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昀微微抬起身子看清楚了胭脂手里拿着的东西,她现在甚至想要笑出声了,并且她也真的这样做了,“哈哈哈,胭脂你真的是太可爱了。”叶昀她现在脑袋里都可以想象到上官婉儿当时的脸色了。

  “小姐你笑什么啊,不是你说你一直想吃的吗,我给你要来一袋,整整一袋你怎么还笑话我呢?”胭脂听了叶昀夸她可爱,扭捏着看着碧儿,结果碧儿也是跟叶昀一样的笑着。

  “哈哈哈,好了好了,我不笑你了。你来跟我说说,你怎么问她要的。”叶昀强忍着笑意,拉了一把碧儿,碧儿也憋红了脸但是不笑出来了。

  “给上官婉儿姑娘送到房间了,我还没说话呢,她就让她的婢女给我拿了一块姜糖。我没吃我往袖口里塞,她就不让我塞。还非要看着我吃掉,我不愿意我就跟她犟。”

  叶昀眼睛又弯了,她当然知道胭脂为什么这样做,这个胭脂真是傻的可爱。

  “结果上官婉儿姑娘脸色都红了,让她的婢女看着我别让我走了,她就进屋找东西了。我就真站在那没走,我当时想打架她们也打不过我。”叶昀和碧儿相视一笑,上官婉儿这次可真是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了。

  更|v新最◎E快上《%酷P匠n网+/

  “结果没想到的是,上官婉儿姑娘进屋是去拿着个给我的,还让我把手里的吃掉。吃掉了才能让我把这袋带回来。嘿嘿,上官婉儿姑娘真是个好人。”胭脂说到后面也觉得自己傻傻的,自己笑了自己。

  叶昀笑着摇着头让碧儿把胭脂带回来的姜糖给收起来,她现在可真想知道上官婉儿知道胭脂给她发了好人牌之后的感想。

  “哎,碧儿你干什么给收起来啊。小姐还没吃一块儿呢。”胭脂一看碧儿要给收起来,立马就着急了。嚷嚷着碧儿不让她动,碧儿哪里是这个有着武功的胭脂的对手,双手被胭脂抓住立马就动不了了。

  叶昀一看胭脂这架势,头又隐隐的痛了。前几天想起来要给胭脂留意好人家了,但是这段时间接二连三的事情太多了,有这么的忙乱。还没有机会留意呢,这下可倒好,可是提醒了叶昀了。

  提醒了叶昀一点,给胭脂找郎君得找一个除了脾气秉性合适之外,还要会武功的。不然以后胭脂小两口吵架,胭脂一抓住男方的手,男方就动不了只剩哀怨的份了,长此以往哪还有好的。

  不是胭脂被男方休了,就是胭脂被别人安上毒妇的罪名。胭脂到时候可真就是,上官婉儿那样的有理说不清了。

  “胭脂,你还不明白呢,你还真当是小姐想吃姜糖了?还不是小姐怕你把上官婉儿姑娘送回房再挨了冻,张嘴问你跟上官婉儿姑娘要的嘛。你还真是应了小姐的话。”碧儿到最后实在是没法了,才略带嘟囔的说出了话。

  胭脂听了立马松了手,雪白无暇的脸颊红了,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我这之前不是不知道小姐的意思吗,碧儿你被我弄疼没有,我那有药酒。”

  碧儿笑着用力点了一下胭脂的头,重重的戳了一下当做泄愤,要让胭脂做什么太粗鲁的动作,她也做不出来。“行了,这就当做是还了我了。快出来吧,小姐刚准备睡觉呢,别打扰小姐休息了。”

  碧儿和胭脂一走,叶昀的房间了瞬时间就清净了,月色透过窗户纸洒进房间了。又顺着没有拢住的床帘偷偷的爬进来,累了一天的叶昀仰着头看了一会儿的床顶。

  慢慢的,慢慢的,意识模糊了,模糊了。到最后,安静沉稳的睡着了。

  昨天叶昀玩的太累了,一觉睡到了凌晨初晓时分。

  因为上官婉儿现在跟叶昀是朋友了,所以帮助叶昀跟叶崇文和苏夫人打马虎眼也没关系了。她本应该能睡到更晚的叶昀,此刻却穿着外套独自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铜镜中的她自己,好像在想着些什么。

  其实自从她那次预料到九王爷的事儿,她那天晚上故意将自己打扮的如坠落入凡的仙女一样,祭奠她自己和原叶昀的自由之后。叶昀她就开始每天晚上做梦。

  一个冗长的梦,梦里是皇宫,地点她非常明确,但是内容却并不真实。

  可是意外的是,昨天晚上睡着之后,就开始做梦。

  梦到的是叶昀她站在皇宫的大殿门口,里面一个奴婢奴才也没有,只有一个男人,魁梧的男人坐在中央最高处的龙椅上。

  男人应当是很优秀,很英俊,可是她偏偏就是看不清楚男人的脸色男人的容颜。

  但是除了那个神秘的男人,皇宫中的其他东西,装饰和物件她都看的一清二楚。坐落在树丛中的宫殿,露出一个个琉璃瓦顶,恰似一座金色的岛屿。那华丽的楼阁被华清池池水环绕,浮萍满地,碧绿而明净。那飞檐上的两条龙。

  金鳞金甲,活灵活现,似欲腾空飞去。飞腾的龙是皇家的独有物,所以它即使是死物件儿,也让人莫名的心生敬畏。

  好大的一座宫殿似的建筑,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在湛蓝的天空下,那金黄色的琉璃瓦重檐殿顶,显得格外辉煌。

  正在叶昀还在欣赏皇宫的装饰时,突然画面就转开了,就变成了那个神秘男人拉着她的手去往他的寝宫。

  男人握着叶昀的手很紧,像是害怕失去她一样。不管叶昀怎么用力的挣扎都没有作用。但是这不是让叶昀感觉到可怕的地方,真正可怕的是,即使是两个人贴的这么近,叶昀还是看不清男人的容貌。

  就像是一个模糊的人影,像是雾,像是风。

  只见寝宫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

  榻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叠着玉带叠罗衾。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

  地上铺着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朵朵成五茎莲花的模样,花瓣鲜活玲珑,连花蕊也细腻可辨,脚踩踏上也只觉温润,细节竟是以蓝田暖玉凿成,直如步步生玉莲一般。

  叶昀就连在睡梦中都不禁感叹,这真的是堪比当年潘玉儿步步金莲之奢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