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倒是没有想到这古代竟然还有碰瓷一说。怪不得她从刚才起就觉得十分古怪。这一般老人家到了这个岁数,又如何会去外出借钱。还有那男子,好端端地竟然使用鞭子,还不是怕伤了这老人。

  说不定这二人就是一伙儿的。这老人此刻分明就是赖上了她们。一想到这一点,叶昀眼底顿时划过三分杀气。上官婉儿的一双眼眶都是要红了。就在叶昀准备出手,先将那老人打昏过去再说时。人群外突然传来马蹄哒哒声和男子戏虐的声音。

  “本将军倒是不知道叶太傅的女儿何时改名姓何了。”随着声音传来,叶昀顿时惊喜地抬起头。这一眼,就瞧见霍司翊正骑在马上,在人群外抬着眼眸戏虐地看着她。

  虽说叶昀并不喜欢被霍司翊看热闹,但此刻不知为何,叶昀竟然忍不住在心底偷偷松了口气。这都城中的人不认识什么太傅小姐,可是对于骠骑将军可是如雷贯耳,因此认识霍司翊的人可不在少数。

  现在既然霍司翊开了口,恐怕事情就简单多了。叶昀悄悄收回指尖的石子,抬起头,冲着霍司翊感激地笑了一笑。上官婉儿见四周人的神情都是有了几分变化,心头顿时松了口气。

  至于那老人,自然也是听过霍司翊的名头的,只是他却是没见过霍司翊的样貌。因而此刻他竟然依旧是半分都不知道收敛,竟然继续哀嚎起来:“我的命怎么这么苦,竟然摊上你这么个不孝女儿……竟然联合自己的丈夫一同欺辱我……不如叫我死了算了……”

  这一声出来,周围人看着那老人的神色顿时惊恐无比。至于叶昀,却是忍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霍司翊的面色顿时沉了下来。

  ……

  傍晚的风清凉的很,甚至有些过分的清凉了。吹的叶昀的衣袖鼓鼓涨涨的,像是只张开了翅膀就要飞翔的蝴蝶。

  叶昀裹了裹衣服,好在自己也算是能够在叶府说上话的人了,所以现在的东西相较于之前的已经好的太多了。

  "看在你帮了我的忙的份上,我也不能就这样口头感谢就算了。但是呢,霍将军应该也是知道我的境地的,所以干脆我就请你吃个饭,咱们就两不相欠了怎么样?”

  叶昀在外面所以也就没有必要顾忌什么了,也就没有在叶府里别人在的时候客气了。

  N最?新章f节(◇上+u酷41匠U网#

  霍司翊惊讶的瞳孔微张,昨天在叶府里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九小姐的惊鸿一舞已经够让人惊讶了。

  却没想到,叶昀更让人惊讶的是她深藏不露的性格。所以这么说来,可能这样的一面,就连叶昀她的父亲可能都不清楚,所以才会那么经营她的婚姻。

  现在他都有点开始想要看到小猫的爪子到底还能多尖锐,明明是想要感谢自己。

  却故意把话说成这样,把事情撇的这么干净。

  “既然如此,九小姐的心意我心领了。现在天色将晚,你们两位女孩子在外面也不太安全,还是早早回去的好。”霍司翊故意把声音压低,掩饰住自己的笑意。

  上官婉儿注意到了,一个是想要感谢的,但是又碍于之前的那点小事不愿意主动表现出来。

  而另一个呢,又可能是个不善于跟别人相处或者说不善于跟异性相处的。

  所以上官婉儿索性提出建议,也好帮两个人都找个台阶下,“看这天儿也不算晚,我现在肚子也有些饿了,不如霍将军赏个面子,就去前面的店里吃点东西,也好暖暖身子。"语言的艺术有一点就在于人和人说的话不同,但是意思相同,却更能够达到自己的目标。

  上官婉儿的这番话一说出来,霍司翊也没办法拒绝,叶昀也没有透露出什么。

  “那好吧。”

  霍司翊和叶昀两个人同时说出这句话。

  上官婉儿看着眼前两个人面对面的瞪着眼睛,忍俊不禁“扑哧……”

  “笑什么笑,别忘了是你说的肚子饿了我才答应的。现在天开始黑了,咱们早早的吃了饭也好早点儿回府,不然被苏夫人或者其他几个姨娘看到了,嘴碎的难听。”叶昀没有理会上官婉儿的笑,反而是搓了搓手,提前一步走在前面。

  “请。”霍司翊没有道理让女生地走自己骑马的道理,所以干脆自己牵着马走在后面一步,让上官婉儿走在他的前面。

  上官婉儿夹在两个人中间,别提多别扭了。所以干脆快走几步挎上了叶昀的胳膊,冬天衣服穿的厚实,两个人挎着就几乎贴在了一起。

  而贴在一起的作用和好处就是,说耳边话不会被人发现。

  “主,我看那个霍将军也不是什么恶人,怎么你就不给人家好脸色呢?更何况他还帮了你。”上官婉儿没有注意此刻她自己的脸上,写满了八卦这两个字。

  叶昀给了她一记白眼,在心里自己个儿嘀咕,难道说要让自己跟上官婉儿说,都是因为你。

  现在上官婉儿这么黏糊自己,怎么能这么直白的跟她说出来,所以解释就变了味儿,“我告诉你啊,他的那个小厮可护住了,你可注意点儿别说错话了。”

  其实,叶昀这句话她也没觉得哪里有问题。

  昨天跟自己呛声的那个小厮,可不就是特别的护住吗。

  可是偏偏叶昀把这句话说的暧昧,难免让人想入非非。果不其然,叶昀小声的说完这句话后,上官婉儿的脸色变了变,然后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霍司翊。

  霍司翊牵着马跟在后面,本来就生的高大,这样一来更显得十分高大。而上官婉儿还记得霍司翊的那个贴身小厮,那个小厮好像只刚刚及霍司翊的肩膀。

  而且面目清清秀秀的,如果按照这个思路来的话……那么……

  咦~上官婉儿不免打了个寒颤,强迫自己不再去看霍司翊,僵硬的板正了自己的头。

  叶昀看到上官婉儿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自己这个现代人要是堵不住一个古代有着封建思想女人的八卦心,那她叶昀的名字也就只能够反过来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