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我知道你这儿的人我都惹不起。对了,怎么连着好几天,都不曾经常见到王嬷嬷了,可是病了还是怎么的了?”上官婉儿结果胭脂手中的荷包,皱巴巴的实在是难以讨喜,叶昀也跟着荷包口皱着眉头了。

  “这是谁绣的,真是难以入眼。”上官婉儿翻来覆去的看,还是没找到这个荷包哪里有优点,直白的表现出来。

  “第一,这两天总是细碎的飘雪,王嬷嬷风湿又发作了,我就让她在锅台跟前就行了,屋里面碧儿和胭脂就能对付了。第二,这荷包是我绣的。”

  }S看4(正4版章G节上Fq酷匠#网

  叶昀把第一个问题回答的细致非常,第二个问题却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

  叶昀乐的看见上官婉儿瞪大了眼睛,连嘴巴都十分违背她淑女形象的微微张开了,“你,你不会是逗我玩儿的吧。”上官婉儿赶紧把疑问的目光投向了胭脂和碧儿,结果两人默契的一起点了头。

  实在是让上官婉儿有些无法接受,上官婉儿实在是搞不懂。之前叶府有些传闻她可是了解的十分清楚的,她就是觉得叶府里面这个名不见经传这么久又突然露脸的九小姐,可能是个有意思的人。

  就是因为这一点,所以她才答应了叶崇文跟皇上的提议,不然若是她不点头答应,皇上也是不会轻易应允了叶昀的爹。

  上官婉儿知道叶昀明明是有着一身好本领的,可是为什么非要做成这样,这样,这样难以入眼的东西出来。若不是这个荷包还有着荷包的特点,她也就确实承认无能了。

  叶昀看着上官婉儿一直隐隐跳动的眉间,看着她嘴巴一张一合的,憋着笑,“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我是为了什么。好了,别关心这些有的没的了,碧儿服侍婉儿洗手,吃饭了。”

  叶昀夺过上官婉儿手上的荷包,随意扔在了身边的椅子上,看的上官婉儿是惊得忘记了接碧儿递给她的帕子,“你,你就这样对待你们的定情信物?”

  “哎哎哎,别说什么定情信物。它顶多就是个信物,而且还是个没有情谊的。不过是走个过场意思意思,你又何必这么大惊小怪。”叶昀略带嫌弃的睨着上官婉儿,就算是上官婉儿看到了自己对自己和九王爷婚事无心到什么地步,也不应该反应这么大啊。

  也正如叶昀所想的,上官婉儿之所以这样也是有其原因的,“你难道不知道吗?九王爷可是咱们国家数得上的美男子,英俊潇洒还偏偏带着一股迷惑人的魅力,就算是我这样不喜欢这种类型的人,我都觉得他好呢。”

  上官婉儿好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看了一眼叶昀,然后才掂量着开了口,“而且,左相家的二小姐喜欢她可是人尽皆知的事儿。还有,你不明白为什么叶府对你的反差这样大吗?九王爷可是皇上最喜欢的一个皇子了,你说他本身条件就哪哪都好,加上皇上又器重。所以你……”

  上官婉儿隐去的后面那部分,叶昀就是用膝盖也能想到是要说什么的,“所以我如今就是沾了他的光,我就应该对他多多上心。这可是难得的事儿,可得抓紧了。”

  胭脂遮着嘴巴,眼睛都笑弯了,小姐拖拉着嗓音慵懒的模样,却偏偏话说的犀利。让上官婉儿异常兴奋的事儿,搁在叶昀这儿却是无足轻重的,上官婉儿这次可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我现在才是明白过来,合着你们主仆几个人都是心知肚明的。就联合着一起欺负我一个人呢,好,我可是生气了。”上官婉儿嘟着嘴巴,把脸扭过一边,哼了一声不去理会叶昀和胭脂。

  “你看,你倒还真的是小孩子心性了。你看我这不是让你知道了吗?哪里就值得生气了,大不了我给你赔罪还不行嘛。”叶昀讨好似的把之前上官婉儿多吃了几口的豌豆黄推在她面前,还指挥着胭脂给上官婉儿按摩。而手掌受伤的碧儿,就被安排给上官婉儿布菜了。

  上官婉儿被伺候的舒舒服服的,一口一个豌豆黄吃着,别提多惬意了。要说惩罚叶昀,她上官婉儿也是不舍得的,但是真让她就这么打马虎眼过去了,她自己也不甘心。嗯,这豌豆黄还真是好吃啊……

  “那你就老老实实的把豌豆粉储藏的方法告诉我,若是有半点儿隐瞒。我就把你这里的小九九都抖落出去,让你不知羞。”上官婉儿想起来她母亲也是极爱吃豌豆黄的,不过却怎么也不可能违背时令吃到的。正好了,能从叶昀这儿偷学到。

  “我还当做是多么难办的呢,胭脂你去找王嬷嬷让她给婉儿装一口袋。碧儿,把笔墨纸砚准备好。你现在就先吃饭,吃完饭了我来仔细告诉你,再把方子写下来给你准备一份。好不好?”叶昀有些哭笑不得地问着她。

  上官婉儿颇有些无赖的劲头,伸出纤细的食指,点在桌面上儿,“这可是你说的,你们都记着啊。可不是我逼着她的啊,要是你说的我不明白了我可是要你一遍一遍的说的。反正今儿也没别的事儿了,就消遣你玩儿好了。”

  碧儿从来没见过上官婉儿这样过,这样的上官婉儿比刚认识她的时候活泼多了。好像是浑身洒满了暖暖的阳光一样,从花厅到叶昀卧房拿笔墨纸砚这一段时间里,连着回头看了好几次。

  “行,你说怎么样都行。”叶昀今天心情好,也乐得跟上官婉儿耍耍嘴皮子,“这豌豆面儿呢,想存久点儿,可不能磨成了粉之后就随便搁置起来了。而且这磨成粉也是有讲究的,首先你得找个大太阳的天儿,把豌豆粒子铺平了来回的翻动。直到把多余的水分都脱干了。”

  其实叶昀也说不起来豌豆收成得时候什么样子,毕竟自己来到这里的时候,豌豆粒都是现成的了。

  “然后在用干锅,小火慢慢的翻炒。煸出来香味儿就行了,再就是磨成粉。这就是怎么磨,再怎么就是保存了。咱们这冬天烧的炭火可是好东西,这炭火烧完了之后也不是废柴。可以用棉布包起来,最好是竹炭的。多做几个,然后把竹炭包放在装豌豆粉的缸里。”

  这就算是基本上完成了整个步骤了,说到这里碧儿的笔墨纸砚都拿来了。叶昀一手撩着袖子,一手执起毛笔写着方法。好在叶昀前世也是喜欢古风古韵的东西,所以对于这些东西多少了解点儿,毛笔字小时候还报过兴趣班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