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老祖宗扭不过她,直笑着让她的大丫头宝珠取了钥匙去取镯子。叶青珊这才正襟而坐,“我猜,未来四姐夫定然就是那点了翰林编修的探花郎马文才,不知我猜得可对,三姨娘?”叶青珊说完,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刘氏鼓大了眼睛,“你可怎么猜出来的?”

  “啊,这么说青珊是猜中了?”老祖宗也激动了起来,叶昀也跟着眼前一亮了。“正是。”刘氏好不得意地点点头。“快告诉祖宗,你是怎么猜中的?”老祖宗抓住叶青珊的手。“这可不难,只因为青珊一直留意着四姐姐呢。先才青珊提到状元夸街的时候,四姐姐可没什么表示,再说到探花郎名苑折花的时候,她一下就羞红了脸,拿手绢遮着唇角偷笑呢。”

  “你这丫头,就会编排我,瞧我不拧烂你的嘴。”叶明月好不羞恼地上前又扭住了叶青珊,满屋的欢畅。“好好,看来我这镯子非得给青珊不可了。”说话间宝珠已经取来了镯子,老祖宗亲手取了给叶青珊带上。

  这金丝翡翠镯子,足足有三两重,是以金丝绞成蔓藤镂空笼子,附绞在水色极佳的翡翠上,金碧辉映,富贵耀眼,如今衬了叶青珊桃红色的衣衫,和欺霜赛雪的羊脂玉手,真是相得益彰,就是女人见了也心动,凭空给那金丝翡翠镯子添了三分瑰丽。

  “这镯子还是衬了青珊丫头才不埋没。”老祖宗满意地拍了拍叶青珊的手。

  叶青珊也满意的对叶昀笑了笑。

  结束了所有的聊天和安排之后。叶昀带着一肚子的资料和叶青珊回去了,程姨娘和胭脂一样闭嘴不言。好像也都在陪着自己关心的人,思考同一个问题一样。

  一行人虽然没有开口说话的,但是倒是第一次这么默契的都来到了梨园。而叶青珊和程姨娘也是到了梨园就吩咐丫鬟奴才们守在门口,叶昀给了胭脂一个眼神,胭脂也识趣的退下了。

  “看来八姐和程姨娘是有话跟昀儿说,不妨就开门见山吧,这儿也没有外人在了。”叶昀亲自泡了一壶茶,逐一的倒了三杯茶,又乖巧的递给叶青珊和程姨娘。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叶青珊连想都没想,接过叶昀的茶杯后就脱口而出。倒是一旁的程姨娘,手上拉了拉叶青珊的袖子,提醒着她。“青珊,怎么跟你九妹说话的呢,要有做姐姐的样子。”

  叶昀无所谓的笑笑,若是叶青珊和程姨娘觉得她没有报以目的性的,那她才真的是连正眼都不会瞧她了。

  “哼!我知道你肯定也是许多想要问我的,却要我先来开口。好了,说正事儿吧,我确实是有瞒着你的事儿。瞒着你的事儿就是老祖宗,旁人都知道我跟老祖宗关系好,就你不知道。”叶青珊说这话的时候满脸的骄傲,叶昀也明白她的骄傲是从哪里来的。

  叶昀看了看程姨娘,她的脸上也是隐藏着的骄傲。当初她们能够答应跟自己合作,看来也不是把全部都托付给自己。这自己从未谋面的老祖宗,恐怕就是这母女二人的王牌。

  9s看-`正}+版章g节&上SL酷_匠k网

  这张王牌的威力,甚至影响到老祖宗不在府上时,她们也能够平安无事的过日子。

  这一点让叶昀有点懊恼,之前叶昀觉得这两位在府上安然无事大抵是因为她们的心眼和中立的做派。现在想想,这个府上谁不是这样呢,果然老祖宗才是她们隐藏的实力吧。看来她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和自己做事还是不够全面的毛病。

  “那老祖宗可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和特别讨厌的呢?”叶昀把肚子里装着的东西大概消化完了,才想了想问她们。

  大概是叶青珊没想到叶昀会问这种事情,愣了一下,才疑惑的回答着叶昀,“老祖宗年纪大了,不喜欢吵闹,喜欢安静。喜欢富贵祥和的物件花样,不喜欢没有内涵的。喜欢熏香,喜欢上好的胭脂,擦脸擦手的霜儿……”

  等等等等。

  叶昀一边听着叶青珊说的话,一边暗地里记在心上。这些可都是后面指定能够用上的,而且擦脸擦手的霜,油,熏香,这些东西自己也懂得一点。在现代的时候,自己还跟着一些手作大神学过不少呢。

  其实说到刺绣的话,想必只需要拿出之前蚕丝手帕的功夫就能让她们满意了,能让老祖宗心花怒放了。

  看来,自己还是逃不开为了达到目的而迎合她们的宿命。先前自己咬紧了牙齿,坚决不秀入眼的荷包,看来也是坚持不住了。

  给自己绣的嫁妆实打实的好,却给订婚的未来夫婿绣个定情的荷包都难看至极。谁还能察觉不到其中的猫腻呢,女人真是难啊。

  “刚才苏夫人说了一件事儿,说上官师傅过两天就要随着府上其他的嬷嬷师傅一起走了。她可有跟你说呢?”叶昀这边要了解的都了解到了,叶青珊就迫不及待了。

  这件事其实叶昀也挺郁闷的,这种将要分别的事儿居然是从别人口中说出来的。婉儿并没有和她说过,“没有,也有可能今天她想来找我被我拒绝了就是要来预备道别的吧。”

  距离元宵节也没有几天了,更何况叶府的四小姐突然的婚约,叶府哪还有心思招待其他人。而且这些小姐们学习的都差不多了,散了反而为大家好。

  既然话都说道这种地步了,也没什么可隐藏的了,大家想要知道的就都知道了。

  “上官师傅可是右相的女儿?”这句话是一直沉默着的程姨娘问出来的,但是很明显的,叶青珊也因为这个问题,眼神的光儿都聚集在一起了。

  “是。”

  五日后。

  叶府上下有秩序的将叶昀的婚约和元宵节进宫的事宜缓了缓,毕竟四小姐的婚事可是就这几天的事儿。

  本来苏夫人还颇有微词,但是被叶崇文不痛不痒的说了几句之后,也就闭口不谈这件事儿了。聪明人也就都不提了,整个府上这些日子就忙活四小姐的婚事了,而叶昀忙活更多的则是其他的人和其他的事儿。

  忙完了就该是元宵节了。

  苏夫人在叶府上的制衣坊里待了许久,摸着赵嬷嬷送给她看的衣服,脸上的表情表达着,她很满意。

  苏夫人想着把这些分配给叶昀叶青珊她们,这样可省了不少银子,而且衣料上乘,大家看了,也不会说她苛待庶女。

  而且叶芙的成衣也有许多是在这儿量身定做的,大致模样差不多。若是被人指出来衣服叶芙跟叶昀的一样她还能得个嫡女庶女一视同仁的贤名,就连程姨娘和叶青珊都没能讨到半点好处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