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丫鬟各执一词,你挣我吵,弄的马文才一个头两个大,再加上周氏不住的在一旁哭泣,不甚娇弱的容貌,再看叶明月昂着脖子,一脸同病相怜死不认罪的样子,火气直个往上涌,站起来迫近叶明月,脸上阴沉暴戾,“你才进府半个月,就闹的府里鸡犬不宁,上回我给你的正告没放在心上是不是,你是不是真想要封休书。” 

  叶明月被吓的连连往后退,叶芙躲在叶明月身后,看着马文才发脾气的样子,腿都打颤,生怕他抬手打人,再看四周站着的几个女人,止不住的自得的掩上嘴。

  不就是身份比她们高上一点儿吗,凭什么一来就对她们吆三喝四,新婚第二日就罚她们跪了整整两个时辰,活该被公子爷骂。

  叶昀就依托在门边看着,刚刚叶明月没少给她脸色看,这会子就有人帮报答回来,真是风水轮番转,叶昀摇头叹息,倒是胭脂从那边偷偷的溜过来,小声道“奴婢在那个小妾身边闻着了麝香味。”

  她如今懂了不少香料,也能区分滋味,这麝香的用途,她几也晓得一些。 

  叶昀点点头,见叶明月叶芙两个那冤枉的样子,有些咬牙,真是欺软怕硬的主,没那本领还非得惹上这么些费事,这公子爷也是风流过了火,一屋子小妾,活该府里鸡飞狗跳。 

  就没见过这么笨的人,进门才几天就跟一切的小妾杠上了,活该被陷害,有这一屋子娇艳小妾在,叶明月今后的日子怕是不会好过了,她的日子不好过,苏夫人心里就舒坦不了。 

  叶昀心里虽有一些同病相怜,可要不帮叶明月说两句,回头叶明月不回叶府哭诉才怪,叶芙曾经参合在里面了,她也不可能独善其身,回头叶芙想起来这把火还是会烧到她身上,可她到底还是个闺阁女子,不便出头露面插手人家府里的事。 

  叶昀稍微思岑了一下,便在胭脂耳边嘀咕了两句,胭脂点点头,大步的从叶昀身边走到中间,拿起桌子上的糕点,自叶自的吃起来,大家都被吸收住了,这丫鬟是不是找死啊,不是说了有毒吗,她怎样还吃,吃完了一块,又吃了一块,当真是不要命了。 

  胭脂见大家都看向她,嘻嘻的笑着,“早上出门前没吃几东西,有些饿了,你们要不要吃,滋味真的很不错。”

  叶芙见胭脂吃了两块都没事,大眼汪汪的,半点中毒的迹象都没有,忙拽着叶明月的衣裳,叶明月这才哼道:“爷这回可看分明了吧,她都吃了两块了,没死呢!” 

  马文才这才收敛了身上的戾气,退后一步,双眼直勾勾的看着胭脂,胭脂将盘子递了上去,指了指盘子道,“这糕点其实是无毒的,只不过加了点桃花粉,怀了身子的人吃多了会招致流产,其实吃一小块还是没事的,给周氏看病的大夫估量是个江湖骗子,公子爷可不能冤枉了我们大小姐。” 

  周氏见胭脂忽然站出来帮叶明月说话,哭泣道:“不是由于吃了糕点,那我的孩子怎样没了,你是叶府的丫鬟,自然帮着她说话了。” 

  胭脂两眼一翻,她们主仆在府里可没少受大小姐的气好不好,只是九小姐看在老祖宗的面子上要帮她一把,她自然要听话了,否则,谁吃饱了撑的去搭理她啊。 

  叶明月听了胭脂的话,晓得她的罪名洗的差不多了,这会子一听周氏的话,眉头又皱了起来,把眼光投向胭脂,见她半天不吭声,忙上前一步,敦促道,“晓得些什么,就快些说出来。” 

  胭脂这才不甘不愿的走到周氏跟前,指了她腰间的麒麟送子荷包道,“你身上的香囊滋味太重了,回头找个大夫好好瞧瞧吧。”言尽于此,在座的又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来话里的意义。 

  胭脂说完就直接退到叶明月叶芙身边,福了福身子道:“九小姐还要回去吃药,问四小姐是不是一同回去。” 

  叶芙皱眉思索了一下,又看了眼胭脂,对叶明月道:“四妹,这丫鬟平常看着不怎样样,关键时分还有几分本领,你就留在身边使唤吧,省的出了什么错都赖在你头上。” 

  o酷匠?网G4唯2一B(正◇版,其他都}是。盗版¤

  叶昀在那边听了直咬牙,这两姐妹还真是不值得同情,好意好意帮她,她倒打起胭脂的主见起来了,叶昀暗道,下次就算她们跳火坑被冤枉死她也不帮了,就听胭脂挺直了身板道:“奴婢今生只要一个主子。” 

  说完,直接转身寻叶昀去了,叶昀也懒得瞥她们一眼,带着胭脂就走了。 

  叶芙看着两人的背影,气的牙直痒痒,咬牙切齿的对叶明月道:“四姐,你放心,回去我就叫娘把她送来。” 

  这回叶明月却回绝了,“算了,她怎样说也帮了我一回,真要跟在我身边,却不一定忠心,你先回去吧,我这还有事要处置。” 

  说着,把眼光落在了马文才身上,见马文才望着门口的方向不知所思,冷哼道:“平白无故的受了冤枉,爷这回该给我个交代吧?” 

  马文才扫了一眼叶明月,又扫了眼屋里神色各异的女人,冷声叮嘱道:“叮嘱冷总管彻查此事,敢在爷眼皮子底下耍手腕,不要命了。”说完,步履维艰的进来了。 

  胭脂跟叶昀出了茗园,一路鼓着嘴气呼呼的,叶昀捏捏她的脸蛋,赔笑道,“好了,不要生气了,这回是我错了,我诚心忏悔,下次一定汲取经验好不好,她们要是向苏夫人要你,我就是拼了命也要将你留下,放心啦,给爷笑一个。” 

  胭脂这才破涕为笑,却又板起了脸,“一定得汲取经验了,不然回头又心软,还有,你捏的奴婢脸很疼啊。” 

  叶昀一指弹在胭脂额头上,嗔了她一眼,“上回是谁说自个儿皮糙肉厚了,怎样才捏一下就痛了?” 

  胭脂脸一红,暗道,九小姐的忘性不免也太好了点吧,上回不过说了句抹了雪花膏就跟剥了皮的鸡蛋似地,她就时不时的捏捏感受一下,自此可就苦了她了。 

  胭脂还在悔恨呢,叶昀四下瞄了瞄,忍不住抚额,“仿佛迷路了。” 

  胭脂这才抬头,眼前这条路不是来时走的路啊,四周也没个能够问路的,胭脂低着头,小声问道:“如今该怎样办?”苏夫人可是命令再三不许乱跑迷路的,可偏偏还就迷了路。 

  还能怎样办?按原路返回呗,叶昀果断的转了身,往茗园的方向走去,只才一转身,就撞到了人,叶昀一边揉着额头一边抱歉“对不起。”不论有没有错,抱歉总是没错的。 

  “对不起顶什么用,撞出内伤了,你说该怎样办?”头顶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听着还有几分耳熟,叶昀一抬头,就见到马文才那张轩华俊美,风流倜傥的脸,他不是在屋里吗,怎样会呈现在这里,忙规矩行礼道“姐夫。” 

  愣了几秒才反响过来,继续揉着胸口,“你还没说该怎样办呢。” 

  叶昀翻着白眼,这人还真不着调,手边要是有银针在的话,她还真想狠狠的扎他两针。叶昀四下瞄瞄,这里固然空阔,可是也没个什么人,要是让外人见了,还不定怎样编排她呢,叶昀不想惹费事,便从荷包里掏出二两银子,“找个大夫瞧瞧吧。” 

  说完,直接将银子塞到马文才手里,然后拉着胭脂就走,马文才被那二两银子弄懵了。

  等反响过来要追上去时,几块石头却朝他飞过来,马文才反响过来,忙闪一边去了,这一打岔,早已不见叶昀的身影了。 

  叶昀跟胭脂两个一路往回走,路过茗园门的时分,刚刚好见叶明月出来,叶明月见叶昀还在,惊讶的问道:“你不是早走了,怎样还在这里?” 

  叶昀挠着额头,有些不好意义,“我见四姐没跟上,便回来寻她来了,可能走岔道了。” 

  叶明月不疑有他,叶昀要真敢一个人回去,还不是吃不了兜着走啊,念在胭脂今儿帮了她一回的份上,叶明月难得大度一回,“她走了有一会儿了,马车应该还没走,我让碧竹送你出府。” 

  叶昀正求之不得呢。 

  只是出了探花郎府大门,却不见叶府的马车停靠在那儿,一问之下才晓得,原来叶芙曾经回去了! 

  叶昀无语问苍天啊,难不成真要靠双腿走回去啊,身上没银子了,谁借点银子给她啊。 

  碧竹跟在身后,也不晓得怎样办才好,九小姐见四小姐没跟上还特地回去寻了,可四小姐怎样就自个儿走了。 

  依着四小姐的性子,回去少不了要告九小姐的状,今儿九小姐才帮过她一回,她还是念她的恩的,少奶奶忙着怒斥那群小妾,怕是没时间搭理九小姐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正想着要不要让叶明月派辆车送她回去,就听见一阵马蹄声传来,叶昀以为是叶芙又回来了,昂着脖子瞧着,只可惜不是。 

  那马车看着比叶府的要奢华贵气得多,车厢四角边线都镶了灿亮的金,四个角上缀着珠串儿,阳光下,晃眼耀目得很,乌黑的车身上蒙了层昵绒,厚重而不失俗气,拉车的马也是比叶府的高大得多,一色儿的大白马,浑身油毛顺光,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马车上那耀眼的标志,上面写着个左字,左相府的车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