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昀顺手脱了鞋,将冰凉的快要没有知觉的脚搁在马车里预备的毯子中裹好,“怎么的他还骑了马就走了,连客气都没客气。”

  没想到这一番话却让上官婉儿的身子抖了抖,脸上可不光是被冷冻的高原红了,一会儿青一会儿红的,别提多有意思了,“你还说呢,若是寻常人家的公子们当然如同你说的如此那般了。可你也是知道的啊,他可不是啊。要是真让他给我们送回去了,我这一路上还不知道会不会别扭死呢。”

  “哎呦,原来你这么膈应这件事儿啊。我说怎么吃饭的时候你跟个绣花枕头一样,就知道装啊装啊的,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原来是因为这个,那你以后可别这样了。”叶昀没想到她说的一句话能让上官婉儿记着这么久,估计她闷着不说话,就是在暗地里自己添油加醋隔音自个儿呢吧。

  “我……我哪样了啊,昀儿,你不知道我已经很努力了,你还说让我以后别这样了。”上官婉儿说着装着很生气的样子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一边不去看叶昀。

  叶昀一边哄着上官婉儿一边把上官婉儿的头给板正转过来,“那你可知道我为何要这样说。”上官婉儿摇着头,她是真的不明白。

  “你想啊,你可是皇宫里的舞蹈女伶,你以后见到他的机会简直太多了。不说远的了,就是在我元宵节进宫之前,他是不是得经常去找我爹,你是不是又得每天都教我跳舞?”叶昀慢慢的诱导着上官婉儿,好在上官婉儿是那种认了朋友就死心到底不会怀疑的人,不然可不是要坏了大事儿了。

  上官婉儿跟着叶昀的话点着头,丝毫不知道她已经被引诱了,“你说你们见面的机会这么多,而他是大臣是有功之臣,而你只是个皇宫里的舞蹈女伶。你觉得这件事情你要是让他们知道了,你已经知道了,那么你觉得你还能……”

  这个时代是男尊女卑,是拥护为官的,而这个上官婉儿又偏偏是喜欢把事情想多想复杂的人。所以这些话叶昀不必说的太露骨,只要点到即止就可以了,剩下的让上官婉儿自己个儿琢磨就能琢磨的让她知道今后应该怎么做了。

  “你是说……啊,那今天他该不会看出来了吧,那我……”上官婉儿想的时间比叶昀预想的短的多。

  “放心了,你看他今天也是心事重重的样子,怎么会把精力再放在我们身上呢。你就安心吧,等会儿回府了,你到我那儿,让王嬷嬷熬一锅姜汤。”叶昀终于是放下心了,以后还是不要把事情都跟上官婉儿说了,否则一不小心就给自己挖了大坑。

  两人回了府上好在还没到门禁,也就不用跟叶崇文禀报了才能进去。两个人像是捡了大便宜似的飞快的溜回了梨园。

  “小姐,快点儿进来,王嬷嬷给熬的姜汤都热了好几遍了,再不喝了又该凉了。”碧儿站在门口,看样子是一直等着呢。

  “呼呼呼,今天早上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呢,怎么现在又这么冷了。”听了碧儿的话的胭脂,给叶昀解下斗篷挂在一边的架子上,捧着叶昀的手呵着热气。

  碧儿笑着睨了胭脂一眼,帮衬着上官婉儿梳理。

  两个人抱着盛着微烫的姜汤的碗,一口一口的喝着。姜汤虽然味道不好喝,但是略带着辛辣的甜意,一丝丝的漫进了心扉的时候,那就不仅仅是姜汤了,是暖心。

  “小姐,你看这样行吗?够暖和了吗?”胭脂蹲在地上拿着一根铁棒拨弄着炭火盆,撩得炭火盆里的火烧的旺旺的。

  “行了就这样就行,我从街上给你买了一包驴打滚,给碧儿和王嬷嬷买了一包麦芽糖。你进屋里去拿给她们吧。”胭脂跟炭火盆里的火一样热烈,叶昀被感染的笑眯了眼睛,有胭脂,碧儿,王嬷嬷在真的挺好的。

  可能这是上天赐予原本叶昀的最高配置了吧,可惜了那个懦弱的女人,连这几个人的温暖还没享受到,就让自己霸占了身子。

  “昀儿,你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入迷。我跟你说话儿呢。”上官婉儿喝完了一碗姜汤,将碗搁在桌子上,发出了细碎的声音。

  “啊?你刚才说什么?”叶昀的碗中还有半碗,虽说这满满的都是爱,但也真的是难喝啊。

  上官婉儿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让叶昀气结,伸手就作势要掐上官婉儿的胳膊,上官婉儿眼疾手快的躲了过去,“傻丫头,我可跟你说了啊。这元宵节可就要到了,咱们圣上可是最看重春节和元宵节,中秋节这样团圆的日子了,所以你的规矩可得学好了,不能出半点儿纰漏。”

  叶昀没想到上官婉儿会跟自己说这个,扫了兴的叶昀不客气的回呛着上官婉儿,“要是出了纰漏就能不嫁给九王爷了,那我一定一点儿都学不会,学会了的也都给忘了。”

  “得得得得,你看你这架势哪个王孙公子还敢要你。我可是想多活几年的,你自己在这慢慢忘吧,我先走了。”上官婉儿说着起身就要走,叶昀也没拦着。

  “胭脂,天黑路滑,送上官姑娘回房。”叶昀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结果两个人都没憋住。

  “噗嗤……”

  这可让胭脂看的是一头雾水,这意思到底是怎么着啊?“小姐,这……”

  “让你送她走,就送她走。记得把她送到屋子里,然后问她要一块姜糖吃了再回来,我一直想吃她那那么好的姜糖没机会,好了机会送给你了。”叶昀吩咐着胭脂话,也是说给上官婉儿听。

  看正版b8章》节上lp酷\◇匠z网

  碧儿伺候着叶昀换了衣服,又拢了一个汤婆子放进被窝里正准备放下床帘呢,胭脂的脚步声就传来了,“小姐,上官婉儿小姐给我一块糖之后我想带回来给您,结果她不让。我就跟她吵了几句,结果她进屋反着柜子,我以为她要找东西打我呢。结果你看。”

  叶昀听了胭脂的话啼笑皆非,正准备问下面呢,结果胭脂就捧着一个袋子跟献宝似的捧到她面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