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夫人的脸色再看见叶芙的那一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半点戾色都不见,反而细细端详起叶芙今天的打扮起来,。

  一身水影红密织金线牡丹花长裙,外罩一件莲青弹花子,腰系碧玉滕花玉佩,及地的长裙衬得叶芙小巧的身量如一抹绯红的云霞,灿然生光,挽着回心髻,并插两支云凤纹玉簪,还并一朵淡绿色珠花,显得整个人娇媚动人。 

  苏夫人越看越称心,点头赞赏道“果真不错。” 

  叶芙转了两圈后,拽着苏夫人的手臂摇着,自得的撒娇道“怎样说也是去探花郎府做客,岂能失了叶府的脸面,我一早就起来挑衣服了呢,回头娘再重新给我做两身新的,今年比往年少了两套呢,不够穿。” 

  说完,又瞥眼去看叶昀,今儿叶昀穿了一件月白色织锦的长裙,用淡雪白色的线绣了精致的梨花,别有一番清丽脱俗的气韵,只是叶芙从来喜欢艳丽的颜色,见了就皱眉,“穿的也太素净了点,又不是去吊丧,回去换了身来。” 

  叶昀暗自白眼一番,这娘两还真不是普通的挑剔,一个挑剔人,一个挑剔衣裳,横竖看她不顺眼就是了,叶昀深呼一口吻道“这一来一回怕是要费上好些时间,四姐要是愿意等,我这就回去换了再来。” 

  说着,转身便走,才移动一步,叶芙眉头又皱了起来,“真是费事,也不晓得老祖宗是怎样想的,非得让她跟着去,算了,算了,穿的再好也不过是个陪衬的,娘,我们这就去了。” 

  苏夫人笑着点点头,交代两句她要当心慎重,便让红袖送她进来,自个在屋里翻起了账册,胭脂鼓着嘴跟在叶昀身后,闷闷不乐,每回来苏夫人这儿就是对她自制力的考验,她真怕哪一天受不住了。

  叶昀却是无所谓的对胭脂笑笑,带她来几回苏夫人这儿,胭脂明显没以前那么激动了,叶昀这是将苏夫人当成她和胭脂的磨砺石了。 

  在马车上颠了大半个时辰,这才到探花郎府,探花郎府虽不及右相府看着气度,但是气势上却不差,探花郎是凭战功封的候,在朝堂上颇具影响。 

  才下了马车,叶明月的贴身丫鬟碧竹便迎了上来,规规矩矩的给叶昀和叶芙请了安,将两人领进了府,一路行至叶明月住的院子。

  叶昀见了就皱了眉头,按说应该领着她们去给老夫人见了个礼才合礼数,不然老祖宗的意义怎样好传达分明,算了,这是叶明月的布置,她就少参合了,以免出了错又怪她头上,费劲不讨好的事她才懒得做。 

  叶明月一见到叶芙,便快乐的拉着她坐下,述说起了姐妹之情,当然了,不时地偶然地不经意的表达了她在探花郎府里安居乐业般的生活。

  叶昀想着她出嫁前那般急切的等候,不由得哑然失笑,果真是希冀越大绝望就越大啊,她这是想经过叶芙的口把话传给老祖宗呢。 

  叶昀坐了一小会儿,快要耐不住的时分,碧竹端着糕点进屋,福身道:“这是奴婢亲手做的糕点,请九小姐和四小姐品味品味。” 

  叶明月忙拿起一块翠玉豆糕给叶芙,后又拿了块给叶昀,“都尝尝,可还是以前的那个味。” 

  叶昀以前哪吃过碧竹做的糕点啊,显然这话是问叶芙的,叶芙听了便道“嗯,还是一样的好吃,四妹,待会儿吃完了带我们去园子里逛逛吧,我们有话边走边说,我还是头一回来探花郎府呢。” 

  这话正合叶昀之意啊,她们两个聊天她不感兴味,呆在屋子里看外面也只能瞄到几颗树而已,而且屋子里熏香滋味太浓,呛的人鼻子难受。

  才吃了一块糕点,叶芙就拉着叶明月往外走,姐妹两个一点都不见外,只是出了门,便松了手,隔了半步的间隔,怎样说叶明月往常也是探花郎府的少奶奶了,在下人面前还是得叶忌点身份的。 

  2酷1g匠,《网正o&版首@发√

  探花郎府的环境不错,十一月天了,花园里各色的晚菊争相斗艳,清雅的菊香环绕于鼻尖,舒缓人烦闷的心情,满院子的花看的胭脂手都痒痒了,前段时间摘花摘成瘾了,见了花就想把它们摘下来。 

  才逛了一会儿,便见对面走来一个花枝招展的女子,带着丫鬟也来园子里赏花,远远的见了叶明月便启齿道,“公子爷最喜欢菊花了,明儿早上起早将菊花露搜集齐了,让公子爷一早起来就能喝到。”声音大的怕她们听不见似地。 

  叶明月一听,笑脸立马就散了,咬着牙绞着帕子恶狠狠的瞪着几步远的女子,那女子却是恍若未见,袅袅娉娉的上前给她们请安,声音娇柔无力,“妹妹给姐姐请安,这两位应该是姐姐的姐妹吧,如玉在这儿给两位叶小姐请安了。” 

  叶芙将身子一侧不受她的礼,瞥眼见叶昀点了点头,冷静脸呵责道:“什么乌七八糟的人给你行礼,你也应下,母亲来之前教你的规矩全忘了不成,和一个小妾称姐妹,也不怕丢了身份。” 

  叶昀绝对是无辜中枪啊,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沈如玉跟她无冤无仇,还弯腰给她请安行礼,她自然是要客气的接着了,这是做人该有的礼貌,叶昀也不跟她普通见识,她这不过是柿子捡软的捏惯了,指桑骂槐呢。 

  叶明月脸色这下更不好了,叶芙虽未明言骂她,但是她能明白叶芙是在骂她连个小妾都教不好,由着小妾称姐妹,当下呵责沈如玉道“不要仗着有公子爷撑腰,就罔叶探花郎府的规矩,以后谨记本人是奴婢的身份,否则再叫错一次,按家法处置。”

  叶昀在一旁看着,叹道:不愧是以身作则,颇具刘姨娘的气势啊。 

  沈如玉站在那儿红了眼睛,不甚娇弱,抽啜泣泣道,“奴婢也是依照公子爷的叮嘱做的,姐姐忘了,前儿个,公子爷还叫我们姐妹要和睦相处,公子爷的话,妹妹岂敢不听。” 

  她在姐妹二字上咬的特别明晰,叶昀一听就晓得这沈如玉不是个脆弱的角色,光是她那来去自若的眼泪就高叶明月不只一点两点,叶明月在叶府仗着苏夫人的心疼,猖狂惯了,哪里会娇弱的哭泣啊,那还不得事前备好辣椒水。 

  果真,叶明月一听就歇了气焰,叶昀就奇异了,这公子爷马文才到底是个何方崇高啊,竟让一只傲慢的孔雀收了尾巴,叶芙亦是恨铁不成钢啊。

  刘姨娘还老夸四姐比她成熟稳健,今儿一看,基本就不是那么回事,连个小妾都能欺负到头上来,几乎就是丢她的脸,难怪要哭着回娘家求助了! 

  叶芙一甩帕子,直接越过沈如玉往前头走去,叶明月忙上前跟着,沈如玉看了一眼叶昀,也跟了上去,叶昀暗叹,这沈如玉是故意找茬呢,人家两姐妹谈心,连她都恨不得躲得远远的才好,她倒好,巴巴的跟在一旁做什么,不是故意找骂吗? 

  果真,叶明月见了之后,又气的发飙了,“我们姐妹说话,你跟着做什么!” 

  沈如玉唯命是从的低着头,“探花郎府妹妹待的时间久,那些花花草草的来历妹妹也比姐姐分明一些,妹妹跟着能够在一旁端茶递水,有什么不懂的中央我还能够释疑。” 

  这话又是一把火啊,她们姐妹聊天何需求她一个小妾在一旁释疑,她不过就是想通知她探花郎府她呆的比她久,和公子爷的情分不是她才嫁进来几天能够比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