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明月一听,脸就黑了下来,她是来求老祖宗给她做主的,可不是来听训的,她就是看不惯那些个小妾猖狂的样子,没扒了她们的皮曾经是手下留情了。

  往常连老祖宗也说她无理,她哪里无礼了,正室不生,妾室怎能先生,她都被探花郎府欺负到头上来呢,叶府还不吭一声,真当软柿子给人捏不成。 

  老祖宗见叶明月半点没将她的话听进去,不由得冷静脸道“那小妾你打发她远远的,眼不见心不烦,你也别想着弄什么歪手腕,公子年少气盛,最是容不得那些暗手腕,你要在这上面踏错一步,叶府也救不了你,只需你宽容大度些不再计较这事,探花郎府也不会真抬了她做姨娘,未来生下的孩子也会抱给你养,毕竟他们有错在先。” 

  叶明月一听,气的脸都发紫了,瞪了老祖宗口不择言道,“我才不要给那贱人养孩子,我是你亲孙女,你不帮着我倒帮着个外人!如今叶昀嫁的好,是不是在你心里早当我是泼进来的水了!死活都与叶府无关!” 

  悍然被顶撞,还是被喜欢的孙女顶撞,老祖宗气的直捶桌子,“不听就别回叶府,出嫁才几天就哭着回娘家,叶府的脸面还要不要了,这样的事以后还多了去了,你痛快常住娘家算了。” 

  叶明月被咽的说不出话来,眼泪巴巴的往下流,苏夫人见了就有些心疼,可老祖宗话说的不错,程姨娘不就是被她打发的远远的,眼不见心不烦吗,谁家府里没两个小妾。

  可真要是一受了冤枉就往娘家跑,不是涨了那些小妾的气焰吗,苏夫人气啊,这个叶明月平常在家看着挺稳健的,怎样出嫁了反而变得不懂事了呢,还敢悍然和老祖宗叫起了板。 

  苏夫人忙向老祖宗说好话抱歉,然后拉着叶明月走了,老祖宗发了话,也通知叶明月该怎样做才是对她最好。

  苏夫人固然心里有气,但也晓得,事情闹到这个份上,叶明月再踏错一步,就算不会被休,可在探花郎府里也不受人待见了,那她一辈子可就毁了,就不可能 给本人和芙儿带来什么好处了。

  如今根基尚未稳定,得忍,老祖宗的意义她懂,只需叶明月将这事揭过,老夫人心里有愧,未来定会对叶明月好,可叶明月的性子……

  怕是不成啊,都怪本人娇惯了她,只需她想要的,用尽方法都给她弄来,往常,她却是一筹莫展了。 

  苏夫人走后,老祖宗还在叹息,赵嬷嬷瞧着也有些无法,大小姐这么做的确不明智,比起苏夫人的手腕差的远了,赵嬷嬷毕竟跟在老祖宗身边几十年了,晓得老祖宗话虽说的重,心里也有气,但不会真放手的不论,不然探花郎府当真以为叶府好欺负了,便倒了杯茶递到老祖宗手里,借机问道:“要不要奴婢送大小姐回去?” 

  老祖宗接过茶,正拿盖子拨茶,听了赵嬷嬷的话手顿了一下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不用,一受冤枉就有人帮,她永远也长不大,过两日再让叶芙去探花郎府陪她散散心,让叶青珊陪着去,算了,那个也不是个省心的,还是让叶昀陪叶芙去,那孩子话虽不多,但看着识大致,说话做事也有分寸,有她看着点叶芙,我也放心。”赵嬷嬷点头应了。 

  吃过午饭,叶昀在院子里溜达两圈后,就坐在屋子里翻书,从前翻到后,从后翻到前,各种无聊,碧儿胭脂两个坐在一旁给她绣嫁妆,不时的聊两句,逗的人乐呵呵的,正讨论着该绣些什么把戏才好,就听见外面的小丫鬟珠儿的说话声“赵嬷嬷来了。” 

  叶昀忙放下书,起身相迎,赵嬷嬷也恭谨的给叶昀见了礼,胭脂忙去给赵嬷嬷倒茶,碧儿拉着赵嬷嬷坐下来,热情备至,赵嬷嬷笑的眉眼皆舒,忙道:“奴婢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老祖宗让奴婢来通知九小姐一声,三日后,陪着二小姐去一趟探花郎府,姐妹之间多聊聊天散散心。” 

  叶昀点点头应了,叶明月最近过的肯定不顺心,老祖宗让叶芙陪她散散心也好,让她跟着不过是凑个数,她也正想进来走走,赵嬷嬷又吩咐了几句,临走前问了句“那两个小丫头使唤的可还随手,用着不顺心就跟奴婢说。” 

  叶昀忙笑道“赵嬷嬷特地给我选的,可勤快着呢,自她们两来了之后,碧儿胭脂就闲了,光是这两天就给我绣了好些荷包帕子。” 

  叶昀一句话把一切人都夸了,赞赵嬷嬷会选人,其别人都勤快的不得了,赵嬷嬷快乐的走了,其别人也各归各位忙活开去,留下她继续趴在桌子上继续翻书。 

  三日时间一晃而过,这日叶昀吃过早饭后便带着胭脂去给苏夫人请安,苏夫人仍然的在用早饭,不过见了叶昀脸色倒比前两日好了两分,难得的没让叶昀再做木头庄子。 

  闲问了两句后便出声吩咐道“探花郎府不比家里,去了之后不可乱跑,不要以为是老祖宗让你去的,就能够肆意妄为,出了过失到时分丢叶府的脸面,更让你四姐在探花郎府里难做人,回来我定不饶你。” 

  苏夫人的说话声越来越冷,眼神越来越凌厉,好似叶昀在她眼里就是个惹祸精,出门就只要给叶府丢脸的份,要不是看在老祖宗的面子上,她哪都别想去。 

  叶昀一听,三天的好意情就这么硬生生的被毁坏了,本来还想换个中央走走散散心,这会子哪都不想去了,就呆在家里算了。

  叶明月在探花郎府里什么个境况她又不是不晓得,何须她去给叶明月丢人,她还怕丢脸呢,整天就晓得对她耳提面命,横挑鼻子竖挑眼,她最该管管的是她不省心的女儿才是,不然哪来的时机给她出门给她去丢脸。 

  叶昀在心底冷冷一哼,这么个时机她还不稀罕了,省的到时分真出了什么差池全赖在她一个人身上,叶昀想了想便道,态度温柔恭敬:“夫人经验的是,叶昀甚少出门,再加上身子还没好利索,难免会出错,二姐姐常出门,不若让她陪四姐去吧。”反正叶明月也乐意去瞧好戏,她乐的做个顺水人情。 

  T$更~◇新最s快上《E酷匠yl网U

  苏夫人见叶昀还算有自知之明,心下稍微称心,只是让叶昀陪着叶芙去,苏夫人却是一万个不愿意,她跟她那个娘一样,都不是个省心的,心里恨不得叶昀过的不好才好。

  再者上回叶明月可是当众顶撞了老祖宗,老祖宗没跟叶明月普通见识,还让叶昀陪着叶芙去探花郎府陪叶明月散心,这做法正适宜,叶明月出嫁了,她们做晚辈的不好过府施压,可是叶芙叶昀去就不一样了,她们是姐妹,有什么话也说的开,也通知探花郎府,这事叶府不是不过问,而是他们叶府识大致,也是在给探花郎府脸面。 

  该敲打的也敲打了,苏夫人这才缓了脸色,“既是老祖宗叮嘱你去的,我也不好驳了她的面子,记住一条,少说话多听多看。” 

  这是要叶昀把木头桩子做到探花郎府里去呢,叶昀心不甘情不愿的应了,低眉顺眼的立在那儿,两分钟后,叶芙步履轻盈的进来了,袅袅娉娉的给苏夫人行了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