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两位昨天可不是跟我打马虎眼呢,今儿还真的是给我送来了呢。妹妹我这儿还真的没有过这样的好东西呢,我也不知道回什么礼好了。”叶昀让碧儿和胭脂接受了叶青珊和上官婉儿的彩瓶,收进了里屋去。

  ”胭脂,碧儿,今儿估计还能用得上饭厅。不如你们俩就先把瓶子摆好吧,等吃饭时正好就能欣赏了。嗯,就摆在门口两边的柜子上吧。"叶昀恶趣味的故意点名昨天叶青珊出丑的地点,想要看看叶青珊的反应。

  叶青珊一听到叶昀的话就明白过来了,看来上官婉儿昨天已经跟叶昀说过了叶青珊眼睛瞪着叶昀,她还真是失策了,没想到上官婉儿和叶昀关系已经这么好了。

  自己做的这些看来是正确的,可是,她叶青珊真的好不服气。拼什么她叶昀可以什么都不用努力,什么都不用付出,就可以什么都能得到,凭什么!

  叶昀看得到叶青珊努力维持笑脸的背面,是眼底的讨厌。不过这没有关系,反正自己也不是要跟她做朋友的,大家只是合作互利关系,用得着这个反应吗。

  “八姐,既然婉儿都已经这样说了。估计今天是真的不能够学舞了,你也正好能休息一天。看你的眼底都黑了,看来是没休息好。”叶昀把话说的明显,没错她就是下了逐客令。

  叶昀也看得出来今天叶青珊冒着大雪来这一趟,无非也就是想来看看自己和上官婉儿的实际关系。还有一点比较奇怪的是,这程姨娘母女二人一向是形影不离的。怎么今儿确是叶青珊自己一个人就来了?

  "是啊,八小姐。不如今天就休息一下吧,昨儿我看你跳的也是不错的,就是一些基本功的问题。花式什么的都是挑不出错的,多练习练习一定能迷倒不少公子哥儿们的。”上官婉儿知道叶青珊想听什么,既然她想听,那自己说两句无关痛痒的还能帮衬叶昀,又有什么不好的。

  果不其然,叶青珊欢欢喜喜的走了。叶昀望着叶青珊的背影摇了摇头叹息一口,这女人啊,落入了情网还不自知收敛,叶青珊这往常多么有心眼儿的人啊,这三两句的就被上官婉儿给忽悠住了。

  还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就是因为一句,迷倒公子哥儿们,这其中还不是只想迷倒右相的大公子嘛。

  不过一直说着右相的大公子,自己还真的没见到过一面呢,连名字也不清楚呢。本想昨夜里让胭脂找人查查的,可惜昨夜叶昀的两个贴身丫鬟都撇下她了。

  “哎。”长叹一口气,提着裙摆走回花厅。

  “怎么的了,一大清早的叹什么气啊。谁能有你这好福气,天还没透亮,就有两个人上赶子给你送礼了。”上官婉儿也不客气的直接拿了一块芙蓉糕往嘴里塞。

  “对了,我看着元宵节就要到了。也没看到你准备的荷包啊,你这次肯定是要跟九王爷见面的。这可是最重要的了,很有可能后面的家宴还请你去呢。"上官婉儿咽下芙蓉糕,喝了口水顺着嗓子。

  叶昀招手吩咐了碧儿几句,碧儿向上官婉儿福了身子就出门去了。又招了胭脂去她的卧房去了,上官婉儿看叶昀这一串的动作看的莫名其妙。

  刚张口准备询问的时候,叶昀就弯腰往上官婉儿嘴里塞了一块豌豆黄。上官婉儿也乐的接受,用手拿过,又小口小口的吃着,"对了,这豌豆也不是这个时令的菜啊。你这是猴年马月的东西了,还拿上来,也不招虫子。"上官婉儿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吃着豌豆黄的动作也毫不马虎。

  其实有的时候叶昀也是挺同情古代人的,你看她们偶尔吃上一次不符合时令的小点心就能是个惊喜。想着现代这些东西又算的了什么呢,不过这上官婉儿也真是有意思。

  酷F匠网6J首A#发

  之前只觉得她是个地地道道的大家闺秀,没想到隐藏在这大家闺秀下面的可是一个实打实的小吃货呢。不过没关系,就冲着她的本事和她的脾气秉性,还不是走到哪里都有人给她买单。

  “对啊对啊,我这可是去年的豌豆黄了。我让王嬷嬷重新上了笼屉蒸的,你看热了一回儿果然跟新蒸出来的一模一样。”叶昀学着上官婉儿的语气,也夸张了说法。

  “好了,小姐,你可就别打趣上官师傅了。王嬷嬷说饭菜都好了,小姐我这就上菜了吧。”碧儿偷笑着,眼睛快要眯成一条缝了,却还正儿八经的不表现出来。

  胭脂也笑着,手里还拿了一个东西,皱巴巴的,像是被人遗弃了的东西,“上官师傅,小姐逗你呢。这哪里是什么去年的豌豆黄,这是去年小姐让人把豌豆晒干磨了粉,给储藏起来的。”

  “胭脂,你跟着你家小姐都要学坏了。怎么去年的豌豆粉今年还没坏,你要是蒙我,看我怎么治你。”上官婉儿被胭脂的话吸引了,要说把豌豆磨成粉然后再做成豌豆黄的也不是没有。

  而且许多有钱人家都这么做,因为磨成粉保存的时间长些,但是却也没有能够保存完好超过一个月的,不是生虫了,就是回潮了的。

  “我倒是想知道你能怎么治胭脂,她可是飞檐走壁都会的。就算你是主子,估计你也奈何不了她。她不能还手,还不能躲嘛。”其实哪里有主子要惩罚奴婢,奴婢还能躲的道理。

  不过,可能这些道理放在叶昀这儿估计都是行不通的。比如,就现在来说。哪里有丫鬟和主子的朋友聊天,主子帮着摆盘的道理。刚开始的时候,上官婉儿也是看不懂看不明白,一度认为这梨园的上上下下都是没规矩的野人。

  但是现在她居然也潜移默化的接受了,甚至理解了叶昀这种做法了。叶昀从来没有把胭脂和碧儿,还有王嬷嬷当做是下人一样看待,而她们三个也没有把叶昀仅仅当做是主子看待。

  也不知道上官婉儿现在是因为跟叶昀成了朋友,是爱屋及乌了。还是欣赏碧儿的细腻贴心,喜欢胭脂的大方简单。也许是在不知不觉间,就两种都有了。融入了这个看似奇怪,但是实则很温暖的梨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