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这话虽然听着像是在为叶昀求情,却是将叶昀所有的退路都给堵死了。何况上官婉儿其人,霍司翊也是听闻过一些的,虽是为人高傲,可也不屑于做出那等诬陷人的事情。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叶昀再撒谎。想到找一点,霍司翊不由地皱起眉头,对叶昀的厌恶更深了些。

  叶崇文抬手就要让管家前去将上官婉儿请过来,恰好外边传来响声,却是苏夫人领着上官婉儿过来了。叶崇文眼底划过一丝探究,却并没有深究。那上官婉儿进来时先是对着叶崇文和霍司翊行了一礼,才盈盈起身。

  偏过头,上官婉儿就瞧见叶昀的身影。当即上官婉儿就轻哼一声,莲步轻移,走到叶昀身边,侧身福了福,才慢悠悠地道:“九小姐既然瞧不起婉儿的舞技,当初又何必过来,倒是婉儿折煞九小姐了。”上官婉儿最在意地就是自己的舞,偏偏叶昀这样不待见她的舞蹈,实在是让她恼怒。

  苏夫人自然是知晓上官婉儿的心思的,唇角划过一丝得逞的笑意,连忙上前道:“上官姑娘,这昀儿打小就顽劣,却是不爱听我的,只是她这次这样过分,想必老爷也不会轻饶了她的。”

  说罢,苏夫人对着上官婉儿使了个颜色,上官婉儿立刻会意,微微侧身,美丽的面孔上就浮现委屈的神情来:“叶大人,还请叶大人允许婉儿请辞,九小姐这样的人才,婉儿实在是有心无力。”

  叶崇文的眉头紧紧皱起,略带责怪地看了苏夫人一眼。苏夫人心头一惊,却是并未退缩。霍司翊在一旁瞧着,脸上的笑意愈发深沉。叶昀低垂着眼眸,心底止不住地冷笑。苏夫人向来不喜欢她,此刻也不忘赶着上前来凑热闹。她那话,分明就是指自己没有教养。

  这么一想,叶昀的眸色瞬间冷了下来:“母亲,您说这话实在是伤昀儿的心。”叶昀面上几乎就要落下泪来,眼眶也是瞬间红了,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

  话音未落,叶昀已然屈膝,重重地跪在了地上,沉声道:“父亲,叶昀自问对母亲尽心竭力,从不敢有丝毫武逆,却不想母亲心中,叶昀竟是顽劣不堪的女子。这次的事情,母亲更是连缘由都不曾听女儿说完,实在是让女儿难过。”

  叶昀抬起脸庞来,目光在上官婉儿脸上扫了一圈,忽而坚定地道:“何况,女儿并非是故意躲懒,实则是因为身子不适。何况,女儿虽然是身子不适,可这私底下也未曾放松过功课。夫子若是不信,大可考察一番。”

  暖风袭袭,拂过树梢,吹动的枝头沙沙作响,微暖的阳光照着大地。

  叶昀就笔直的站在那里,犹如一枝孤傲的寒梅,目光清寒凌人,就算是冬天的太阳给她身上笼罩了那么一层淡淡光晕,也柔和不了她那一身冷凝的气势。

  而叶昀面前的坐着的,便是老爷和霍司翊。

  霍司翊痞气的翘着一条二郎腿,修长好看的手指随意拨弄着手中的茶盏,丝丝缕缕的茶叶在井水的浸泡下根根舒展开来,瞧霍司翊这架势,竟然是说不出的自在。

  优雅的抿了两口茶之后,便抬起头来,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叶昀。

  这算什么,恶意刁难?

  她叶昀怎么可能咽的下这种窝囊气,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要是因为这点小困难就退缩的话,那么她就不叫叶昀了。

  明明前一刻还表情怨毒的可怕,眼神也清凌凌的布满杀气,可是在霍司翊打量叶昀的瞬间,叶昀脸上的阴沉便一扫而光。

  叶昀看着霍司翊那审视的目光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笑的那般开怀,那般如沐春风,连嘴里的八颗门牙都露了出来。

  在叶昀笑的这般灿烂的同时,也将面前罪魁祸首的祖宗十八代挨个问候了个遍。

  不就是跳舞么?

  刚巧,叶昀别的都只是略懂而已,不敢随意拿出来显摆,可偏偏叶昀活的低调,却总有人想要为难叶昀。

  用跳舞来刁难叶昀,好巧不巧,叶昀偏偏最精通音律舞蹈。

  笑的阳光灿烂的叶昀哪里还看的出半点冰山美人的气质,叶昀小手一挥。“上鼓!”

  叶昀一撩自己的裙摆,抬起一条腿,极其不淑女的将那条腿踩在长凳上压腿,一副吆五喝六趾高气昂的样子。“各部门准备啊,音乐准备好了么,伴舞有没有?鼓呢?”

  而上官婉儿看到叶昀这个样子,眼底的厌恶真的是藏都藏不住了。

  上官婉儿这个人本来就是一个心里藏不住事的人,直来直去的脾气,各种情绪都写在了脸上,面对趣味相投的人,上官婉儿的想要和人家攀谈的心思是写在脸上的。

  同样面对满脸骄傲的傻白甜,上官婉儿觉得那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啊。

  上官婉儿一个照面,便觉得和叶昀这个脾气秉性的人,不是一条路子上的,所以上官婉儿大一开始第一次见叶昀的时候,便是不喜欢她这个女人的。

  而叶昀又怎么会看不出来上官婉儿对自己的排斥,其实叶昀觉得谁讨厌自己都是无所谓的,毕竟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众口难调嘛。

  叶昀对于上官婉儿这个舞蹈老师,印象还是不错的,为所欲为敢爱敢恨的性格,还是让叶昀很欣赏的。

  叶昀吆喝了两声之后,就去了后边的房间更换舞衣。

  房间里面放着九尺长的屏风,一眼看上去就是高级货,沉香木的啊,雕龙画凤,坚如玉,色如墨。

  啧啧啧……

  在叶昀欣赏完这个屏风之后便绕了过去,找合适的舞衣。

  ,更,p新“最z快B/上K酷,匠Q网)

  绕过屏风后的叶昀几乎被那五颜六色的舞衣晃瞎了眼,色彩缤纷的舞衣放眼望去成群结队的让人眼花缭乱,叶昀真是差点白眼一翻晕过去了。

  看看这舞衣…要么就是布料少的可怜,好几件衣服加起来,都没有自己身上的这一件一副布料多。

  而叶昀在这一群山鸡孔雀一样的衣服里面,终于看到了一件令自己的眼睛为之清爽的舞衣了。

  当四个护院将大鼓放在院落中间的时候,大鼓发出了一声闷响,牛皮的鼓面上被泼上了一碗酒,而后又被擦拭干净。

  鼓才刚抬上来,霍司翊正兴致缺缺的在那里摆弄着手中的茶杯,他那百无聊赖的眼睛在看向一抹倩影犹如傲雪寒梅一般屹立于鼓上的时候,眼中闪过一抹灼华,一丝惊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