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车的却是个黑衣劲装的冷俊男子,等都车停下后,便跳了下来,探花郎府的人不知左相府谁人来访,立马打起了肉体,一副迎接贵客的样子。 

  叶昀不想与将来婆家的人就这么见面了,想偷偷溜走,走路就走路,两个时辰也该够了,拿着手帕蒙着脸就不怕外人晓得了,顺带还能够逛逛街,只是才走了两步,便被人挡住了去路,是那黑衣劲装男子,只见他拱手道:“叶九小姐,公子爷有请。” 

  叶昀听得一怔,抬眼却是看那轻轻晃动的车帘,左相府的公子爷?那不就是……那位不曾谋面的未婚夫了? 

  ?看正z版5#章d节y上~酷v匠(网s

  叶昀心里十分猎奇,恨不得长双透视眼才好,只听说公子身有残疾,却不知人品长相如何,若是个品性怪僻难以相处的,那可就真倒运了。她供认有想爬墙去左相府瞅他一眼的激动。真想上去见上一见,这回可都近在天涯了啊。 

  可是不成啊,固然是她未婚夫,可是当朝礼法森严,未成礼前,男女双方是不能私会的,她可不想本人去跟礼教硬碰硬。 

  似是知晓叶昀的叶忌,黑衣男子又启齿道“公子爷不在里面,不若在下送姑娘回叶府讨教了叶老爷,再做决议。” 

  叶昀听得一怔,不再里面啊,害她心肝噗通乱跳了一阵,自作多情了,想了一下,恩,这样也好,一切等她回了府再说,还能够搭个顺风车呢,便点点头,跟碧竹说了两句话,便由胭脂扶着上了马车,只是胭脂要跟上去的时分却被人止住了,“后面还有辆马车。”声音冷冽的像是嘴里含了块冰。 

  叶昀虽想跟胭脂坐一块儿,可人家都直说了,她也不好反驳,便点了点头,掀开帘子进去了,只是一进去就呆住了,里面有人啊! 

  还衰败座呢,马车就开了起来,叶昀往前一栽,直直的栽到男子身上,男子似乎也没料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忙伸手去接住她,就这样叶昀的手臂下认识的搂着人家的脖子了,等车行稳了,叶昀反响过来那个窘啊,脸红的能够媲美番茄了,天啦,谁来敲晕她?她感谢不尽。 

  半晌,叶昀也没晕掉,倒是耳边传来一个稍微有些沙哑的声音,“那个,你搂的我好难受。”声音固然沙哑,但是仍然的很好听,身上也分发着一股清幽的草香,很好闻。 

  叶昀想着这车是左相府的车,外面那人说公子爷不在里面,那她搂着的人是谁啊,是谁啊,叶昀想哭,在将来婆家的车里搂着个生疏男人,传扬进来,她完了,这个带着半张紫色面具看不全脸,不过另一半足矣称得上美人的男人到底是谁啊?她如今该怎样办? 

  叶昀还在兀自的想辙神游中,完整没听见男子的说话,男子脸都黑了几分,这么搂不是搂,坐不坐的趴在他身上搂着他脖子真的好难受,还越搂越紧,不会是故意想谋杀他吧。 

  况且马车还有些颠,不晓得是不是成心赶成这样的,就更难受了,也不论叶昀了,直接抓住叶昀的手,转了个方向,让叶昀坐到他腿上,搂好,一挥而就。 

  等叶昀反响过来时,奋力挣扎了起来,四脚乱打乱踢,却半点也没松,反而被抱得更紧了,耳畔的传来一阵暖风,“别乱动,否则让外人晓得了,你还想不想嫁人了。” 

  叶昀被那声音震住,诚实下来,喃喃道,“那你放开我先。” 

  男子将下巴抵在叶昀的脖子处,悄悄的吹着风,眼神充溢了戏谑,“让我抱一下怎样了,你刚刚可是搂了我好一会儿呢,放心,我不会跟他说的。” 

  叶昀被说的一怔,觉得到热热地气息喷在她的耳畔处,竟让她升起一股不明的麻意来,耳根不盲目的发热,这使得她更不自由,脸也跟着红了三分,急急道“我又不是成心的,你快放开我。” 

  “不放,我抱着舒适。”男子似乎玩上瘾了,说出来的话很可恶,带着痞痞的笑意,柔软的唇竟似贴着她的耳朵在说话。 

  “你……无耻……,”叶昀左右晃着脖子,一边努力挣脱他的桎梏,一边骂道:“朋友妻不可欺,你懂不懂啊!” 

  男子被叶昀说的一怔,复又笑道:“不过就是个残了双腿的,你还真打算嫁给他啊,你还是嫁给我吧,我虽难看了点,可好歹四肢健全啊,要不,我们两一同找他说去。” 

  叶昀这下真是被惹毛了,抓起他的一只手臂,恶狠狠的咬了下去,又用手肘子踹他胸口处,骂道“想要我嫁你这么一个四肢兴旺头脑简单的人面兽心,我宁愿出家当和尚。” 

  “哈哈……”闻言,男子不怒反而大笑,也松了手臂,叶昀忙退到一旁去了,要是有武功,她这会子估量都直接跳车了,笑,还笑,也不怕笑岔了气,被骂了还能笑的这么欢,这人是不是有缺点啊,叶昀把骂他的话想了一遍,忽然脸就大红了,那个窘啊。 

  “我跟萧山寺的怡海巨匠很熟,要不要引见你去?”男子凑过来捉狭的道,叶昀更窘了,恶狠狠的剜了他一眼,撇过头,不再理睬他。 

  叶昀坐在那里生闷气,任由男子端详,心里却在想怡海巨匠居然跟这样的人认识,难怪会那么说程姨娘了,一想到程姨娘,叶昀的火气就更大了,叶昀在这边努力平复心情,忽然一只胳膊就伸了过来,“被你咬伤了,如今该怎样办?” 

  叶昀看着她咬的牙齿印,再看他那双极端无辜的眼神和语气,叶昀倍感无力,警觉的看着着他,一手却是在翻荷包,半晌才抠出来两个铜板,直接拍他手里了。 

  男子眉头皱了起来,咕噜道“你撞人家一下给了二两银子,我怎样才两个铜板,你不止咬了我,还撞了我好几下呢,胸口疼的凶猛,要不,你帮我揉揉吧。” 

  叶昀听着,不由又瞄了他两眼,这人到底是谁,连她给了马文才二两银子的事都晓得,听到后面放肆的话,正欲启齿骂道,忽然发现马车停了下来,叶昀掀开帘子一看,曾经到叶府了,虽不是大门,但是曾经到了,走几步即可。 

  叶昀最后瞪了男子一眼,掀开帘子便走了进来,胭脂在后面跟了上来,叶昀逃也似地往叶府去,等她走远了,男子才收回视野,把玩着手里两枚铜板,忽然启齿道:“马车还是太快了点儿,下回饶城跑一圈。” 

  黑衣男子一怔,还要慢些,公子爷今儿真是反常的凶猛,忙应了,又甩鞭启程,调转马头去了另一条街。 

  半晌,车上之人又说道:“她的脾性也没母亲说的那么温柔,斑鸠,你说是不?” 

  斑鸠听得后背一僵,叶家姑娘这还不算温柔啊,都被这般戏弄了,不过才咬了一口,捶了两下,明明一身武艺还讹了人家两个铜板,公子爷几时变得这般无耻了,不过他晓得,公子爷今儿得的两个铜板比他人给的几百几千两银子还要让他快乐,不过叶九小姐总归是要嫁的,这出家当和尚的话,怕是被公子爷给气晕了,胡言乱语呢。 

  叶昀带着胭脂才进叶府大门没几步,就见老祖宗屋里的春暖急急的往外走,见了叶昀之后,忙上前福身行礼道,“总算是回来了,老祖宗都等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