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昀尽量把话说得婉转一些,让上官婉儿和霍司翊这两个思想固化的人能够接受她在吃饭的时候“出恭”这件及其不雅的事情。

  “昀儿,你没事儿吧?”上官婉儿有些担忧叶昀。霍司翊脸上没有变化,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叶昀挑开帘子走了出去,却不是走向餐馆的出口,而是走向掌柜的柜台。

  站在柜台桌子里面的男人好像并不是之前他们刚进来时候看到的那个账房先生,因为不仅仅是衣物的差别,只是依靠背影的气质,感觉就大相径庭。

  叶昀敲了敲柜台,厚实的木质柜台应声发出了,“笃笃”的声音。

  隔着柜台的男人慢慢转过身来,叶昀莫名的感觉到了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压力,还有一种光芒。

  那是普通人都没有的,说不出来的。

  男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

  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被金冠高高挽起,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叶昀被眼前的男人晃了心神,赶紧眨了一下眼睛。这个男人好奇怪,怎么会让她这么轻而易举的分神,被吸引,这不是正常的,这是一种几乎带了催眠意味的。

  这个男人很可怕,这是叶昀定了心神之后的结论。

  可是男人还是那样的笑着,而且更加的肆意妄为,笑的更加的灿烂。看得出来,他很满意叶昀的反应,“不知道这位美丽的姑娘,找在下是有何事呢?”

  男人的声音和他的人一样的漂亮,低柔的声音却不失男人的沉稳大气,让人一听就喜欢没有办法拒绝。这样的好嗓子再加上他的面容,不知道会让多少姑娘心甘情愿的为他着迷,为他疯狂,为他去死。

  “倒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儿,只是,喏,你看那边那桌子的人点了这么多的东西,你们店里的菜色还都挺好的,可得要多少钱啊?”叶昀双手交叠着,尽量把声音放的温柔,虽说自己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脾气的,但是在这么帅的男人面前还得要矜持一下。

  男人似乎早就知道叶昀要问的问题,这个问题问的挺市井的,但是却没有影响到男人的心情,“这位姑娘身上好似有暗香浮动,真是叫在下心生喜悦,若是你们这顿饭没有结过账的话,在下真心愿意请姑娘小叙片刻。”

  这里的人说话真的很费劲,以至于叶昀在男人所有的话都说完之后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个儿这桌子的帐都已经结算过了。那这下子很明了了,肯定是霍司翊刚才在小二哥送茶的时候付的钱。

  好了,感情她叶昀是小看了霍司翊,不过自己想要请他吃饭也不是说说而已的,只能怪他太绅士了,没有这个福气。

  既然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叶昀也不想继续跟这个男人聊下去了。因为这个男人现在居然在诱惑她了,按理来说古代的男人女人们不都应该是矜持的吗。

  男人的手指细长骨节分明,轻轻的将叶昀额边的碎发给重新别在耳后,又帮着叶昀正了正发上的簪子。这一系列的动作做的行云流水,让叶昀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你……难道说这儿的男人都像你这样轻浮吗?看你这模样倒也不是什么猫三狗四的不入流的男人,怎么的举手投足却这样的招惹别人。”叶昀强硬的说着婉转的话,她希望这个男人只是一时兴起,不然自己难道又招惹了什么麻烦。刚才那盏贡茶已经让她很苦恼了,千万别又来个什么劳什子鬼了。

  “姑娘多虑了,只是在下心疼姑娘因为风吹而凌乱了的秀发,又因为姑娘你实在让在下情非得已。才做出如此举动,是在下冒失唐突了,还望姑娘海涵。”男人规矩的道歉和解释让叶昀动摇了心思,难道是自己多想了吗?

  但是她刚才分明注意到这个异常漂亮俊美的男人其他的装扮都十分的儒雅,只是手掌心连着十指的地方有一层薄薄的茧子,看起来自相矛盾。分明是富贵人家的少爷,看着就是斯斯文文的读书人,可是手上却又有着练武功的人才有的薄茧。

  所以这个男人,她还是尽量远离的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叶昀暗自做出了决定,“既然如此那就再好不过了。”

  叶昀撩开竹席帘子回头看了一眼,碰巧看到了还将视线停留在叶昀身上的男人,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相汇。叶昀皱紧了眉毛,男人却貌似开心的笑着。

  “昀儿,怎么了?你一直撩着帘子不累吗?还不快坐下来吃饭。”上官婉儿感觉到后面有一阵轻微的风吹过,头也不抬的喊着叶昀。

  霍司翊寻着叶昀的视线看过去,只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一个高大的男人,想要仔细看却被上官婉儿提示的声音打扰了,叶昀放下帘子彻底隔绝了。

  一顿默默无语的饭吃的很快,可能大家各怀心事,所以还没等想到一个话头聊天呢,就已经出了餐馆门口。

  本来进了餐馆的时候天色泛黄,这下子天色已经将黒了。

  “我就跟九小姐和上官婉儿姑娘在此别过了。我会把今天的事情咽进肚子里的,两位姑娘还是快些坐马车会叶府吧,天黑道上就不安全了。”霍司翊抱着拳头,客套的说完这些话之后,利落的翻身上马没有再给她们两个人一句话。用力夹了一下马肚子,长吁一声,马儿应声就撒腿跑开了。

  @酷.匠-网M首;{发~/

  给叶昀和上官婉儿留下了一串一串的脚印子,叶昀心里乱的很,没有察觉到霍司翊的细微变化,拉着上官婉儿就上了马车。

  “外面好冷啊,可能是鞋子踩了雪然后进了餐馆人多热闹,温度也高了,所以这脚底的雪都化了,湿了我一脚的,现在还真有些冰凉。”叶昀窝在马车里,摸了摸鞋面,感受到湿意。

  上官婉儿也被冷风吹得冻红了鼻头,红红的鼻头和两腮将上官婉儿衬托的更加楚楚可怜。看的叶昀都心生怜爱,涌出一番保护的欲望,“要说这霍司翊也是挺奇怪的,按照常理,别人家的公子哥儿们都该是急巴巴的盼着送咱们回府呢,尤其是还有你这么个大美人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