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啊,自己之前没有仔细调查一下,现在上官婉儿说的这句话,好像真的是这样。

  “你该不会真的是右相府的吧?”因为还不能确认上官婉儿就是右相的女儿,所以只能保守的问上官婉儿是否是右相府上的。

  上官婉儿不知道这件事儿同样给叶昀带来了震撼,所以也没解释叶昀的问题,仍然是继续着之前的话题,“我知道叶青珊一心喜欢右相的大公子,虽然我不知道她是喜欢他的地位还是长相才学,但是这个大公子一向是对妹妹弟弟极好的。”

  “所以啊,我说出来那句话之后。叶青珊的脸都僵了,手停在半空中。程姨娘更甚了,一张脸好似走马观花一样的精彩。”上官婉儿模仿着叶青珊和程姨娘的动作,表情,得意的神情好像是找到了新玩具的孩子。

  叶昀听完上官婉儿的话,还是不太清楚上官婉儿是否就是右相的女儿。不过现在也不用操之过急,叶昀喜欢上官婉儿是自己的朋友,虽说朋友之间能帮的就帮。但是帮忙和利用,她还是清楚的。

  好不容易送走了异常亢奋的上官婉儿之后,叶昀终于是能歇息一下了。几乎是瘫坐在椅子上,提起茶壶就咕咚咕咚的往自己喉咙里灌水,一壶水很快就见了底了。

  “碧儿,胭脂,碧儿……”叶昀原想喊了胭脂和碧儿出来尝尝自己藏下的唯一一包蟹黄包,冬天热了吃这种汤包最是舒服的了。

  但是叶昀连着喊了好几声胭脂和碧儿之后,依旧是无人应答。叶昀有点儿发慌了,自己忽视她们好像很久了。而且,往常多少日子都是她们服侍了自己睡觉了才回去睡觉的。

  这突然两人都不在,叶昀的心嘭嘭的跳着。总有些不好的预感萦绕在心头,可是总是抓不住。叶昀放下手中的茶壶,提着碍事儿的裙角就往外面走。

  早天里看天气就好像要下雪或者下雨,果然,还没入深夜呢,这天上就开始飘了细细碎碎的雪花了。加上地上化的雪,又湿又冷的感觉包围了叶昀。叶昀缩了缩脖子,三步并做两步的走到胭脂和碧儿的房间。

  笃笃,敲了几下门以后仍然是没有人回应,也没有动静。这让叶昀的心跳的更快了,叶昀干脆撇下手中的敲门环,直接上手就要推门。可是木门从里面上了栓,叶昀推不开。

  望着推不开的木门,叶昀又好气又好笑的摇着头走开了。看来她叶昀可算是白担心了,这两个小丫头撇下了自己的主子早早的睡了,自己这个做主子的还顶着寒风和白雪去关心她们。

  还真是有点儿杞人忧天了呢,果然是应该给自己个儿找点儿事做了,不然总把心思放在她们身上,自己的大业该怎么能尽早的完成。

  叶昀收拾好了床铺,披着月光和星星的点缀睡下了。又是一夜长梦,一如既往的还是那个相同的梦。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一切又变的模糊了,龙椅上的男人更加的模糊。

  “小姐,八小姐已经在花厅坐着等了好一会儿了。”碧儿用没有受伤的手轻轻晃着叶昀,后面还有哗啦啦的水流声。

  “可不是吗?而且八小姐还抱着一个瓷器呢,我看着说是像咱们的瓶子又不是太像。不过比咱们这儿的瓶子可好看多了,要是插上那白白嫩嫩的梨花,可是绝了呢。”胭脂嘴快的把什么都说了,像是邀宠似的打算着春天的事儿。

  叶昀下意识的看了眼碧儿,还好碧儿的脸色如常,眼睛中的光彩也没有变化。还好,还好。叶承风的突然出现没有搅乱了她们两个人的友谊,不过这个问题也确实是存在着的。

  看来,真是该轮到自己成为大忙人了,最近自己可是有的忙了,“哎……”

  “小姐怎的了?可是昨夜冻着了?要说也奇怪呢,昨天夜里也不知是风太大了还是有坏人来过,我们的门还想了呢。”胭脂折叠着床上的被褥,弯着腰回头看着叶昀。

  叶昀石化了一下,原来自己好心去看看她们却被想成了坏人。还是不要说出来了,不然按照胭脂的性格,肯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万一自己真的没忍住给说出来了自己担心她们的原因是因为,她们和叶承风的三角恋关系。

  那到时候自己才是真的有的忙了呢,“可能是风太大了吧,眼瞅着天就要晴朗了。却没想到,昨天夜里又飘了雪花了。”

  “可不是呢,小姐你看这个步摇怎么样?本来说眼瞅着元宵节进宫能天气晴朗了就不用担心路滑了,没想到又下了雪。”碧儿拿了一个大红色珊瑚滚了金边的步摇示意叶昀,得了叶昀的答应后,挑了额边插上。

  细细的链子搭在叶昀的额角,稍有动作就晃动开来,十分的俏皮漂亮。

  “这些暂且就不说了,反正也不是眼跟前儿的。眼跟前儿的是八小姐,这院子里落得都是雪,就算是扫干净了。跳舞也该是害怕摔了的,别的院子今儿都停了。她还上赶子来了,也不嫌冷。”胭脂撅着嘴,语气不满的轻易就能让人发现。

  叶昀翘着食指,轻轻拨弄着额角的步摇,轻盈的发饰让她也跟着心情轻盈了。

  酷{r匠网正v版Sn首;发~w

  “她啊,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

  叶昀故意把动作放的很慢,就快要把胭脂和碧儿两个人的耐心都磨没了的时候。上官婉儿的声音突然就横插一脚的出现在这个冷冷清清的屋子里,“八小姐来的挺早的啊,不过今儿可能是练不了舞蹈了。看着这场雪可是有的下呢。”

  叶昀终于是等到了自己口中叶青珊的那个“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本尊了,"走吧,咱们要等的人可是来齐了。"

  胭脂和碧儿相视一笑,心里都有点儿底了,看来今天小姐可是有的好玩儿了。

  “八姐来的这样早,妹妹我都还没起床呢。可是让姐姐好等了,怎的不见程姨娘呢。”叶昀施施然的走出来,看到上官婉儿和叶青珊都抱着一个珐琅彩的瓶子。

  而且看起来两个瓶子还是蛮搭配的,都是方口圆身的瓶子,重点是连花色和图案竟然都十分的相配。如果不是上官婉儿和叶青珊的话,她甚至会认为是上一代人留下来的定情信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