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儿自然也是知道这里的,也就随了她的心意。二人进去后,那掌柜地正站在柜台前低头整理衣物。倒是那店里的伙计迎了上来,冲着她们微微行了一礼,脸上就堆着笑,道:“不知二位姑娘要买些什么?”

  叶昀抬头看他,只见他神色坦然,并无半分讨好之意。至于那掌柜,听见伙计的声音也不过是微微回过头来,看了这边一眼,又独自回过头去处理自己手头的事情去了。

  见此,叶昀眼底划过三分满意。到底是都城最大的成衣铺,这做生意的方法也是让人舒服。自打进门后,那伙计便没有再多说过一句话,不过是偶尔叶昀和上官婉儿问起,才跟着答上一两句。

  上官婉儿和叶昀在里边逛了许久,方才各自看中一件衣裳。伙计听得吩咐这才上前来。叶昀留了银子,吩咐伙计回头将衣服包好,送去太傅府,这才心满意足地拉着上官婉儿出了店门。

  谁知刚出店门,就瞧见不远处一男子正手持鞭子,不住地抽打着地上的一位老人。见此,上官婉儿顿时面露不忿。还不等叶昀看清楚,上官婉儿已然走上前,就要替老人家挨下那即将落下的一鞭子。

  叶昀被上官婉儿这一举动吓了一大跳,连忙上前去,一把抓住鞭子,冷眼瞧着那男子。那男子显然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敢多管闲事,当即就要用力抽回鞭子。没想到,这一用力,鞭子竟然纹丝不动。

  见到这番情景,那男子也忍不住有些恼怒,当即怒道:“你这黄毛丫头,还不快放开本大爷的鞭子,要不然本大爷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听到他这番粗俗的话,上官婉儿好看的眉头不禁轻轻皱了起来。眼见着叶昀一动不动地抓着那男子的鞭子,脸庞上已经有怒气涌动。上官婉儿连忙按了下叶昀的手掌,这才抬起头来,看着男子好言相劝道:“这位公子,就算这老人家再有什么不是,你也不该这样虐待于他,如此行为,岂不是同畜牲无异?”

  “呸!”谁料那男子听了她的话,面上不仅没有露出半分惭愧,反而恶狠狠地吐了口唾沫,“你懂什么!这老家伙屡次进我家门盗窃,这一次恰好被我逮个正着,我如何能饶了他。”

  上官婉儿似乎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个原因,立刻为难地看向那老人。那老人见她看过来,连忙不停地摆手:“不不不,二位姑娘,我老头虽然穷,可也不是那样的人。分明是你,是你见我可怜给了我五两银子去买吃食,怎地,现在到诬陷起我小老头偷东西来了。”

  说这话时,那老人一手撑着地,一手抬起来指着那男子喘息着,神色间十分激动。见老人家露出这个样子,上官婉儿顿时更加怜悯起他来,几乎不假思索地就相信了他的话。

  然而那男子却好似是听到了十分可笑的笑话一样,额头上青筋暴起,气急而笑:“你这老东西,偷了东西竟然还敢这样狡辩。今日我非要打死你才好。”说吧,他就放下鞭子,快速向那老人走过去,抬脚就要喘。

  #酷S…匠/网正;…版“首发V

  上官婉儿顿时惊呼一声。叶昀虽然觉得眼前的事情十分蹊跷,但眼见着那脚就要落在上官婉儿身上,叶昀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手掌略一用力,指尖的石子瞬间弹到那男子的膝盖上,那男子一吃痛,身形一转,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如此一来,那男子顿时更加恼火,下意识就要爬起来。然而不等他开口,一个钱袋已经砸到他手里紧接着就是上官婉儿冷清的声音:“这位老人家欠了你多少钱,就由我来还,你看看够不够,不够等我回去再取些给你便是。”

  上官婉儿一曲舞蹈吸引无数千金公子。因而愿意为了她一掷千金的人也并不在少数。因此,那男子打开袋子,一眼就望见里边浑圆的珍珠,当即眼睛都直了。那男子好像生怕上官婉儿反悔一样,连连点头,还不等上官婉儿发话,迅速就退开了。

  不过片刻,那男子的身影就彻底消失了。见此,上官婉儿才返过身来,蹲下身子,瞧着那老人,从自个儿的腰间又摸出一颗珍珠来,递给老人笑着道:“老人家,今日我出门来,却是没带那么多现银。您且将这个拿去换些吃食,顺带替自己置办身衣物。”

  叶昀见她这般温和的模样,眼底不禁划过笑意。她倒是没有想到,以上官婉儿的性子,竟然丝毫不嫌弃这看起来万分狼狈的老人。那老人接过珍珠,似乎是被方才的事情给吓着了,竟是呆愣在原地。

  上官婉儿温和地笑了笑,这才拉着叶昀准备离开。谁知道二人刚走开没两步,方才的老人家突然追了过来,一把抱住上官婉儿的腿。上官婉儿被吓了一跳,刚准备说话,那老人猝然大喊大叫了起来。

  等着听清这老人嘴里叫喊着的内容时,叶昀的脸色顿时难看下来。就连上官婉儿都是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四周的人似乎是听见了声音,竟然是挨个儿地围了过来。

  上官婉儿何曾碰到过这样的事情,一张脸都涨地通红。那老人奸计得逞,见周围的观众越来越多,顿时大声叫嚷起来:“女儿啊,你怎么能不管爹呢,爹可就你这么一个女儿啊!爹求求你,求求你接爹过去。爹保证再也不和你闹了。”

  这一瞬间,上官婉儿才明白那男子的感受。竟然也是恨不得能将这老人能从自己身边一脚踹开的。周围的人听着这老人这样说话,一时间都是忍不住指指点点。上官婉儿只觉得心底十分委屈,可这样的情况,她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叶昀冷眼站在一旁,忽而唇角扬起一抹冷凝的笑意来:“这位老人家,我们都未曾见过你,何来的成为你的女儿呢?”

  “你,就是你,就是你鼓动我女儿不和我见面,更是抛弃我这老父亲。何姑娘,你怎么能干这样的事情。”那老人家随口胡诌,竟然是不见半分慌乱,一个人将这一场戏演的十分逼真。

  一时间,周围的人竟然都是被他骗了过去。事到如今,上官婉儿不禁暗恨自己为何要多管闲事,倒是害得叶昀也跟着被力连累了。而叶昀则是冷眼瞧着那老人,心底的怒气更是难以抑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