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此,叶昀才明白他怒气的来源。这件事她明明做的隐蔽,为何叶崇文一口就断定她是装病。叶昀慢慢皱起眉头,唇角掀起一丝嘲讽的弧度来:“父亲为何一口认定昀儿是装病,难不成父亲是大夫不成?”

  “你……”叶崇文被她一口气顶着胸口生疼,当即怒道,“来人,将九小姐带下去,关入祠堂好好反省。”

  立刻有小厮进来,对着叶昀做了个请的手势。叶昀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随后转身往外走去。刚刚出了院门,就瞧见一翩翩公子正往这边走来。

  叶昀下意识地停下脚步。那男子抬眸看向叶昀,忽而浅浅一笑。站在叶昀身后的碧儿顿时不好意思地垂下脸颜。就连叶昀眼底也忍不住露出三分惊艳。只是眼前的男子虽是生就一副好皮相,口中的话却未必那般好听。

  果不其然,霍司翊路过她身边时,唇角立刻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来:“九小姐这般狼狈的模样,难不成是被叶大人罚了?”

  叶昀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他。眼见着霍司翊眼底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叶昀忽然垂下眼眸,看着自己的脚尖,模样竟显得十分可怜起来。

  不知为何,望着她这个样子,霍司翊竟是没什么心思调笑起她来。然而片刻后,叶昀就抬起眼,露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来:“霍将军这样聪明,不如替本小姐向父亲大人求求情?”

  霍司翊被她噎了一下,当即沉下脸来,随后甩袖道:“九小姐既然犯了错,就该乖乖接受惩罚,至于本将军这边,九小姐还是省省吧。”

  “哦?既然霍将军并不是为了本小姐求情来的,那么,想必将军是指父亲有事相商了。”叶昀笑了笑,慢悠悠地道,“只是不曾想在将军心底,本小姐竟然是比公事还重要,竟能让将军特意停下来闲聊。实在是叶昀的荣幸。”

  “你胡说些什么,本将军不过是看看九小姐到底犯了什么错罢了。不过现在本将军也没那么心思知道了。九小姐还是不要痴心妄想的好。”说罢,霍司翊也懒得再同她多话,啧啧了两声,就径直往叶崇文的院子走去。叶昀抬起眼眸来看了他半晌,忽然垂眸低低笑了两声。

  一旁的小厮看了眼霍司翊,随后才道:“九小姐,还请您不要为难小的。”方才九小姐那话中的意思分明是不愿意去的。因而小厮的语气也不自觉地强硬起来。

  “走吧。”叶昀这才收回目光,率先往前走去。见此,小厮眼底不免划过几分诧异。

  然而等叶昀到了祠堂前时,叶崇文又派了人过来喊她回去。叶昀眼底划过一丝诧异,随后微微翘起唇角,跟着管家慢腾腾地往来时的院子回去。能让叶崇文突然改变主意的,恐怕也只有霍司翊了。

  这霍司翊处处找她麻烦,还真是一点儿机会都不放过。叶昀藏在袖中的手指慢慢握紧,唇角掠过一抹嘲讽。

  书房内,叶崇文正一脸无奈地看着霍司翊,叹气道:“将军,老夫这小女实在顽劣不堪,等着她来了,老夫定然要她好生向将军赔礼道歉。”叶崇文也算是两代老臣了,只是面对霍司翊还是难免没有底气。

  只是,叶崇文倒是没有想到叶昀犯了错还敢这般乖张,竟是好端端地对霍司翊出言不逊。等着叶昀走进来时,瞧见的就是叶崇文阴沉的脸庞。叶昀略一偏头,就望见那好似嫡仙一样的男子此刻正好也偏过头来,眯着眼,玩味地瞧着她。

  不知为何,叶昀心底莫名生出三分恼怒来。思量间,叶崇文已经开了口,带着他惯有的责问口气:“你这逆女,不学无术,故意躲懒不肯练舞倒也罢了,竟然还敢心生不满,竟是胆大包天,对着霍将军撒气,还不赶紧向将军赔礼道歉。”

  这番话,听着虽然是责难。但叶崇文好歹还是顾及了叶昀的面子,并顺带替叶昀解释了一番。如此一来,说不得霍司翊看在叶昀刚刚受罚心底委屈的情况下,不会再追究这件事。

  叶昀知晓叶崇文心中所想,只是这男子未必就这么好对付。果不其然,霍司翊听见叶崇文的话后,像是突然忘了是因为什么事情将叶昀喊过来一样,转而对她为何受罚产生了兴趣。

  “叶大人,不知道九小姐这是犯了什么错?倒是惹地您生气了?”霍司翊眯着眼,手指搭在椅子一下一下敲着,抬起头似笑非笑地望着叶崇文。

  “这……”叶崇文心有犹豫,面露难色。这叶昀虽是懒惰了些,可到底是他的女儿。何况这毕竟是叶府的家事,告诉外人毕竟不妥。只是瞧着霍司翊的面色,却是不会让他胡扯过去的。

  思量了会儿,叶崇文还是选择了坦然相告。只见他先是恶狠狠地瞪了叶昀一眼,才似无可奈何地对着霍司翊一抱拳,笑道:“小女顽劣,让霍将军见笑了。不过是懒惰了,不肯学舞故而装病惹怒了那上官婉儿,老夫这才没法子惩治于她。”

  i酷Y匠网@《正\版m首发s

  避重就轻,一言代过,还真是一只老狐狸。霍司翊微微皱眉,颔首看着叶昀,忽而嗤笑一声,语调已然带了厌恶:“这还真是九小姐的作风。”

  这句话,一下子就激怒了叶昀。莫名其妙地,叶昀只觉一股怒气“蹭蹭蹭”在心底上涨,当即就反驳道:“父亲未曾喊大夫过府替叶昀诊脉,又怎么能断定我是装病。或者说,父亲宁可相信外人,也不肯相信自己的女儿吗?”

  叶昀笔直地站在原地,目光灼灼,毫不畏惧地直视着叶崇文。叶崇文被她车刺激地火大,当即就要发作。就在此刻,霍司翊突然轻声咳嗽了吓,状似不在意地开口:“叶大人,既然九小姐坚持她是病了,不如叶大人就请大夫过府来替九小姐瞧瞧。顺便也将那上官婉儿请来。既然那上官婉儿说九小姐装病,自然也是要有理由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