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承风看到这其中的官司,看到叶崇文也注意到了,为了保全自己的胞妹,也不能得罪了叶昀。所以赶紧插嘴,假意咳嗽打破这种局面,“咳咳。”

  “怎么了这是,是昨天下雪冻着了,还是怎么了?”苏夫人不能看到自己的儿子受到一点点的伤害,赶紧指着他身后的小厮让他给叶承风顺顺背。

  “母亲不必紧张,不过是喝茶呛着了,没有什么妨碍。对了,看今天大家都聚在一起了,可是有什么事儿要说?”叶承风看了一眼叶昀,延伸着看着胭脂。没有从她的脸上看到对他的关心,而是看到她一直注意着服侍着叶昀之后,有点无力。

  看3正O版章$节a,上¤酷√匠z网b{

  可是他知道自己说完这话,会发生什么事情之后,宁愿自己没帮同胞妹妹转移视线。

  “风儿提醒的对。”叶崇文说了这么一句不痛不痒的话之后,就放下了手中的青花瓷茶杯,看着叶昀。

  苏夫人知道这是老爷把话头抛给她了,刚才那点儿事儿她正愁怎么说清楚呢,正好这就有个现成的机会,“对了,刚才说闲话忘了说了。”

  “叶府的小姐们呢,除了昀儿丫头有了婚约其他的还没定下。而这元宵节又是皇上皇后极为重视的,今年也是咱们极为重视的。”

  苏夫人很懂得说话的艺术,她先说了叶昀的婚约,再说宫中的元宵节。大家也就心照不宣,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叶芙和叶青珊虽然不甘心,但也是无可奈何。

  叶昀心里一凉,虽然这都是自己早就做好了准备的事儿,可是现在直接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来,还是很难过,让自己连躲避都没法躲避。

  苏夫人也不等叶昀回话,自顾自的说着,“咱们要提前一天去皇宫,才不至于元宵节那天太匆忙。这算起来时间也没几天了,你们规矩礼仪可都学好了。对了,昀儿丫头的荷包绣的可怎么样了?”

  苏夫人说了一圈终于是点到正题了,这也是叶芙才跟她说过的。叶昀知道他们想听什么答案,她也准备好了,可是现在真的没有心情。

  苏夫人说完话之后,等了很久也没等到叶昀回话。其他人开始议论起来,有的人就在耳边说话,可是叶昀此刻听到的就是类似苍蝇的嗡嗡声,脑袋里像浆糊一样。

  “叶昀?”叶崇文是个有耐心的,不过这耐心也看是对谁,因为什么。对于关乎于他前途和叶府上下荣誉的事情,他不容许叶昀有半点差池。

  胭脂急的多次小声提醒叶昀,可是叶昀就好像听不到的样子,可是她站在叶昀身后动作不方便,又不能伸手去指点叶昀让她回神。

  所有人都看向她,全场寂静。

  叶昀意会到了不对劲,抬头看着他们,扫视了所有人,可是还是没开口。叶崇文再一次的皱紧了眉头,就要开口。

  就在这个时候,叶青珊在宽大衣袖的遮挡下,握住了叶昀的手,摇了摇。

  “……哦,嗯。昀儿多谢夫人为昀儿打算,这些事儿昀儿早就准备好了,定然不会出错,不会丢了叶府的脸面。还请老爷和夫人放心。”叶昀终于还是说出了所有人想听到的话,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除了,她自己。

  她明白,荷包只是个代表。背后的寓意是不能够搬到台面上说出来的,因为要得到和保全这背后的寓意。所以,就要牺牲她,牺牲她的一生和辛福。

  叶昀感觉到握着自己的手紧了紧,她顺着抬眼看到的是桃红色,是叶青珊。她忽然感觉好累,突然觉得她居然因为叶青珊的一个小动作有了温暖的感觉。

  看来自己真是疯魔了吧,叶昀想着就抽回了被叶青珊握住的手。叶青珊并没有轻易的松开,叶昀看着她笑了一下,叶青珊才犹豫的松开。

  得到了叶昀乖巧的回答之后,所有人又恢复到之前说说笑笑的状态。叶昀看着叶承风,无奈的用鼻腔叹了气。

  大家得到叶昀的准确答案后,复而开始热闹的聊天。一群女人为主的地方,无非就是布料,头饰,镯子之类的。

  叶昀觉得无趣,可是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跟着陪着笑脸,时不时的回答两句。坐在叶昀身边的叶青珊反而是有些激动,就像是一直期盼着的人就要来了。

  一个小厮突然进来,在叶崇文耳朵边上附言了几句。叶崇文和苏夫人打个对眼,两个人就互相通好气了。留下一堆不知情的人,好吧就只有叶昀这个半道上来这个叶府的人不知情。

  后来叶昀明白了为何如此了,这也是今天为何请安这么隆重的原因。

  “给母亲请安。”

  呼啦啦一群人都从位置上站起来,叶崇文身后紧跟着苏夫人,两个人屈膝给门口处雍容华贵的老人请安。

  “给祖宗请安。”剩下的其他人,也跟着屈膝,嘴里却念叨着的名称是祖宗。叶昀没见过这一号人物,歪头看向身边的叶青珊,却见叶青珊笑的开心。

  一屋子的人结束了冗长的礼节后,各自落座。首位就是坐的这位看着就气场十足的老太太,而且看起来叶崇文和苏夫人都很敬重她。

  老祖宗好像一落座就开始找人,也不理会叶芙的献殷勤。扫视了一圈,落在了叶昀这边,叶昀也看到了可心里总没亲近的感觉,“八丫头,听说前几日你受了冻了,看样子是好了。好了昨儿怎么也不去找祖宗去,害的祖宗想了一天。”

  原来这老祖宗看的不是叶昀,而是叶青珊。这关系引起了叶昀的注意,也许这就是叶青珊骄傲的资本吧。

  “祖宗,青珊病好了。昨儿跳舞回来的时候,天色已晚,就没敢过来扰了祖宗。”叶青珊娇声软语地蹭到老祖宗的跟前。

  “快到祖宗跟前来。”昨日大房那边就派了人来报消息,所以老祖宗也知道叶青珊病好了,“让祖宗瞧瞧。”老祖宗仔细端详了叶青珊一番道:“这在府上静养了一段果然是好,这气色好了,性子也好了,这娇娇可可的多可人怜,人呐就是要大方些,常出来走动走动,同姊妹们一处绣绣花,说说话才好,别什么事儿都自己憋在心里。”

  叶青珊听了这话只能干笑,也不知道老祖宗这一番没头没脑似训非训的话又是受了什么人的挑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