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周正的行楷跃然纸上,手上的活计叶昀没落下,头都没抬就继续说着,“这样就能比寻常的法子存储的时间长久许多,但是想要不生虫。更重要的是存放的地点,这地点啊一定要放在干燥通风的地方。还有最后一点就是,但凡是日头毒辣的天,就摊开晒晒。”

  话已至此,叶昀想了想也没有什么需要补充得了。拿起刚写好的法子,墨迹还没干透,张开嘴吹了吹。正好看到上官婉儿一脸的崇拜,像是现代粉丝见到偶像的表情。

  “昀儿,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你真厉害啊,我现在可能明白你怎么不在乎九王爷了,因为你根本就不需要他。”

  叶昀没想到上官婉儿是这么理解她对于九王爷的情绪的,不过没关系。这样能让上官婉儿止步猜测自己和那个没见过面就订了婚的九王爷,也许还给自己省事了。

  “哦,对了。竹炭那个法子,其他东西也可以用。比如说,难保存的茶叶。”说起来古代还没有普及开保存东西的法子,吃不完喝不完就得扔了,也是挺浪费的。

  几个人在屋子里围着炭火盆说说笑笑着,时间过的很快。火星不安于现状的跳跃着,然后到了半空中又迸裂开。绽放成一朵小而绚烂的花。外面,朵朵的雪花也洋洋的飘洒着,落在枝头落在地上。

  摊上下雪天,忙忙碌碌许久的叶府终于是得到了片刻的清闲。让原本烟火味道太足的大宅院里,也因为大雪而有了丝优雅高贵。

  不过傍晚大雪刚停,没一会儿,梨园就来了一位不受人喜欢的“客人。”

  “本来呢,这事儿就是随便打发一个丫鬟过来就行了。但是母亲千叮咛万嘱咐的说,一定让我来一趟亲自告诉你。”叶芙一进门,也没等叶昀客气,就直接坐了上座,端坐在那里等着碧儿上茶。

  叶昀知道她这是公主病又犯了,不过她并不在意。既然是苏夫人吩咐的,那就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叶芙见叶昀没有什么动静,本来就不乐意亲自来这一趟的她,说话的语气也不客气了,“果然庶女就是庶女,连最基本的礼仪都不懂得。也不知道皇上皇后看中你哪儿了,真是让你蒙了心吧。”

  “哦?既然我在姐姐口中这样不堪,这样难以入眼,可是我还是被皇上皇后看中了。不知道姐姐这样知书达礼的美人儿,怎么……”叶昀就着叶芙的话头接着说,不就是骂人不带脏字嘛,谁不会啊。

  叶芙也没想到叶昀竟然真的就这样说出来了,没有给她一点儿庶女对于嫡女的卑微盲从。反而是呛声,叶芙从头到脚重新打量了一番叶昀,“嘴皮子还真是利索啊,不过嘴皮子利索没有用。重要的是女红功夫利索,上次蚕丝刺绣果然还是走了狗屎运吧。”

  叶昀听到这里就明白了,感情这苏夫人是怕自己的荷包真的就这么送给九王爷了。这是要给自己施压呢,这是要让自己在这最后几天重新绣一个更好的呢。

  “不过不管你怎么样,你出了门代表的就是叶府的上上下下。所以,你不管是为了你自己的婚事还好,还是为了叶府的脸面还好。都必须重新绣一个,不会就让李嬷嬷一针一线的教你。”叶芙说到叶府的时候,脸上满是严肃认真。这让叶昀有点儿刮目相看,叶芙也并不是只是个心机深重的大家闺秀而已。

  如果是从前那个叶昀看到的话,应该会立马听话的使劲点头吧。不过,那是从前了。现在的自己,有自己的执着和认真。叶昀看着叶芙的脸,却好像看到了自己。

  “这就是夫人让你亲自过来告诉我的事情?行了,我知道了。”既然苏夫人特意吩咐了,我也不能再装做不知道了。

  不过知道了是一回事儿,去不去按照她说的做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叶芙好像是看出来我的想法似的,盯着我的眼睛,“我知道你不想这么做,但是我告诉你,你姓叶。”

  “对了,明天早上叶府的公子小姐们都去请安。你也别忘了去,去早一点儿。”叶芙站起来,用帕子甩了甩身上,好像叶昀这儿很肮脏一样。

  明天早上请安?又是有什么事儿吧。不过叶昀对于那句叶府的公子小姐们全都会去比较感兴趣,“这么说,三哥哥也会去了。”

  “那是自然。”叶芙下意识的回答了叶昀后,意会到什么似的,恶寒的看着叶昀,“那是我同胞哥哥,你别叫的这么亲热。这么小就这么会勾着男人,果然跟你那个娘一样。”

  酷、T匠.网O唯c一正。:版J,其-4他都‘-是…盗《版●w

  叶昀没想到叶芙会突然就炸毛,而且说出的话特别难听,跟她的嫡女身份完全不符。她叶昀的灵魂虽然不是梅夫人的亲闺女,但是多少残余的记忆告诉她。骂自己可以,骂梅夫人不行!

  “原来嫡女也就是这样的教养啊,不知道元宵节上那么多的王侯将相的公子们若是看到叶府的嫡女小姐,是这个模样。你说咱们叶府的名声,还真是让姐姐散布的好了。”叶昀既然知道叶芙的软肋在哪儿,这会儿也不顾忌了,直接逮着她的七寸去了。

  叶芙听了叶昀的话,嘴唇蠕动了几下,还是没说出来什么。用力把手中的帕子摔在桌子上,然后踏着大步就走了。

  原来就这点儿功力啊,那还装的像个大尾巴狼。叶昀拿着叶芙留下的帕子,仔细看了看,叶崇文果然是个腐败的太傅啊。嫡女最平常的一块手帕竟然都是上好的苏绣的,要知道就是商贾之家的小姐们有得苏绣的,也只是衣服而已。

  看来,叶崇文跟自己想象的也差不多。肯定不是多干净的教书匠,不过这也可能是导致他一个堂堂太傅却不能日常上朝进宫的致命点吧。

  “碧儿,喜欢吗?”叶昀摸着上好质感的手帕,看着碧儿一直以一种喜欢的眼神看着,干脆就问了。反正也没脏,这么好的东西扔了也可惜。

  碧儿可能没想到会被叶昀点名,愣了一下以后,诚实的点了点头。

  “我看这块帕子上的图案也挺配你的,这兰花绣的也挺清秀的,拿着吧。”叶昀顺水推舟的就送了这个人情,碧儿也知道这是叶芙不要的了所以她拿着也没关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