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慕容献丑了。”叶昀穿了一件高领的舞衣,雪白的舞衣是上品的云锦制成,纤细的腰身被雪白的舞衣勾勒这更显的不盈一握,体态纤细修长,朵朵红梅精致的绣在裙摆上,和她的气质相匹配。

  霍司翊哈哈的笑了两声,一杯清茶灌进了嘴里。“嗯,献吧献吧。”

  一样的清寒凌人,鼓面上的人巧笑嫣然,体态轻盈的摇摆着腰肢,扭动着手臂。

  她像一朵盛开的红梅,风姿绰约,妖娆濯绝。

  她纤长的脖颈如玉雕成,低头婉转就像一只高贵的天鹅。

  随着一点点急促起来的鼓点,她的舞步也一点点变得高亢,从一开始的温柔婉约,到后来的气势汹涌。

  霍司翊的注意力已经完全的被叶昀吸引了,就好像霍司翊今天才是第一次认识叶昀这个人一样。

  霍司翊看的目瞪口呆,手里的茶杯就这样僵硬的举在自己的面前,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个一举一动都风情妩媚的女人。

  这个女人真的是叶昀?

  平时那个大大咧咧,一肚子坏水的叶昀,不对啊,霍司翊揉了揉眼睛,没错啊,面前人儿就是叶昀。

  人人都知道叶昀这个人性格就像男孩儿一样,可是若是见过正在跳舞的叶昀,怕是没有一个人会这么说了。

  轻甩水袖,足尖轻点,音乐戛然而止。

  叶昀轻盈的从鼓面上跳了下来,站在了霍司翊和上官婉儿的前方。

  看到眼神呆滞的上官婉儿和霍司翊,叶昀就知道,自己这窝囊气没受成,反而把一些人给惊艳到了呢,譬如自己这位舞蹈老师和那个冷面阎王杀人无数的大将军。

  C*酷,*匠网F唯一(#正√*版k…,其他¤√都Yt是盗i\版*

  叶昀上前朝着两个人摆了摆手,两个人才回了神,看向叶昀的目光里似乎有欣赏。

  上官婉儿由衷的鼓掌。“叶昀啊叶昀,你怎么可以藏的这么深呢,舞跳的这么好,我竟然不知道。”

  “我是一个低调的人。”叶昀其实心里早就得瑟的快要飞上天了。

  直到叶昀站在霍司翊的面前,霍司翊还是缓了一会儿才找回了自己原本的呼吸,从那场意犹未尽的惊艳当中,收回自己的思绪。

  看着面前的叶昀,霍司翊咽了口口水,喉结上下滚动,轻咳了两声。

  看过叶昀这场舞,有什么东西似乎潜移默化的改变了,这场舞蹈带来的似乎不只是惊艳,还有某种感情潜移默化的滋生。

  而上官婉儿也觉得,叶昀这个人似乎不坏,做个朋友也是不错的选择。

  次日清晨,叶昀尚在睡梦之中,就觉得耳边似有蚊吟,搅得她睡不着觉来。叶昀下意识地挥手,就对着耳边拍了过去。

  上官婉儿瞧着她迷迷糊糊间都不愿意睁眼,一时间起了逗弄她的心思,绕到她前面去,抬首捏住她的鼻尖。叶昀只感觉自己呼吸困难,眉头皱地更紧,却是一下子睁开眼睛来。

  见到眼前放大的一张脸,叶昀下意识地就要抬手打去,上官婉儿吓了一跳,连忙躲开。叶昀这才缓了口气,见是她,不禁笑着道:“上官姑娘大清早扰人清梦,实在是该打。”

  昨日里,她一番舞蹈过后,上官婉儿就来找过她。叶昀原本以为上官婉儿是对她有所隐瞒一事心有不忿。没想到,这上官婉儿却是个洒脱的人,自然也有她的高傲,竟是直言不讳,说是要同她z做个朋友。叶昀虽然初时有些怀疑,可上官婉儿目光清澈,言语间更是十分正直,因而叶昀也不免生出了三分好感。

  这三言两语间,二人竟是成了好友。尤其是是上官婉儿,竟是对叶昀生出了三分好感。

  上官婉儿自然听得出她语气中的玩笑之意。然而她此刻却是一下子板起脸来,瞧着叶昀轻轻哼了两声:“九小姐真是好兴致,这别的院里的小姐此刻都已经下了课回自个儿的屋子里去了,你可倒好,竟然还未起身。”上官婉儿自顾自地拿起桌子上泡好的清茶,眯着眼看着叶昀,“还是说九小姐对我这夫子心存不满呢?”

  若是以往,叶昀说不得真的会被上官婉儿刻意做出来的这副样子给吓到。但是此刻,叶昀不过是翻了个白眼,随后抬高了嗓子,道:“碧儿,谁允许你将这疯丫头放进来的,实在是吵人。胭脂,还不快将这丫头带走,没得打扰了本小姐睡觉。”

  上官婉儿显然没料到她会这样绝情,当即哭笑不得。于此同时,胭脂已经推门进来,笔直地对着上官婉儿走过来。瞧着胭脂脸上毫不掩饰的杀气,上官婉儿心头一惊,连忙对着叶昀讨扰起来。

  见她这个样子,叶昀才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胭脂的脸上仿佛变魔术似的,一下子就笑开来。上官婉儿愣愣地站在那,突然意识到自己被叶昀戏耍了,快步走上前,作势就要去掀她的被子。叶昀惊呼一声,忙拽住她的手。胭脂立刻悄然退了下去。上官婉儿同叶昀又闹了一会儿,二人才消停起来。

  等着叶昀换好衣裳自屏风后出来时已是午时。因着昨日里二人就商量好出府游玩,所以昨日里就由上官婉儿出面,同叶崇文说是要出府为府内小姐寻些合适的曲子来。叶崇文自然是没有怀疑,直接同意了的。

  因此出府时,府里的家丁不过是见了礼就放她们出府了。

  街道两旁摊贩络绎不绝。叶昀兴致勃勃地看着,心里直呼还是自由的滋味好。自打她穿越过来后,就很少出府,每次出府都是偷偷摸摸,哪儿有这么痛快。上官婉儿瞧着她这副孩子气的模样,一时间也忍不住失笑。

  传闻中都说九小姐愚昧无知,这为人也是粗俗莽撞,除了那张脸,真是没什么好看的。偏偏此刻,她虽是表面十分无害,内心里却是心思缜密地很。对于叶昀假装生病不肯来上课的事情,上官婉儿心里不是没有怨怼。

  只是回头想想,叶昀那样的舞姿,或许不来才是对的。这样一想,上官婉儿的心情也轻松起来。正在愣神间,就见叶昀又跑了回来,拉着她笑着道:“婉儿,前面就是茜裳楼,我们一起去看看罢。”

  这茜裳楼是都城内最大的一家成衣铺,往日里,达官贵人的衣服大多都是从里边定制的。不得不说,这茜裳楼的衣裳别具一格,风格也是十分独特。既然她们已经走到了这里,自然没有路过不进的道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