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明月气的抬手就要煽到她脸上了,叶昀见了忙上前握着她的手,这一巴掌若真的打了下去,就连她都逃不过去责骂,探花郎府里这么多下人看着着呢,姐妹三人合伙欺负个小妾,这名声传进来可不太好听,怎样说叶明月也是叶府的女儿,是她身躯的姐姐,岂可让一个外人欺负了去。

  叶昀朝叶明月笑道:“四姐,既然如玉小姐这般客气,我们也不好驳了她的美意不是。” 

  叶昀说完,不等叶明月启齿又笑道:“还是如玉小姐想的周到,我们姐妹走了许久,还真有些口渴了,费事你泡几杯茶来。” 

  沈如玉一听,顺着叶昀的台阶就下了,忙转身去叮嘱丫鬟,叶昀见了笑道“如玉小姐不亲身去么?我还想尝尝你的手艺呢。” 

  沈如玉听了,脸色生硬了几分,随即笑了笑,“叶九小姐赏脸,自然是要亲手泡了,我是叮嘱丫鬟去取了茶具来。” 

  叶昀见了,有些负疚的道,“是我误解如玉小姐了,看着满院子的菊花,倒让我想起七彩菊花茶来,只是这普通的茶水效果差了些,不免糟蹋了公子爷的菊花,还请如玉小姐差人去玉泉山打了泉水来。” 

  沈如玉脸又生硬了几分,这玉泉山还在城外呢,这一来一去少说也得花一个时辰,可是一听那七彩菊花茶,又来了兴致,若是真的好茶,公子爷喝了喜欢的话……这么一想,忙转身叮嘱去了。 

  叶明月听了却是闪亮着眼睛,拉着叶昀,迫不及待的问道“那七彩菊花茶是什么茶,快通知我。” 

  叶昀白眼一翻,把人送走了就好了,她跟着凑什么繁华,“不过是七种颜色的菊花泡的茶而已,这会子人也走了,四姐继续聊天吧。”叶昀无意在这上面纠缠,七彩菊花异常宝贵,探花郎府里还真不一定有,就是有,谁舍得泡茶喝啊。 

  叶明月一把甩了叶昀的手,冷静声音道“我自然晓得是七种颜色的菊花茶了,我是问你怎样泡的!” 

  叶昀被甩了手,那个气啊,早晓得就当木头人算了,真是不知好歹,胭脂在一旁见着直气,就没见过大小姐这样没心没肺的,九小姐才帮了她,转眼就翻脸不认人了小妾欺上头,真是活该。

  就听叶昀笑道:“四姐真想学啊,这七彩菊花茶泡起来可费力了。” 

  叶芙忙催促道“你快说就是了,哪来那么多废话,难不成你还想等那个沈如玉来了一同教。”真是没脾性的,见了谁都一样,老祖宗也太没眼色了,让她陪着,故意给她添堵呢。 

  叶昀忍着一肚子的气,深呼一口吻,原本是帮她的,结果人家姐妹两个笨的本人寻上来找罪受,她要不是不通知反倒是她的不是了,只见叶昀笑道“取玉泉水,加热到一层热的时分放下红色菊花,二层热的时分放下橙色菊花,三层热的时分放入黄色菊花……七层热的时分放入紫色菊花,八成热的时分将菊花捞出来,将水煮沸,冲茶即可。” 

  叶昀一番话听的叶明月咋舌,不过是一杯茶而已,用的着这么费事么,不过听着倒真像那么回事,叶明月一咬牙,为了他,她拼了也要学,便迫不及待的问道“如何判别水一层热了?” 

  叶昀无语,叫她怎样答复,用温度计?叶昀笑笑,“烧水的丫鬟普通都能估量个大约,详细的我也不太分明,不过火候略微差了点,效果便相差许多。”得先说分明了,以免到时分又是她的费事。 

  叶明月用心记下了,叶昀望望天空,又望望满园子的菊花,暗暗抱歉,拿你们来惩罚她,真是冤枉你们了。 

  几人继续赏花,叶昀特地落后几步,跟胭脂两个不时的笑谈两句把方才的不高兴抛诸脑后,她院子里没有菊花,花园里也没有,倒是二姨娘的花园有不少,叶昀手里拿着一菊花瓣叹道,这满院子的菊花若是败了真实是可惜,晾干了,没准以后用的到呢,这菊花除了欣赏之外,还能够入药、美容。 

  叶昀全身心的透入这满院的菊花中,全然没发现前面几步远处,有个丫鬟急赶忙朝叶明月赶来,是绿柳,也是叶明月的陪嫁丫鬟之一,只见她神色匆匆的上前,气喘吁吁的道,“不好了,周氏的孩子没了。” 

  叶明月听了先是一怔,随即面上一喜,看绿柳着急的神色,哼了鼻子道,“有什么不好的,她孩子没了正好。”免得她心里老窝着根刺,这会子被拔了,心里舒适多了,看着满院子开的浓妍的花,心情更是大好。 

  绿柳却是脸色惨白,颤颤唯唯的道,“她们都说孩子是您给害没了的,公子爷大发脾气,要您立即就去茗园。” 

  听了绿柳的话,叶明月的火气蹭蹭的冒出来,气急败坏的吼道,“说是我害的,他们无凭无据凭什么这么说!走,去茗园,我倒要看看那个贱人有什么好说的!” 

  叶明月说走就走,倒是叶芙还记得叶昀是跟着她来的,前后左右看了一下,这才见叶昀还在赏花,气的走过来一把拍掉叶昀正拨弄菊瓣的手,喝斥道,“磨磨蹭蹭的干什么,还不快跟上,让你跟着来可不是赏花的!” 

  叶昀脾性再好,一连被惹毛了几次,这会子也被吼的火气上来了,一双眼睛冷的能够冻死人,叶芙还是头一回见叶昀显露这样的眼色,一时吓的脸色有些泛白,手也呐呐的收了回来。

  就听叶昀沉声怒斥道,“来之前夫人可是再三劝诫不可丢了叶府的脸面,我是你九妹,不是你的下人,任你呼来喝去的,让外人看了笑话我们叶府没有尊卑有序。” 

  胭脂听的,忍不住在心里大声叫好,九小姐不发脾气,一个个都拿她当软柿子捏呢,怎样说她也是叶府正派的小姐,未来是要嫁进左相府的,太过软绵了,还不得被欺负死啊。 

  叶芙这回真是被吓住了,半晌回过神来,眼里的惧意也散了些,抬起手就要打叶昀,叶昀早料到了,一把抓住她的手,凑到她耳边小声道:“二姐可要看分明了,这里不是叶府,你要真敢入手,泼辣刁蛮的性子传扬进来,没人上门提亲,可别怨我。” 

  说完,叶昀便松了手,眼睛也恢复成原来的清冽明丽,似乎方才那一幕从未发作,古人最是注重名声,女子当以贤良淑德为模范,这泼辣刁蛮的性子一旦传扬进来,要想寻门好亲事,难。 

  果真,叶芙被叶昀的话吓住了,只见她咬着嘴唇,狠狠的瞪着叶昀,似乎要将叶昀生搬硬套了才好,叶昀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若无其事的问道:“四姐急赶忙走了,我们如今是不是该回府了?” 

  叶芙这才记起来,又狠狠的挖了一眼叶昀,“要回去你本人走回去。”说着,叶芙往方才叶明月走的方向追去。 

  胭脂见了,上前一步问道:“四小姐不让我们乘马车回去,我们该怎样办?”胭脂也想回去了,她宁愿留在家绣十个八个荷包也不要再留下来。 

  叶昀摇头叹息,就是有马车她也不能一个人先回去啊,且不说苏夫人那儿了,就是老祖宗那儿也说不过去,两姐妹一同来的,结果不是一道回去的,不是让外人笑话叶府姐妹不和吗,苏夫人还不借机怒斥她,指不定就要她去跪祠堂背家规了。 

  微叹了口吻,叶昀带着胭脂跟上,只是间隔落的有些远了,好在探花郎府有丫鬟领路,一路上也听了不少音讯,见了茗园院门,叶昀就有些不想迈步了,那是探花郎公子小妾们住的园子,她进去算什么,再说了,那是探花郎府里的家务事,她去看着也不像话啊。 

  更新“最12快lY上t酷I匠C网q

  可是,叶芙曾经进去了,她要是不跟上,回去还不定被她怎样编排呢,叶昀一咬牙,硬着头皮入了,进了院子,就见院子里扫地的丫鬟一个个伸长了脖子望着茗园的东厢房,一脸的八卦像,见叶昀走过,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继续伸长了脖子。 

  叶昀立在门口,就听见屋里有个娇弱的哭泣声,“爷,你得给我们的孩子讨个公允,他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接着就听到一充溢磁性的男性声音,声音里带着一丝的深寒:“叶明月,糕点里的毒是不是你派人下的?” 

  叶明月硬着脖子,看着周氏娇娇弱弱的样子,心里就来气,“无凭无据,凭什么说是我派人下的!” 

  周氏在靠着迎枕,不住的抹眼泪,“奴婢惹姐姐生气了,姐姐打骂奴婢,奴婢都无怨无悔,可孩子是无辜的,他是公子爷的第一个孩子,还没出世就被你害死了,你为什么这么狠心,容不下我们几个姐妹就算了,可是他还是个未出世的孩子啊。” 

  周氏一番话说出来,屋子里其他几个受过叶明月气的小妾,都咬着帕子,眼泪汪汪的看着马文才,叶明月气的咬着牙看着本人爱着的夫君,“你说我派人下的毒,你说我是派的谁?” 

  “是她,”一个丫鬟哭红着眼指着碧竹,“今儿上午,奴婢去厨房给周姨娘做糕点,中途就她去过,不是她下的毒还能有谁。” 

  碧竹忙跪了下去,狠狠的瞪着那个小丫鬟,“你胡说,我去厨房是给少奶奶做糕点,什么时分在周氏的糕点里下毒了。” 

  听到碧竹供认去了厨房,小丫鬟挺直了背向马文才道,“姨娘今儿吐的凶猛,早上什么都没进肚子,奴婢才特地去厨房做些点心帮姨娘开胃,姨娘才吃了一小块,肚子就疼了起来,连大夫都说是吃了糕点招致的,少奶奶看我们姨娘不顺眼,可也不能害小少爷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