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宗还要开口,就被叶青珊截了话,可不能再让她念下去,“祖宗,这府上是除了九妹的事儿之外还有喜事啊,一大早各房姨娘就在,祖宗笑得只怕今日能连进三碗饭。”

  老祖宗老了,最喜欢的就是热闹,如今儿女成人,也不再板着脸说教,所以更喜欢小一辈的亲近她,不拘小节。今日见叶青珊这般乖巧讨喜,一张脸粉嫩可爱,心里自然就欢喜了,毕竟是自己的亲孙女儿,不比去了的苏夫人只是个媳妇儿。

  “你当祖宗是饭桶么?”老祖宗假意恼怒。“天下哪里有这等好看的饭桶?”叶青珊仗着年纪还小也还没有出阁,所以才敢这般调笑老祖宗,这对于叶昀来说是从来没有见过的。

  “你这丫头,连祖宗都敢戏弄。”老祖宗点了点叶青珊的脑袋,“祖宗老了,哪里还有什么好看不好看的。”“祖宗才不老,咱们要是走出去,别人指不定还以为祖宗同青珊只差一辈儿呢。”叶青珊这话算是夸张了,但老祖宗的年纪也不过将近四十,有钱人家,保养得宜,说她是四十岁也是有人相信的。

  “瞧这一张甜嘴儿,真真还是叶府的水养人啊,养出这么个标致又嘴甜的姑娘。”柳姨娘在一旁搭话,她惯会顺着老祖宗的心思,在府上对每个人都捧着吹着,阖府上下都喜欢她,所以她虽是四房夫人的妹妹,是个陪房的,但也一样在是叶崇文的小老婆。

  “只是八丫头这一病了,仿佛瘦了些。”柳姨娘这么一说,老祖宗也发现了,拉了叶青珊的手道:“的确是瘦了,这下巴都尖了,在病中只能吃素,难怪人瘦了,今儿就在祖宗这儿用饭,好好的养一养,这姑娘胖点儿才富贵。”

  “不过这一瘦,八丫头倒更有风姿了,这眼睛看着更大更亮了些,人也精神了,看来这素食也的确让人修心啊。”柳姨娘怕自己刚才说叶青珊瘦,惹了她犯病的忌讳,得罪了这位姑娘,赶紧又添了几句好话。

  叶昀和叶青珊虽然觉得柳姨娘的话好听,却又有些心惊,这位姨娘的手段可真是了得,来了才几天,在老祖宗面前就把那嫡亲的媳妇儿给比了下去,在老祖宗面前插科打诨,如鱼得水,而平素惯爱在老祖宗跟前说三道四的刘氏今日居然一句没吭,也难得没挑自己的刺儿。

  叶青珊没接柳姨娘的话,对着老祖宗笑道:“那真是太好了,祖宗最会养人,人家都说咱们叶府的女儿好,连孙女儿这一辈也跟着沾光。你看这屋子里一个个都欺花赛玉,连祖宗取的媳妇儿都是个儿顶个儿的,青珊能跟着祖宗,自然就能养得富贵。”

  如今祖宗可就是叶青珊的救命稻草,这大腿不能不抱。

  老祖宗这一辈子最自豪的莫过于两件事,一件就是养了个给皇上给太子教书的太傅儿子,一件就是叶府的女人人都夸奖。

  叶昀不动声色的在暗中观察,总觉得她们在说着非常重要,而她又不知道的事儿。

  虽然叶青珊算是叶府的庶女,而且是身上有黑点的庶女,但那退婚之事另有猫腻,也怪不得叶青珊,所以老祖宗也并不往心里去,要怨也只怨去了的苏夫人。

  老祖宗将叶青珊搂在怀里,亲得不得了,本就是长子的女儿还是最讨自己喜欢的,以前虽然生份了,但如今怜她命运多舛,爱她容颜娇媚,憨态可人,带着些许弥补的心,

  对叶青珊亲近了许多。叶青珊在老祖宗面前说了些叶府新添的风光,一边却在留心花厅里的诸人,还给了叶昀一个颜色。

  其他人面色都寻常,四房朱氏唇角偶尔对着三房不屑地撇一撇,刘氏却一脸喜容,就连叶青珊今日讨了老祖宗高兴,得了欢心,她也不曾说上句风凉话,可真是转了性子了。

  再看四姑娘与十姑娘,都是一脸的欣喜,而四姑娘叶明月的脸上还别添了几分娇羞,将如花容颜烘托得更明媚骄人。

  叶昀的眼波微微流转,便把事情料了个大概。

  “祖宗,让青珊猜猜今日究竟有何喜事可否?”

  “好啊,瞧瞧你这妮子能不能猜出,猜出了祖宗有赏。”老祖宗今日的心情看来的确好。

  两祖孙这般一对一答后,整个屋子人的眼神都胶着在了叶青珊的身上,只见她灿烂一笑道:“定是四姐姐嫁杏有期了。”“不算,不算,定是你这狐猾妮子从别人那里听说了,来骗我老婆子的宝贝。”老祖宗笑着捏了捏叶青珊的脸。

  怎么?叶明月也订了婚事了?叶昀不着痕迹的打量着这个自己没注意过的四姐。

  “才没有,祖宗你这是耍无赖,青珊昨晚才回家,哪里听得来四姐姐的喜事。这么说,青珊是猜对了?”叶青珊在老祖宗的怀里不依地拱着,仿似这祖孙两人从一开始就好得不得了似的。

  其实一屋子的人都是心知肚明的,四姑娘的婚事昨日才算真的定下来,这事没成之前,刘氏一直捂着掖着,就怕不能成反而被人笑话。昨日定下来之后,今日一大早才带了四姑娘来老祖宗跟前炫耀,这才引来了其他几房的人和各位亲眷。

  5最新K1章节o上)◇酷W9匠●%网|z

  叶青珊今天刚请安见到她们,哪里能知道这些,自然都是她猜出来的。“你这丫头怎么猜到的?”老祖宗越发觉出了叶青珊的讨喜。“这有何难,单看祖宗你笑得合不拢嘴,就知道定是有天大的喜事,再看这屋子里,三姨娘红光满面,四姐姐一直垂着头,红着脸,却又偷着笑,青珊自然就猜到了。”

  “你这疯妮子胡说什么,我哪里偷笑了。”叶明月作势就要上前拧叶青珊的脸,两姐妹闹做一团,更惹得了满屋的笑声,叶昀也笑了。

  待叶青珊二人气喘吁吁地停下来,屋子里才安静了些,只听得一个甜美清凉的声音道:“八姐姐要是能猜出四姐姐杏嫁何处,咱们可才真算服了姐姐。”叶青珊诧异地看了看出声的人,却是叶明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