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她梳了一个双环髻,以鲜红芍药簪于鬓边,斜插了五枝喜鹊闹梅金簪子于发后,一袭对襟杏黄牡丹折枝刺绣褥裙,并花开富贵桃红抹胸,妩媚艳丽之极,但终是少了些她这个年龄该有的天真烂漫。

  论年龄,她比叶青珊还小了一月,也未及笄,如今的打扮却仿似大姑娘了。老于年龄的风情,背后自然有说不得的故事。

  只是叶昀没想到柳姨娘那样八面玲珑的人居然养出这么个高傲的女儿来。

  叶青珊自己猜出了四姐姐的喜事,本就是玩笑话,并不当真,她却较上了劲儿,还说什么服气不服气,这样一来,如果叶青珊猜不出杏嫁何处,反而落了下成,倒成了叶青珊的不是了。

  柳姨娘连连给叶明雪使眼色,她都当做没看见。老祖宗听叶明雪这么一说也来了兴致,“这倒是,青珊丫头你要是猜中了,祖宗把当年出嫁时你曾祖宗送我的那副仅绞丝翡翠镯子给你。”

  老祖宗此话一出,知道这镯子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气,这镯子是母传女的家传之宝,十分贵重,当初本该传给叶青珊爹的妹妹,可是无奈早夭。就落下了苏夫人得头上,但因为苏夫人的婚事老祖宗不喜欢,而苏夫人又死活要嫁,所以这镯子,老祖宗并没有传给她。

  叶昀看得出叶青珊本不想当出头的椽子,但奈何她骑虎难下,这会儿要真是自动认输,在老祖宗眼里可就讨不了好了,仿佛一个半吊子似的。

  叶崇文不宠爱她,程姨娘又基本做不了内宅的事情的主意,今后她的婚事都得落在老祖宗手上,自然是要尽心讨好巴结的。

  “既然祖宗这样说,那青珊就勉力试试,猜错了,祖宗可不能怪青珊,这可太难了。”叶青珊撅了撅嘴,表示不依。“你尽管猜,祖宗的镯子可不是好得的。”连老祖宗拍了拍叶青珊的小手,别有所指地道。

  听了这话,叶青珊更是打起了精神,叶昀仔细瞧了瞧刘氏,觉得她那红光满面中简直就是有些得意忘形了。

  这刘氏出身七品知县之家,刘老爷也不过是正七品知县,这一直是她的憾事,总觉得在整个家里抬不起头,便使了劲儿地讨好老祖宗,老祖宗对她这一房也青眼有加,老爷因为祖宗喜欢三夫人,所以对这个小门出身的夫人才没有过多挑剔。

  既然在出身上抱憾终身,刘氏想要找的女婿必然是仕途上前途无量之人,加上她又要求是长房嫡子,所以她带着四姑娘在京里大小宴会参加了不少,却迟迟没有消息,如今可见未来的四姐夫定不是京里有根底的豪族,不早不晚,偏在这当口有了婚嫁的消息。

  这时候有什么人能既有前途,又会与三夫人一拍即合的,答案真是呼之欲出了。“想来,未来的四姐夫必定是个清贵之极的人。”叶青珊的话虽然不清不楚,但是明白内情的人定然是洞若观火的。

  叶昀深看了叶青珊一眼,也许她还有很多事是自己不知道的。

  “好聪慧的姑娘。”平日最少言寡语的朱姨娘居然也出声了,周遭的人都觉得惊讶。朱姨娘最是谨言守礼,也正是因此,即使祖宗不喜欢她,也因此才容忍了她。

  因为当初她的婚事老祖宗一直反对,所以如今朱姨娘在家里更说不上话,是个只懂低头吃饭的闲人。叶明雪听叶青珊这么一说,略微惊讶,“八姐姐真是惠质兰心,只是不知道姐姐怎么猜出来的?”

  叶昀晓得,这俨然就是怀疑叶青珊事前是听到了小道消息的。“我想这京里能配得上四姐姐的好男儿可是少之又少,四姐姐眼界又高,一直瞧不上那些纨绔子弟,可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有了音信,青珊就想,最近可有什么大事发生。偏巧最近真是有桩大事,这不殿试刚完吗,有探花郎,才貌双全,皇上又钦点翰林,清贵之极。只有这等女婿,刘姨娘才瞧得上眼。”叶青珊歪在老祖宗的怀里,拿眼觑着刘氏,惹来众人的笑声。

  “真真是个眼尖嘴利的丫头。”刘氏笑指着叶青珊,这也是叶昀想说的。刘氏被猜中了,却也不生气,谁让她遂了心愿。“八姐姐,你为什么说四姐夫清贵之极啊?”四房的十一姑娘才九岁,还不解事。

  叶青珊搂了十一姑娘在跟前,也是要借着这个机会,让四姐姐高兴,也顺便捧一捧刘氏,盼望她以后少在老祖宗面前给她使绊子,“说这翰林清贵嘛,这个清字是因为翰林最清苦,编检奉银,每季不过四五十金。”这四五十金有时候还不够有头脸人家的姑娘打一副头面的。十一姑娘吐了吐舌头,她大概也知道这是少的。

  叶青珊接着又道:“可这翰林的地位可高得很。咱们的规矩是,二品大员以上才能穿貂皮,你看咱们家里只有你大伯能有资格穿,可翰林却不在被限制之列,翰林虽然不过四、七品,但人家照样穿貂皮。”

  “哇。”十一姑娘惊讶的叫出声,这一声最大程度地满足了刘氏的虚荣心。“你可不知这翰林的厉害,咱们朝的内阁大学士、四部尚书、侍郎都非翰林出身不可,要想出将入相,可必须得是翰林。这三年才一次科举,全国上下每次也不过一、二十人能入选,你说这翰林是不是贵不可言?”

  “是,是,那,咱们四姐夫可真厉害啊。”十一姑娘娇滴滴地道。叶青珊松了十一姑娘,转头向叶昀,然后又看着老祖宗娇憨地笑道:“祖宗,要是青珊能说出四姐姐的未来夫婿是谁,您可得赏了孙女儿那宝贝镯子。”

  “你这鬼丫头,我倒不信你能说出来,你三姨娘藏着掖着,连祖宗我都还不知道哩。”三夫人今早来报喜,也是说半截留半截,就由着人去猜,她一个人捂着嘴笑。

  ◇~酷2匠网首1H发$X

  而叶昀一行人来得又早,她还没揭开谜底,叶青珊就岔了进来。“我知道,我知道,祖宗,你让宝珠将那镯子取来,看孙女儿猜得对不对。”叶青珊小女儿娇态地晃着连老祖宗的袖子,趁着年纪还不算大,撒娇卖痴还能逗老祖宗高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