装傻道,“一模一样,也是要淡粉色的么,还是换成喜欢的雪青色,回去母亲就给你做一个。”

  叶昀带着胭脂拎着包袱去留仙院时,叶明月与叶芙两个都在,叶芙在弹琴,十指飞泻,琴音悦耳,叶明月在大红牡丹地毯上翩翩起舞。 

  N$酷匠网永K6久免p费Q》看Y小!说ED

  叶昀立在门口的屏风处瞧着,着实诧异了一番,几日不见,叶芙的琴艺又精深了不少,看来苦练还是很有必要的,至于叶明月的舞,也很不错,舞姿轻灵,姿势漂亮,只是以前没见过,故无法比拟。 

  且说这叶明月和叶芙两个还真是什么时分都不忘互掐嘲笑彼此,叶芙来留仙院练琴的音讯一传开,叶明月就上门同病相怜来了,结果正好撞在叶芙枪口上。

  叶昀躲的远远的,每日里也就在苏夫人那儿站半个时辰受些冷嘲热讽,其他时间不断呆在院子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不说了,叶昀是连三门都甚少出,叶芙的枪是想瞄都瞄不到叶昀,倒是跟老祖宗提过一回,老祖宗就以叶昀身子还未好全给挡过去了。 

  气了整整两天,叶明月来留仙院了,明着是去给老祖宗请安,背后里没少自得给她摆脸色,叶芙哪里会让叶明月笑话她被人算计,便在老祖宗面前狠狠的把叶明月夸奖了一番,又求着老祖宗说听琴也听了有两日了,看看舞也不错。 

  苏夫人也在一旁帮腔,结果来看人家笑话的叶明月就掉进去了,天不幸见,整整两天都没爬出来呢,每日回去必责骂一番丫鬟,更是将那个漏音讯给她的丫鬟一顿暴打,腿也是酸的要死,由于叶芙每弹奏一曲,她就得跟着跳一支舞,颇有一丝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意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